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7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衍生这时候拿出手机。打通了不知道什么电话,“派人到相山脚下来,我儿子失踪了。要最好的人。让老秦找人查清楚谢家近些年得罪的人,没有。就去查一二十年前得罪的人。”
  他的电话让我安心了一半,却还是惴惴不安。
  打过电话之后,我被他拉着朝几个老师的方向走过去。
  西西爸爸跟着一起,赶忙通知老师。说小阿生跟西西突然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
  几个老师一听,又慌慌张张的将各家的家长都通知一遍,通知之后,才分配了人,跟我们一起寻找小阿生和西西。
  宋老师安排妥当了,众人才准备出发,这里手机信号是有的。大家互相用手机联系。
  出发的时候,宋老师有些奇怪的叨叨,“这里并不隐蔽,也不是深山老林,按理是都看得到的。”
  的确,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人觉得这里会出事,毕竟都是能看得到地方。
  四散而开,树林里充斥着小阿生跟西西的名字,两个孩子却像是飞走的鸟,没有留下半点影子。
  西西妈妈已经开始哭泣,颓然的叫着西西的名字,慌张到了极致。
  我看着她,好半天都哭不出来,只是跟在谢衍生的身后,颓然的叫着小阿生的名字。脑子里一片慌乱。

  她们两个孩子,再快,也不可能将我们甩的这么远。
  心里就要被烧出一个洞来,恐怖在脑海里不停的蔓延。
  谢衍生一路叫着小阿生的名字。还要回头来照顾我,他十分的紧张,一路都叫我不要乱想。
  我勉强跟他咧开嘴笑一笑,说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他却拉我拉的更紧,“景文,你最难过的时候都哭不出来,你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
  我彻底说不出话来。

  是。我最难过的时候都是哭不出来的,我越难过也许越会张开嘴笑。
  一路上,谢衍生不离不弃的捏着我的手,一直找到了很远的地方,才听见他说:“那边,是不是西西的衣服。”
  众人慌忙朝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那边粉色的小外套,正是西西今天穿着的衣服。
  西西爸爸大跨步走过去,将衣服拿起来。
  但是只有衣服。
  西西爸爸拿着衣服又顺着山道继续走。
  在前面,有一些很低的灌木丛,孩子很小,藏在里面都不会有人知道。

  我跟着人群不停的向前。谢衍生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我。
  我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发冷汗。
  我们穿过一小撮灌木丛,到了另外一边,看到西西正坐在地上,茫然的看着泉水。
  那里有一汪泉水,从山上缓缓流下来,到这里,已经有些湍急。
  西西妈妈跟西西爸爸惊叫着跑了过去,疯狂的将女儿抱起来。西西妈妈则不停的哭。
  我挣脱开谢衍生的手,走到西西身侧,问她,“小阿生呢?西西。你看没看到小阿生?”
  西西摇摇头,搂着她妈妈说:“阿生哥哥说有个叔叔让他过来的。”
  叔叔?什么叔叔?
  “西西,那你看到了那个叔叔没有?”我立即问她。
  西西又摇摇头。
  她看起来没有受到什么惊吓,一切都正常,说话也很有逻辑。

  所以,她可能真的没有见到什么人。
  而小阿生呢?
  宋老师安排了一个老师将西西一家送回野炊的地点,其他人继续寻找小阿生。
  我看着那汪泉水,忍不住对谢衍生说:“会不会已经被冲走了。这水这么急。”
  谢衍生拉住我说不会,不会的景文,你不要想这么多。
  我们一行人,又沿着泉水朝下走。
  越是向下,越是心慌,越是难受。
  越是觉得可能什么都等不到了。我的孩子,可能已经被拐走了。
  今天不该来的。

  后视镜坏了的时候就该想到不该来。
  还有那个人影。
  我怔了怔。
  我拉着谢衍生,“阿生,你知不知道你加油的时候我看到了什么?”

  谢衍生脸上看不出着急。虽然眉目都拧成了一团,他耐心的问我,“什么?”
  加油站当时有两辆车在前面等着。
  后面一辆车加过油之后,先一步朝着前面开出去。车窗关着,映出前面一辆车的驾驶室里坐着的男人的面具。
  不是男人的脸,是个面具。

  我看不出来是什么形状的面具,只是一闪而过。
  还想要看清楚。那个人已经拉上了车窗,踩着油门走掉了。
  我当时总觉得是看走眼了,怎么可能这么巧,在这里都会看到那个面具呢?
  但是西西说小阿生看到了个叔叔。
  我没有办法不去想那个面具男。
  他出现的这么奇怪,从禾雪那天在卫生间里跟我说话开始,他就这样奇怪的存在。

  他不是鬼魅,因为全修杰是看到他的。
  他是很正常的人,而且知道我的名字。
  确确切切的叫过我的名字景文。
  而那之后就好像是个开始,告诫着一段人生注定了会不平常。
  我拼命的抓住谢衍生,“一定是他,阿生,只能是他了。我今天见到他了。我有感觉,就是他带走了小阿生。他要做什么?你们谢家是不是招惹过什么人?阿生,你想想,你仔细想想!”
  谢衍生额头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他搂着我,任由着我抓住他问,却一直没说话。
  四处还是寻找小阿生的声音,充斥着像是噩梦一样让我觉得恐怖。
  “我一定会恨得。阿生如果消失了,我一定会非常的恨。”
  可是我恨谁呢?
  顺着泉水已经找到了下游,接近山脚下了。

  西西既然在那么近的地方找到了,小阿生就不可能去太远的地方。
  唯一有可能的,只是被人绑票了。
  谢衍生安排了人手,可是到这里恐怕要很久。
  周遭没有一点痕迹,这么小的孩子又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记号。
  我脑子里全都是那个面具男。
  不管如何,回去后。我必须联系禾雪,我要问清楚她知不知道那个面具男是什么人,为什么她会怕他,为什么他又会知道我的名字。
  如果不是有意。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
  既然是来找我的,为什么又不敢现身?
  我们最后找到了山脚下。

  周围是我们停的车,也就是说一大圈下来,我们都找到了起点。
  宋老师叉着腰,累的有些气喘吁吁,对我们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从山半腰走到山脚下?”
  其他大人也纷纷附和说不可能,会不会是被人挟持。
  众人议论纷纷。
  谢衍生没说话,显然在想事情。而我在慌乱中,一直不知道说什么。
  也不知道多久,我突然回头朝着那些名贵的车看过去,尤其是我跟谢衍生的跑车看了过去。
  那个车没有怎么动,仍是停着。
  我挣脱开谢衍生,朝着车门走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