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张清扬一愣的时候,陈喜已经抢过了他手里的打印纸,转身进了办公室。走廊里的二人面面相怯。
  张清扬捏了捏鼻子,玩味地自言自语:“这是唱得难出戏啊!”本来还想着以后有机会教训一下陈喜,现在看这样子恐怕是没机会了。
  贺楚涵道:“瞧见没,这是向省委组织部长的女婿示好呢!”说完,小脸一红,不安地扭動着身体。
  张清扬哈哈一笑:“我还没同意成为组织部长的女婿呢,你着啥急?”
  看着走在前面洋洋得意的张清扬,贺楚涵恨恨地想,这次丢人丢大发了,不过她自己也觉得奇怪,二十几年来张清扬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开心的男人。
  也许是张清扬对待她那平等的目光令她欣赏。这么多年,无论走到哪里,由于身世背景,她都会成为众人嘱目的焦点。而在他的面前,她第一次体会到了身为一个常人的快乐,他对她从未像别人那样露出谄媚讨好的目光。
  晚上下班,张素玉和刘抗越开着挂着军队牌照的丰田车等在办公大楼门前,后边还跟了一辆老式的京城212,上面坐了两个魁梧的大兵。这让张清扬的同事们唏嘘不已。
  一直以来军队的强硬做风和不买地方账的事情,被一些小人物传得成了神,大家都觉得好像军队比政府强很多,似乎杀了人都可以没事。
  张清扬是和贺楚涵一起出来的,瞧瞧这架势,脑子就是一热,心说一个张素玉,一个贺楚涵不说,这又来了位大校军官,以后自己想低调都不可能了!
  几个人全认识,客气地打过招呼,贺楚涵眼巴巴地瞧着张清扬被张素玉领走了,气得走跺脚,差点把高跟鞋的鞋跟踢掉。
  这辆喷着迷彩颜色的丰田车停在餐厅门口的时候,把迎宾小姐吓了一跳,几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迎宾半个字都没敢说。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跑去找餐饮部经理。几人直接上楼进了包间,身后的两个大兵紧随其后。

  旁边一个包间里刚刚探出脑袋的食客本想上洗手间的,当看到那两大兵时吓得尿都没了,立刻把头缩了回头。
  餐饮部经理三十岁左右,长相普通,身段上好,白肤白嫩充满华彩,油光的脸不知道擦了什么精油都能反射出人的影子。
  特别是那高耸的胸部和翘挺的美臀在纤细腰肢的扭動下,晃动出了一个令男人眼花缭乱的风景。
  女子穿着一步裙,走起路来胯部扭動的频率不禁让人担心她把腰扭断。

  张清扬坐在位子上下意识地瞧向刘抗越,发现这位威武的军官挺直了腰板,面部肌肉紧张,紧合雙腿,全身的肉似乎都在颤抖。
  张清扬心里好笑,心说当兵的血气方刚,见到这样的風骚女人不有反应才怪呢。其实张清扬又何偿不是如此。
  “哟,几位,想吃点什么?”女人把高级菜谱送上来,娇滴滴发“嗲”的声音似是上海妞,可又带着国语的腔调。
  张清扬一正头疼,心说眼下被那些乱七八糟的女明星搞的,连东北女人都不好好的说普通话了。
  刘抗越对女人笑笑,然后把菜单交到对面张素玉的手上。
  张素玉指着菜单指指点点,要了一瓶洋酒,然后也不问两位男士,直接打发走了女经理。女经理出门时,见到门口挺直了腰板站立的两位大兵,吓得惊呼一声。
  张清扬笑笑说:“你们两个啊,吃顿饭而已,用得着这样嚣张吗?”
  刘抗越无奈地笑笑,说:“兄弟,哥哥也是听命于你姐的淫威之下啊,这两个兵这阵子负责你的安全,以后你是他们的领导。”

  张清扬一听,把头摇得像个波浪鼓,“不行,现在用不着,我很安全。”接着他就把今天王斌让陈喜打听自己背景的事情讲了出来,意思告诉二位,王斌已经知道了我和你们的关系,所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张素玉是十分聪明的女人,点点头对刘抗越说:“那就这样吧,他说不用保护,那就不用了。”
  刘抗越来了个标准的敬礼,说:“尊命!”
  张清扬哈哈大笑,说:“刘哥,今天这场合,我是不是应该提前退啊,这灯炮亮了点吧?”

  刘抗越摇了摇头说:“不碍事,我……我马上就结婚了,结婚对像……不是小玉。”他叹口气,一脸的怅然若失。而张素玉的那张嫣紅俏脸却十分平静,不带任何表情。
  张清扬扭头看向张素玉,张素玉解释道:“人家早就订好娃娃亲了,军委某位首长的千金,比我强吧?可是他一直要恋爱自由,所以才拖到现在,可没有办法只能听家里的。”
  经这么一说,张清扬就明白了,刘抗越自然有刘抗越的苦衷,如果自己想要在仕途中有所建树,这种世家的联姻今后也是推不掉的。
  一切都是为了权利。虽然总说是人民的全下,可是权利却总是掌握在少部分人的手中,并且代代的传下去。
  酒菜上来了,张清扬联想到自身,涌起了满腔豪气,对刘抗越说:“刘哥,今天我陪你喝酒!”
  “好兄弟!”
  张素玉看向张清扬,玩弄着手中的酒杯,看样子有很沉重的心事。
  刘抗越虽然成长在新世纪,却是将军的儿子,军人的性格令他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这顿饭吃下来,他算是认定张清扬这个人了,有些喝高了的他拉着张清扬的手不放,连声说:“兄弟,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事不找我就是你瞧不起我,没把我当哥哥!”

  遇到这种豪爽的汉子,张清扬自是欢喜,点头称是。张不玉苦笑着摇头,心说这个张清扬,无论是在女人还是男人的跟前,都这么吸引人啊!
  几人出了餐厅,见刘抗越有些喝多了,张素玉让两位大兵其中的一个开车送他回去。两辆军车一前一后消失在夜色中,也带走了刘抗越对张素玉的爱。
  张素玉长叹一声,“这个人啊,一遇到好兄弟就这个样子,就不该介绍你们认识,呵呵,我们也走吧,没车就是麻烦,我们打车。”
  坐上车,张清扬喃喃地说:“姐,看得出来,他很爱你,不然今天不会喝多。”
  张素玉没有回答,而是大着胆子把头靠在了张清扬的肩头,半天才说:“困了,借我靠一会儿。”
  感受着一侧芳香扑鼻,还有一股火熱,张清扬僵硬地坐在那里,心里很不是滋味。到了楼下,瞧见张素玉酣声正香,小脸因酒精的作用而粉嫩嫣紅甚是可爱,他真有些不想叫她。

  “姐,姐,醒醒,到家了。”
  “啊……”张素玉答应一声,揉了揉眼睛,初醒时的迷茫,那种精神唤散、醉眼迷離之态,更令人心动。
  张清扬扶着她下车,被夜风一吹,她这才清醒了不少。张素玉有些不好意思,害羞地说:“我都不知道会睡着,好久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真舒服……”
  张清扬心里不是滋味,他又何偿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扶着她说:“走,咱上楼坐会儿。”
  “嗯,”张素玉小鸟伊人般靠在他宽阔的身上,心脏兔子般乱跳,心里却想可恨的七岁,为什么偏偏比你大七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