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到一年的时候,根本就没再拿上钱,我们便找单位,经贸委主任早换了,自然不承认原来领导说过的话。我们又找有关部门,可那个零时成立的拆迁部门也早解散了。一开始的时候,人们还盘算着,实在不行的话,就去工地阻止施工。可是这个工程除了拆迁时候人挺多,自打一施工就干几天停几天,等到刚一年的时候,便彻底停了工,阻止施工显然行不通。后来我们就找市政府,好不容易见到那个副市长,副市长说的挺好,可就是不办事,一直就这么拖着。

  今年年初,经贸委又并给了发改委,我们只好去找发改委,发改委领导只说知道这么一件事,再具体就不清楚了。我们也想到了通过法律途径,可是找律师一打听,必须是产权人提出才行。我们房子上的户名都是单位,单位又不出面,法律手段也行不通。万般无奈下,我们又找政府,可那个副市长经常找不到,后来找的时候已经调走,再后来市长也死了,连人都找不到。前几天才知道来了新领导,这才又来反映情况。”

  郑大力说完,其他人又补充了一些,基本说的都一样。
  看着人们讲的差不多了,楚天齐说了话:“我听明白了,你们之所以来市政府,是因为房子被拆迁却又没拿够钱。而且房子的产权人是原单位,有的单位不愿出面,还有的原单位已经不存在了。对不对?”
  “对,对。”那五人都回应着。
  楚天齐说:“我分管这项工作也才一个月,你们说的这件事情,我以前不清楚,今天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究竟该怎么处理,我必须要进行详细了解,也要向上面领导汇报,才能想出具体办法。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你们先回去,等到市里拿出具体方案,再通知你们。好不好?”
  “以前市领导也是这么说的,还不是每次都说了不算?”有人搭了腔,“要是再来的话,连人也找不到了。既然你是市长,那你就给我们一个准话,什么时候能给钱。要是不解决的话,我们就不回去了,就一直等着。否则,我们就去省里上丨访丨。”
  “对,对。”又有人跟着附合。
  “这件事既然已经拖了这么长时间,自然不是一句话能解决的。别说是我这个副市长,就是市委书记、市长也不可能一下就给出解决方案,更不可能立刻就把这事解决的。郑主任以前做过办公室主任,你们几位也都是大家选出来的,自然应该很明事理。你们肯定明白凡事要讲程序,要有一个过程,尤其这种遗留下来的事,因为时间变迁、人员变动,肯定要更费时间。既然市政府让我出面,那就表示对这件事的重视,就会积极去想办法。”楚天齐停了一下,“话我已经说透了,如果你们硬要在这里等的话,我也没办法,但我不可能就这么跟大家耗着,我还有其它事要忙呢。”

  听到对方这不软不硬的话,那五人面面相觑,然后扎在一堆嘀咕了几句。最后郑大力说了话:“今天楚市长能够亲自接待我们,我们非常感谢。虽然以前没见过楚市长,不过自你分管城建后,城市卫生、市容市貌都有了向好变化,尤其相关部门办事态度也积极了很多。这说明楚市长是个好官,是个办实事的官,有你这样的领导,是我们老百姓的福分。”
  被当面这么夸,楚天齐略有些不好意思,忙谦虚的说:“谢谢你的赞誉,我做的还很不够,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工作。”
  “我们信得过你,以后就找你了。”郑大力一笑,“老是来找的话,也太打扰你的工作,你能给我们留个电话吗?”
  怪不得对方说了那么多拜年话,原来是在这等着呢,这个郑大力看着长的挺粗旷,原来也挺狡黠的。现在对方拿话套了自己,楚天齐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毕竟是老百姓,又不是政府官员,楚天齐也不便计较。于是,他说道:“可以给你们留电话,就把小李号码留给你们。可以吗?”

  “可以,可以。市长每天工作那么忙,又是开会又是出差的,我们给你秘书打电话。”说着,郑大力把纸笔递给了李子藤。
  李子藤接过对方纸和笔,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固定号码。
  看了看纸上的这串数字,郑大力等人告辞,下楼而去。
  姚成钢和李子藤跟着五人,一同下了楼。
  楚天齐则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不久,李子藤来汇报,郑大力带着那三十多人走了。
  楚天齐马上拨打了王永新电话:“市长,他们走了,我现在去向你汇报。”
  “等我电话吧,我没在办公室,一会儿就回去。”王永新声音戛然而止。
  放下电话,楚天齐打开电脑,在上面修改起了一份稿子。
  过了也就十多分钟,门口响起“笃笃”的敲门声。
  楚天齐以为是李子藤,随口说了一句“进来”。
  屋门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原来是房管所主任常玉州。
  看到常玉州上门,楚天齐明白,对方是九月三十一日递来的《房改方案》,到今天正好三周,扣去放假那一周,也够了半个月。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音训,常玉州肯定是来打听消息了。
  在楚天齐礼让下,常玉州坐到对面椅子上,开口便问:“市长,您看过《房改方案》了吧?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或调整,我回去马上就弄。”
  楚天齐从抽屉取出《方案》,指着上面的一些红笔写过的地方:“这是我做的一些标注,正想找你探讨呢,你先看看。”

  接过方案,常玉州认真看着,看过之后,又看了一遍,才说:“市长标记的这些确实重要。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看来还是我工作做的不细,请市长批评。”
  楚天齐一笑:“批评什么?我这也是现学现卖。为了方案的事,我专门去了一趟雁云市,请同学帮着引见了几个人。这几人都是雁云房改工作的参与者与亲历者,他们向我讲述了当年房改的事,我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了好多具体事情,包括可能存在的问题。我标注的这些,是我认为可能会遇到的,但究竟操作时会不会出现,还未可知。而且这些毕竟是雁云市的经验,和我们这里是否一样,还需要你现在再论证一番。如果那些内容我们能借鉴,你再结合实情进行增减。

  对了,我再提醒一下,以后的修改和调整肯定还会有,但你在调整时要记住一点,不管是哪个领导提出的建议,你都要按实际进行论证,再决定是否需要那么做,千万不要让‘唯上’思想左右,否则最后的方案就会成为四不象,根本就不具备可操作性。当然了,对于领导提出的建议,如果不能采纳的,你一定要有充分的论据支持,我们也才好向领导解释。”
  “好的。”常玉州点点头,拿起了修改后的《方案》,然后又问:“市长,王市长表态没有?他支持吗?”
  “《方案》我还没给他看,等我们弄的相对完善的时候,再报给他。否则领导一旦发现漏洞很多,可能会否定这件事。我已经口头向他汇报过了,也回答了他的一些询问,他表示再考虑考虑,到现在还没给答复。”楚天齐并没有实话实说,他担心现在说出王永新的真实答复,会影响常玉州的积极性。
  日期:2017-08-1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