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也就那么不了了知,顶多就是有些好事之人帮忙宣传一下,搞得王市长不但在常委会上会语权少了,这几天走路的时候连头都抬不起来。
  公安局还是很给王市面子的,让王斌在局子里受了一夜的苦,又给那对夫妻赔了一些钱后,名义上拘留15天,管教学习,其实只关了一天就放出来了。毕竟在上面的人看来,他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王市长在政治上的前途才是政敌们所关心的。
  而背后最高兴的应该是省委的张书记,江平的王市长也是省委副书记刘为民的心腹,一直没把他当回事,现在通过此事,王市长要很长时间夹着尾巴做人了。而刘副书记自然也受了些影响,下面的小弟出了事,他做老大的自然面子上不好看,这不当天就把王市长叫到办公室狠狠地骂了一顿。
  刘副书记开口第一句就是:“你是怎么当老子的!”
  王市长此刻悔得肠子都青了,老婆死得早,他工作又忙,对唯一的儿子王斌从小过分的溺爱,也至王斌长大以后变成了臭名昭著的二世祖。
  他低着头唯唯是喏,不敢吱声。
  “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副书记精明地问道。搞政治出身的都喜欢小提大作,一件普通的事情在他看来不那么简单。他觉得也许是王市长身后的政敌使的招术也说不定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实说王市长也说不清楚,他还没来得及问王斌呢,所以连连擦汗,解释道:“王斌在家里写检查呢,我……一直忙着善后,没……没来得及问……”
  一次恶作剧似的巧合事件,却引发了高层的多根神经,真的很可笑。不说这几位高层,就连那对在家里数赔偿款数得正嗨的小夫妻也许都没搞明白,自己这对小人物啥时候被大人物给盯上了?顶多也就是在酒店做坐爱,顶多也就是喊床声音大点……
  和諧社会………伸吟也犯法?不过伸吟后得到了一笔钱,也挺不错的。
  社会往往如此,看似不经意的小事,看似无俚头的巧合往往能引发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
  刘副书记见王市长那无奈的表情,火气也消了一些,语重心长地说:“永贵啊,现在满城风雨,遇事小心。”

  王市长的全名是王永贵,刘副书记这么叫,自然表示亲近的意思。
  王市长惭愧地弯下腰:“刘书记,对不起,我辜负了您对我的培养,给你添麻烦了……”
  “算了,回去吧。”刘副书记摆了摆手,下了逐客令。
  王永贵悄声退出来,走出了刘副书记的办公室,心中压着的那口气才舒服地喘了出来,看来刘副书记还没放弃自己。

  “小兔崽子,你可要了老子的命了!”王永贵恨得咬牙切齿,准备回家好好的教训一下王斌。
  与此同时,正在办公室看文件的张清扬也接到了张素玉的电话。张素玉先是把处罚结果告诉了张清扬,然后问道:“你怎么看?”
  “罚得轻了点……”张清扬拿着手机走出办公室,轻声说。
  “这没办法,权利的平衡结果,总之没把我们牵扯进去就好。”张素玉也略显无奈。
  王斌这次事情的前因后果,张素玉讲给了张书记听,其实就是为了能给王斌定个罪啥的,她要为张清扬出口气。
  不料张书记听后,只淡淡地说了四个字:“再看看吧!”
  张素玉品味这四个字很久,明白了老子的意思:手里握着这张牌,还不是时候出击,等到可以完全把刘副市记那伙人扳倒的时候再用出来。看来老子在默默经营,准备打一场大仗啊!
  “这个结果其实也是意料中的,不出大事就好,总之我现在是安全的。”安静了好久,张清扬说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话,张素玉心中一动,回想起张书记所说的那四个字,渐渐的又明白了另一层意思,也许老子是想试试张清扬的能力吧,今后想在张清扬的身上做做文章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张素玉不禁为张清扬高兴起来,掩不住喜悦地说:“清扬,我……我担心你的安全,王斌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感受着电话中传出的关切与温情,张清扬立刻动容,喃喃道:“姐,我没事的……”
  张素玉打断他的话,忘情地说:“我真担心你,好久没担心过别人了,我……我想和刘抗越说说一说,让他派几个当兵的偷偷保护你。”
  “什么!”张清扬惊呼出声,多少显得有些好笑,就差点说军队是你家开的啊!他无奈地劝解道:“姐,不用这样,我没事……”

  “别说了,王斌这事一出太让我担心你了,我不放心,睡觉都睡不好!”张素玉把心事一说,就挂断了电话,靠在老板椅上一颗心跳个不停,眼角竟然有些濕润。
  爱情,在这个女人的心中此刻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不动则矣,一但动情就覆水难收。
  张清扬手捏着电话,心中惆怅难言,此刻他想到延春的刘梦婷,他不禁想到,如果让自己选择,能给张素玉一生的幸福吗?
  这个问题的确值得疑问,有父母亲的例子,使他对感情的事很悲观。
  第20章
  混账东西
  “混帐东西,就知道给我惹事!”王永贵坐在椅子上气得把桌子拍得“啪啪”直响。

  当天晚上一回家,王永贵就把儿子叫到书房训话。
  “爸,我……我错了。”王斌站在那里低头认错,他知道无论王永贵说什么自己都得受着,没有老子的乌纱帽,自己狗屁不是。
  “你小子啊,怎么就这么不给我长脸!”王永贵见儿子的态度还算可以,老子的威严起了点作用,所以火气消了一点,从桌上拿出一根烟放在嘴上。王斌一见,立刻把打火机送了上去。
  “爸,你放心,我不会再做这样的蠢事了!”
  王斌此刻杀了张清扬的心都有,到现在他都没搞明白自己的计划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那小子钻了空,并且反“设计”害了自己。
  如果让他知道这一切只是上天开的玩笑,没准撞墙的心思都有。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起这个,王永贵气得又拍了下桌子。
  “爸,多怪我欠考虑,其实事情是……”王斌还算聪明,不敢骗老子,小心地把整件事情讲了出来。

  王永贵安静地吸着烟,他需要时间分析这件事情的经过,他要想通此事到底是不是有人利用王斌陷害自己。想了一通,他觉得表面上不像,所以也就放下心来,问道:“那个张清扬到底是什么来头?”
  “听他们的科长说,只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也许家里有几个臭钱。”
  王永贵没有多想,更加放心了,想了想说:“嗯,这事解决以后,你别在社会上瞎干了,到政府里头挂个职吧,老老实实在单位里坐班,等风头过了再说!”王永贵说出这话的时候,在心里隐约感受到了拥有权利的好处,想到这,又补充道:
  “还有,离那个贺楚涵远些吧,人家不待见你,我们也不能强求,红颜祸水,干政治的大忌啊!”
  王斌知道老子的好意,他这是在保护自己,所以说:“我明白,一切听爸爸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