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风流——刘骏评传》
第49节

作者: 明轩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货币改革我们简要交代了下,接下来就该讲讲税制改革了。东晋时期的赋税和租调十分沉重,名目更是多得惊人。刘宋前期曾多次进行整顿和精简。到宋孝武帝即位后,又对两晋时期的租调“九品相通”的税制进行了进一步的改革,即不再分九品,转变为完全按照财产的多少纳税。
  孝武帝甚至实行占山格以进一步限制豪门大族避税,即“皆依定格,条上赀簿”,自当条上赀簿,一体纳税。孝武帝时的税制方法是以户为单位,按民户的贫富分等征税:资产多的多征;反之,则少征。总之,到宋孝武帝时的赀税已经完全具有了财产税的性质,这对财产少的贫苦百姓来说,确实减轻了负担。
  日期:2017-08-09 12:25:58
  “钱”的诱惑(下)

  按理说,通过货币改革和税制改革,刘宋王朝的经济应该持续好转啊,然而并不是,相反,这一时期的孝武帝却被史书记载到贪财无度,盘剥下级。
  《宋书》记载说:“及世祖承统,制度奢广,犬马余菽粟,土木衣绨绣,追陋前规,更造正光、玉烛、紫极诸殿。雕栾绮节,珠窗网户,嬖女幸臣,赐倾府藏,竭四海不供其欲,单民命未快其心。”
  此外,孝武帝贪财好利,凡是刺史、二千石官员免官回京时,一定限令他们进献贡奉,同时,还和他们一块儿赌博,直到把他们的钱赢光才停止。而作为孝武帝的资深赌友,颜师伯的情况就更加倒霉了。
  一次,他在宫中与孝武帝两人赌博,孝武帝先掷得了个雉(五黑一白),自以为必胜,谁知颜师伯竟然掷了个卢(全是黑色),孝武帝顿时脸色大变,颜师伯见状,赶紧把骰子一扫,假装失望地顿足叹气道:“哎呀,差一点是个卢!”当天,颜师伯一下就输给孝武帝一百万钱。
  那么,作为一个帝王,追求享受也就罢了,因为像孝武帝这样轻佻性格的人也确实喜欢锦衣豪宅。可是穷凶极恶地敛财,这有些说不过去了吧,毕竟天下都是你的,你还贪?其实,如果深究原因,我们会发觉这不过是隐瞒了孝武帝不得已的苦衷。

  孝武帝之所以大肆敛财,其实是为了摆脱日益困窘的财政危机。诚然,孝武帝是做了一些有利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但这些改革都是见效比较慢的,且另一方面,推行这些改革也是需要不少用度的。而倘若在平常年份,也不至于会捉襟见肘,可是要知道孝武帝在位的几年是自然灾害频发的几年,其频率甚至高过了西晋最动荡的几年自然灾害。
  有史为证,据《宋书 天文志》和《宋书孝武帝本纪》记载,孝武帝孝建元年八月,“会稽大水,平地八尺”;孝建二年八月,三吴发生大饥荒;大明元年正月,京师下了暴雨,引发水涝;四月,京师发生瘟疫;五月,吴兴、义兴又发生严重的水灾,八月,雍州又发生大水灾,十二月雪灾,平地积雪两尺多;大明二年四月地震;大明三年年初,荆州饥荒;大明四年四月,京师瘟疫;南徐、南兗州发生大水灾;大水。孝武帝大明元年庚寅,大雪,平地二尺余…

  自然灾害爆发的频率几乎是每个季度一次,波及范围也是遍布了刘宋相对富裕的州郡。而自从即位以来,面对严峻的形势,孝武帝一直是兢兢业业。刚登上皇位不久,他便劝课农桑,减免赋税,孝建元年,宋孝武帝下诏说“农业是国家的根本,选贤任能是强国的必由之路。内难未平,政令不通,衣食浪费,国无栋梁之才,我内心焦急,睡梦中都忘不了。各地官员,要认真根据以前的法规,督导百姓勤劳耕作以尽地利。致力耕田擅于储藏的,为他扬名。”

