《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9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月笑着回答:“这个倒是还没想好。那个位置不错。”
  这话的意思,其实已经比较明显。月亮酒店的位置确实不错,但要是做酒店的话那位置又不太合适。月亮酒店的位置位于城市内,周围空间有限,而且周围都是老城区,道路比较小,车流量又大,交通不是十分流畅。现在酒店都追求环境空间享受,和相应的配套设施。就好比明月的这家四星级酒店。梁健没有仔细了解过,但刚才过来时粗略地观察过一眼,占地面积不小,除了酒店主楼外,旁边还有两栋副楼,周围还有大片的绿化和一个很大的停车场。这样的配套设施,要是放在月亮酒店那个位置,根本不可能。

  所以,明月的那句‘那个位置不错’,应该是心中已有了其他的打算。不过,她不打算跟梁健说穿,梁健也不好追问。
  不过,月亮酒店要出售的事情,却是梁健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月亮酒店的老板,可是和当初余有为和胡东来他们有着不浅的关系。
  罗贯中的事情,上面虽然深究,但出于稳定考虑,很多地方也仅仅只是点到为止。梁健相信,还是有很多阴暗的东西,是没有揭出来的。
  现在,这家月亮酒店忽然又要出售,这动作太快,难怪梁健不多想。
  梁健心里忽然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这想法一冒出来,他就忍不住自己嘲笑了自己一声,看来真的是穷疯了。

  可一转头,他又忍不住问自己:万一真的有问题呢?
  那对于太和市政府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白捡的便宜。而且,现在罗贯中倒台,他下面那些裙带关系进去的进去,没进去的也一个个缩了脑袋,不敢再冒头了,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机!
  这么一想,梁健的想法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上车的时候,梁健就下定了决心。既然要做,就要尽快。梁健先让沈连清联系了明德,让他先去查一下月亮酒店的底细。可话说出口,当沈连清准备联系明德的时候,梁健又换了主意。
  这件事,他不想让娄江源知道。他和娄江源之间发生变故后,明德一直是模棱两可,看似中立的态度其实是一种不稳定。梁健不太放心,想了想,还是决定让禾常青去做这件事。
  禾常青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给梁健回了电话。
  “怎么突然想到月亮酒店了?”禾常青问。
  梁健将刚才明月的话在心底里过了一遍,犹豫着要不要说。几秒后,他回答:“刚听到消息说,月亮酒店打算要出售。你知道这个消息吗?”
  禾常青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后,惊问:“有这事?”听他语气不似作假。

  梁健道:“看来他们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如果这件事是真,我估计他们动作会很快。”
  “好。我知道了。对了,你今天能回来吗?”禾常青问。
  梁健想了一下,道:“尽量吧。”
  两人没有多说。挂了电话后,梁健就将心先放回到了眼前的事情上。梁健让沈连清联系广豫元,让他待会到了沙漠所,先将礼物的事情安排好,说完,又特意叮嘱了一句要低调。
  虽说,现在送礼是常态。梁健也收到过别人的礼物,但轮到自己做这种事,还是有些感觉奇怪,尤其这还是别人开口要的礼物。
  到了沙漠所,梁健下车的时候,广豫元的车和另一辆装着礼物的车,已经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楚阳的车跟在后面。

  吴秘书长和秦海明是坐一辆车过来的,他们先到的。梁健一下车,他们就迎了过来。秦海明带着他们去了他的办公室。沈连清没有跟进去。
  梁健坐下来,看着秦海明的意思,似乎打算让吴秘书长也参与他们的事情当中来。梁健看出这个意思后,心中就又有些不满。这秦海明老是不按常理出牌,一个劲地弄些幺蛾子出来,他到底想干什么?
  再说了,他这个沙漠所是省直管的部门,梁健找他谈事情,根本无需蕲州插手。梁健又扫了一眼这个吴秘书长,见他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心里对他也多了些不满。秦海明没有规矩,他一个秘书长怎么也这么不懂规矩。
  碍着吴秘书长,梁健有些话不好说,只好说些不痛不痒的客套话。扯皮扯了一会后,梁健见吴秘书长还是没有起身的打算,渐渐的没了耐心。可这里是秦海明的办公室,他又是有求于人,这吴秘书长也是代表了蕲州市委书记而来的,梁健要是赶他的话说的太直白也不好。他在脑子里转了几个思想后,微微收起笑容,对秦海明说道:“秦所长,这时间也不早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正事谈了?”

  这话说完,梁健看向吴秘书长,希望他能有这个觉悟自己起来离开,不然的话,梁健就只能直接一点了。
  还好,这吴秘书长也还不算笨,听梁健这么一说,立即就站了起来,笑道:“我这出来时间也够长了,也该回去了,就不打扰了!”
  秦海明也不笨,客套了两句后,就把吴秘书长送了出去。梁健和楚阳也送到了门口。
  他一出门,一直关注着这边情况的沈连清立即走过来悄悄地将一个木盒子递给了梁健。楚阳在旁边看见了,目光赶忙瞥到了其他地方,当做没看见。

  梁健开口对楚阳说道:“你先和小沈在外面办公室坐坐,我单独跟秦所长说几句。说完,再叫你进来!”
  “好。”楚阳看了梁健一眼,跟沈连清到旁边办公室去了。
  梁健转身进屋,将盒子放到了茶几上。他看着这个盒子,心里多少有些感慨。这种事情,他以前很少做,可今天却不得不做。
  没多久,秦海明回来,梁健看着他,将木盒子往前轻轻一推,笑说:“前两天,朋友送了我一个小玩意,我是个粗人,欣赏不来。听说秦所长是个才子,帮忙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
  这木盒子里的就是老唐让人送来的那块木头。梁健也没认出来是什么,但想着老唐拿出手的应该也不会是什么便宜的东西。不过,梁健也怕这秦海明不识货。今天看他会场的那个排场,真怕他就是个只认金银的俗货。要是这样,还真是枉费了他这一番曲折。
  秦海明一边说:“要论才子,梁书记才是。我哪里称得上什么才子,梁书记,这不是在取笑我么!”一边伸手将那盒子拿到了手里。盒子刚拿到手心,他的脸色就微微有些变化。梁健看在眼里,心里略微松了松。
  秦海明微微一掂那盒子,又将盒子凑到眼前仔细地端详起来。梁健看着他一副认真的模样,想,或许他还真识货。一边想,一边心里又好奇起来,这老唐送的到底是什么。想着,又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没有先问一问老唐,探个底,免得待会儿在这秦海明面前出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