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此刻光着上身,穿着三角短裤,低下头一瞧,也羞得无地自容起来。男人早上的通病……
  张清扬回身去穿衣服,脸上讪讪的,“那个……你先坐着等我吧,我去冲个澡。”
  “流氓!”张素玉骂完,自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接着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笑。
  一个三十几岁的成年女人倒在自己的床上捧腹大笑,张清扬多少有点骄傲,不敢多看这香艳场景,快步跑进了卫生间。
  见张清扬走了,张素玉还偷偷地回想着刚才的场面呢,想想那高高的家伙,啧啧……不知道去掉了那小內裤是啥样子……想着想着不觉脸通红。

  张清扬回来的时候,见张素玉的脸还通红,取笑道:“干啥呢,还陶醉呢?”
  “坏蛋,快穿衣服,我先带你去吃饭,然后见我老爸去!”
  不敢再多言,担心这女人发起火来吃了自己,快速穿衣,两人匆匆下楼。这一折腾,已到中午。户外阳光四射,热得两人快步跑进车里吹空调。这种俊男靓女的搭配,引得一片尖叫声和口哨声,两人仿佛一对金童玉女。
  “姐,我们走在一起,还挺配的呢。”

  “配个屁,张清扬,我可警告你,你要再调戲我,小心我一脚踢你下车!”
  张清扬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不敢再说话了。保时捷飞快行驶着,路上遇到一辆警车,还友善地鸣笛,估计是这车的车牌有点讲究。
  没多久就到了江平市最有名的东海海鲜城,进去一看,张清扬一惊,没想到省会城市确实繁华啊,富丽堂皇的有些耀眼。两人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全由张素玉点菜。听到点的菜名,还有那瓶法国红酒,张清扬就知道这顿饭没几千下不来。
  菜上来了,张清扬很坤士地满上酒,这点礼貌还是有的。张素玉偷偷观察着他的神情,怎么感觉像一对小情侣似的呢。
  “那个……嗯,想好去什么部门工作了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张素玉做态地问道。
  第6章
  我罩着你
  张清扬吃着螃蟹,想了想说:“我一个外来的,随便捡个别人剩下的就行了,官场上重视资历,我一个毛头小子,也就干干端茶倒水的活吧。”
  张素玉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见他说得认真,不像是做作的,叹口气说,“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北江省的刘书记是什么关系,但是就凭你是我的弟弟,我也不能让你去干那种工作。你要记着你的身份与别人不同,该摆架子就要摆架子,官场上不当的谦虚只能受人欺负!”

  “姐,我记下了,我知道你说的有理。”张清扬虚心接受,心说别看对面的女人偶尔像个小孩子,可是官场上的道道可比自己强多了。
  “嗯,态度不错,一会儿见了我爸,该怎么说话你知道,不要耍小聪明,领导就讨厌遇到比自己聪明的,与领导说话,要时刻体现出领导的智慧,明白吗?”
  “嗯,”张清扬只能点头。
  “好了,我也不倚老卖老了,快吃吧,你别怪姐多事啊!细节决定成败,你是颗好苗子,也有好的背景,姐看好你。”
  张清扬的血此刻沸腾了,不过只见过几次面而已,人家就这么坦诚相待,想不感动都不行。“姐,谢谢你。”
  “都叫我姐了,还客气什么!”

  “姐,你为什么不问我和刘书记的关系?”
  “男人的事情,女人要少问,这是我爸从小的教导,你想说的时候,我洗耳恭听。”
  这女人真不简单,张清扬很少佩服什么人,不过眼前的这位大姐姐却让他内心产生了悸动。
  刷卡结帐的时候,张清扬吓了一跳,两个人吃掉了八千多块钱,那瓶酒就好几千!见到张清扬的神色,张素玉淡然一笑,“我去延春时,你再请我!”
  这种给男人面子的细节心里,更令张清扬对她产生了好感,“姐,我们延春穷,可没有这地方,我只能请你到我家吃碗朝鲜族的冷面,外加一盘辣白菜。”
  “呵呵,成交,去你家看看阿姨也不错,听说是位大美人呢。”
  两人闲聊着去省党委的办公大楼,经过门卫时,门口的警卫还给了一个标准的立正。张清扬已经习惯了这种特殊的待遇。
  张清扬走进张书记的办公室时,态度坦然,平静地望着眼前的两个男人。见到这两个男人时,张清扬却是一惊,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也在。坐在主位上的张书记见到自己女儿领着人进来时,认真地打量起张清扬。
  当看到他那气宇轩昂的平静面色,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心说仪表堂堂,不愧是刘家的子孙。其实他并不知道,张清扬只是戏演得好一点而且已,心里也紧张得要命。
  “爸,刘叔叔,你们谈,我先出去了。”说这话的自然是张素玉。
  “小玉辛苦了!”高大威风的刘远山微微欠身。
  张素玉笑了笑,离开时却从后面拍了拍张清扬的后背。
  “坐吧。”刘远山和几年前的气度又是不同,随身而带的压迫力令人窒息。他正是张清扬的亲身父亲,要不是他的原配妻子几年前去世,真不知道他们父子何时才能相见。

  张清扬却没有坐下,而是走向办公桌,对桌后的双林省的张书记微微的躬身道:“张书记,您好!”
  张书记微微一笑,赞许地对张清扬摆了摆手,“客气什么,快坐下。”
  张清扬坦然坐下,挺直了腰板看向张书记,半点惧怕也没有。
  见到张清扬坐下,张书记却把脸转向了刘远山。“老弟,现在延春的政局不太稳,让清扬过去有点……”
  张书记这话说得有点无奈,看来堂堂的省委書記有时候是无法影响地方上政局的,他把这话讲给二人听,也是掏心窝子的实话,明着告诉你了,那是一滩混水!

  刘远山淡然一笑,“年轻人,历练一下也好。”
  刘远山看似只是随感而发,却道明了他对张清扬的心思,政局乱也许对他而言更是好机会。此事张书记自然也懂得,所以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桌上的坐机响了,张书记拿起来一听只说了两句话三个字。
  “是我。”
  “好。”
  刘远山好奇地看向张书记,没有多问。
  张书记平淡地看向他说,“延春的市委书记孙常青,要来看我,一会儿和常青研究一下清扬的工作问题。”张书记脸上的表情显得古怪,说:“要不然让清扬去省委某个部门怎么样?”
  刘远山却答非所问,吸着烟说:“延春市长是方国庆吧?”
  张书记顿了顿,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缓缓地说,“是啊,方国庆是省委刘为民副书记提名的……”
  张清扬渐渐听出了端倪,所谓的延春政局不稳,就是一二把手之间的较量,而这一二把手的较量实则是省委两位书记高层之间的较量!
  不是自己省内的事情,所以刘远山不好发表看法。而张书记之所以说这些,一是没把刘远山和张清扬当成外人,二来也是最重要的目的无非就是给张清扬交个底:孙书记是自己人!
  张书记见沙发上的一老一少都不说话,自己接着说:“以我的能力,让清扬在省委工作,还是行得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