  孝建二年八月,孝武帝下诏赈济三吴饥民,又下诏要求将皇家圈占的土地、山泽,借给贫民。
  大明元年正月,孝武帝下令从府库内拿出米粮等生活必需品赏赐给建康周围的孤寡老人,并派人巡视京师遭水灾的百姓,赏赐木柴和米面;当年四月,京师流行疫疾,他又派使者巡视,赏赐给病人医药,因病而死无人收敛的,派人负责掩埋;五月,三吴大水,孝武帝再派人开仓赈济。
  大明二年开年,孝武帝便下诏官府借贷种子给去年遭受水灾的东部地区的百姓,以免误了农时。同时他又下令各地赈济因豪强兼并,造成困窘和缺衣少食的百姓,地方官员要好好搞好民生。当年三月,下令暂停祭祀斩杀耕牛的做法,以确保不影响农事;九月,赈济襄阳遭受水灾的灾民,十二月,他又下诏要求废止过去因战时需要而临时增加的税种。
  大明三年,孝武帝又下诏说“旧租旧债,一律免除。勤劳耕作的百姓,量才录用。孝悌仁义之士,赐爵一级。孤老贫疾者,每人赐谷十斛。督百姓耕作的官吏,全都有赏。百姓缺粮种,随时贷给。有办法劝导百姓勤耕细作的官吏,提升官职。”对于京城内的贫困之家,减免一年租税。又因荆州饥荒,下令免除荆州之前的租税。当年十月,他下诏要求来年六宫嫔妃要行亲桑礼,表示重农的思想。

  大明四年一月,孝武帝亲自耕种籍田,并大赦天下,诏令:“节气不顺,染病者众多,想到百姓的疾苦,很伤感。可派使臣安抚慰问,并给他们药物,逝去亲人的家庭,适当给予赈济。”对大明元年以前的旧债一律免除,三月皇后王宪嫄亲自在西郊采桑,皇太后路惠男观礼,四月下诏将宫廷供应减少一半,厉行节约。
  大明五年,再次诏令“自此以后,鳏夫贫民残疾老人,一一上报减免租税,穷困之家,赐给柴米”。
  大明六年,先后下令免除南兖州、徐州、南徐州、雍州等地的租税。
  大明七年,诏令“对贫困的家庭,开仓给以赈济”,又诏令“派使臣巡视慰问,了解百姓疾苦,鳏寡、孤老、病残难以自存的,赐给粟帛,年迈的另赐给羊酒”。
  孝武帝“大明”这个年号总共就用了八年,可见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他都依然不忘减轻赋税,以对抗严酷的自然灾害。可是,赈济灾民要钱啊,这些钱从哪来?孝武帝总不能把世家大族都杀光,财产全部充公吧,所以他只能用“见面分一半”的做法敛财,而这积聚的财富有多少用在了缓解灾情上,有多少用在自己享乐上,我想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想法。
  世家大族虽然被挤压出了中央,可在地方,他们还是盘根错节地吸附在各个部门上。他们被孝武帝刮走了财富,于是变本加厉地从百姓身上敲骨吸髓,百姓为了交税,贫苦人家卖妻卖子,甚至有自缢而死的。

  孝武帝一门心思想振兴国家,可世家大族却像蛀虫一样把这个国家蛀蚀空了。我们否定明清皇权至上的黑暗,可是,在那个时代,或许一个强大的皇权对于国家反而是好事吧。孝武帝穷极一生想加强皇权,可却总是事与愿违,最终反倒以无道之君的形象在一些史书里定格了。
  一个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生错了时代,如果这个人还是皇帝,那就只能是留有无尽的凄苦了。可是,天道有还,世家大族的倒行逆施终究会有报应的,侯景之乱敲响了他们的丧钟!大明之世究竟是盛世还是末世,我想不同立场上的人都会有不同的认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