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7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就开进一家加油站。
  前面有两辆车也在等,我们在后面排队。
  两辆车加过油的时候,我望了一眼,突然瞧见第二辆车在超过第一辆车的时候,倒映出一个影子。
  一个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的影子。
  我登时有些吃惊,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可是第二辆车很快就开走了,我想要看清楚的影子一闪而过。
  我心想。应该是错觉,怎么可能呢。
  谢衍生感觉我不对,回头问我,“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我摆摆手,说没啥,就是看走眼了。
  谢衍生加满了一车油,朝着相山去了。
  我们到相山的时间其实还是蛮早的。
  到了山脚下,就一两家开车也到了。
  看到我们,纷纷打招呼,但是都不是很熟悉。
  谢衍生自报家门,说是谢景生的家长。对方就简称我们谢妈妈谢爸爸了。
  我听了之后,立即问谢衍生,“啥时候改名字的?小阿生就该叫景生。”

  谢衍生斜了我一眼,“乖,别闹。”
  我不满的瞪着他。
  谢衍生拍了拍我的脑袋,一脸宠溺,叫我本来要反驳的东西,全都没说出来。
  小阿生说他早就叫谢景生了,奶奶不喜欢这么叫,非要叫谢文生,爸爸不同意。
  我才知道,张碧春是给小阿生改过名字的。
  其实姓谢也正常。
  只是这么久习惯小阿生叫景生了。突然多个谢,我竟然有些不习惯了。
  老师是第四个到的,开着大巴车到山脚下停了下来。
  为首当值的老师姓宋,都叫她宋老师。
  宋老师长得就十分和蔼可亲,小朋友们显然也很喜欢她,围着她叫个不停。
  宋老师将今天活动的路线跟地图分发给我们,说了具体的要求,叫我们可以在山脚下先活动,等其他学生的到来。
  我们纷纷点头。
  没一会,西西的家长也到了。
  西西长得很萌很可爱,圆圆的小脸,大眼睛长睫毛,一见到小阿生就叫了起来,“阿生哥哥。”
  突然就有了农家乐的感觉。
  我看了看谢衍生,“诶,是不是叫你呢。”
  谢衍生一个斜眼瞪过来,“你找死是不是。”
  我呵呵笑,“阿生?你说谁给你取了这么个难听的小名,好像哪个土家寨的农村汉子,绑着两个头巾,傻兮兮的笑。”
  谢衍生一手扣住我的后脑,笑的十分邪恶,“景文,你别这样。万一我太爱你了,非得野战,你说你叫出声好还是不叫出声好?”
  我登时黑了脸。
  “谢衍生你真没原则。这么多小朋友,你怎么能这么污呢!”我立即谴责他。
  他嘿嘿一笑,“你原则多,才能互补。”
  我别过头去不理他。跟他说话,没有赢的时候。
  西西的爸爸妈妈这时候过来打招呼。
  西西大名叫陈诺诺,爸爸妈妈看样子就不俗,肯定也是某出名公司老板和老板娘。不过我不太认识。
  毕竟这个幼儿园没有穷人家的孩子,都是非富即贵,也有不少官家子弟。
  西西父母却一眼认出了谢衍生。

  西西爸爸说:“如果没看错。这位是谢总吧?听闻已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幸会幸会。”
  谢衍生平时就端架子,但是对这位可能未来成为亲家的人,客套不少,“过奖过奖,恕我眼拙,不知道陈爸爸是哪家公司的?”
  陈爸爸笑,“是恒商地产的。”
  谢衍生一听就知道了,立即握手说幸会幸会。

  恒商地产也是A市的大头企业,在地产行业上可是翘楚。
  我当然不认识,却还是老老实的跟着附和。
  没一会,就聚集了不少家长了。
  宋老师跟随行的七位老师。总共是八个人,负责这次活动,还有安全等等问题,准备的也很充分。
  宋老师宣布集合,叫大家聚集在一起,一起说了注意事项,比如山里毕竟是会有一些生物是不能碰的,虽然她们调查过,但还是不能出了活动范围,因为会有什么样的意外,谁也说不准。
  我们当然是跟着配合。
  毕竟这个幼儿园本事也不小,我们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得罪幼儿园。
  因为只跟西西家长聊了一会。所以我们两家基本上一起,其他家长熙熙攘攘的跟着,就出发了。

  宋老师十分会调动气氛,一路上拍手唱儿歌,所有的小朋友都跟着唱歌,场面十分的欢乐。
  其他老师负责安危,尽量配合。
  我们跟在身后,没一会就发现,小阿生身后跟着一票小朋友。
  她们对小阿生简直奉若神明,都叫他阿生哥,然后有的人叫他老大。

  小阿生口若悬河,不停的讲着什么。小朋友们十分推崇,好似都在听他的。
  我推了推谢衍生,谢衍生此时正在跟我抢身后的包,说太重了,叫他一个人背。
  谢衍生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到小阿生此时得意的样子。忍俊不禁。
  “小家伙不错,有点他爹当年的风范。”谢衍生说着扬着眉,一脸得意。
  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过。
  你确定你当年也是这么招摇过市?
  整个野营的安排还是很有趣味性,宋老师安排了一路上认识一些小昆虫,植物,还有很多在城区见不到的生物。

  小阿生跟小朋友们听得十分入神,好奇之余更是充满了对自然界的喜爱。
  我跟谢衍生身后说:“阿生,你确定你年轻时候有儿子这么帅?”
  谢衍生一手搂住我,“不确定么?晚上咱们营帐里慢慢说,恩?”
  我说:“谢衍生你不能一说话就流氓到极致,那就没意思了,总不能我们最终的解决方式都是在啪吧?”
  他好笑的看着我,“景文你就是一头驯不熟的驴,驯服你的方式只有啪。”
  我气的又黑了脸。
  我们爬到半山腰就差不多要到中午了。将东西放下来,开始准备午饭。
  我还真是第一次野炊,之前是有过野外烧烤的经历的,这次是真的来做饭了。
  小阿生更是跃跃欲试。
  我以为谢衍生这种娇生惯养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将炉子好好升起火来的,结果他是这些权贵父母中第一个做到的。

  其实生火这种事,或者看着不难,真的执行起来,需要很大的耐心,否则会干着急使不上劲的。
  谢衍生升起火,小阿生就叫开了,跟小朋友们说自己的爸爸厉害。
  小朋友们纷纷去催促自己的父母。叫她们快点如何如何。
  我看了也是好笑的不得了。
  我突然觉得有人看我们。
  很突然,脑子一混,我就抬头四处看了一眼,好像又没谁。
  只是这个感觉一出现,早上所有的不顺心都跟着接踵而来。
  无故坏掉的车灯,看到的车窗的倒影。
  我四处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
  “景文,景文你想什么呢?把见到递给我。”谢衍生打断我的思绪跟我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