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9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将信将疑,说你别乱来啊,这次要真的办砸了,咱们就一拍两散,各走各的。
  小龙女立下军令状,当下也是不嫌着,开始四处晃荡,一会儿找人家小卖部老板询问,一会儿又跑去找看上去比较正直的行人,在这小城里转悠了半个多小时,还真的让她找到了一户。
  位于西南湾区的一家平价超市,老板是中国温州人。
  得到了这个消息,小龙女带着我们找上了门去,大半夜的,敲响人家的门,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有了回应,小龙女说话道:“请问是黄固先生么?”
  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出一个谢顶大叔来,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惊奇地打量着我们,开口说道:“中国人?”
  上门前,我们都收拾了一番,我还换了一身衣服,把先前打斗的痕迹去除了,此刻看上去就像是规规矩矩的正经人,瞧见面前这大肚子的中年大叔,小龙女小心翼翼地说道:“是的,我们是中国人。黄固先生,你好。”
  谢顶大叔很高兴,都没有问我们的来由,而是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屋里来。

  进了屋子,他又是一阵忙活,请我们坐下,让他那阿根廷老婆弄了一些热咖啡来,又弄了点心,然后才想起问我们的来意。
  小龙女先给他介绍了一下我和屈胖三,说我是她表哥,屈胖三是她一弟弟,然后说我们是过来这儿旅游的,结果行李丢了,还给人抢了一回,没有办法,听人说起了黄固,就像过老乡这儿来,寻求帮助。
  说完这些,她赶忙说道:“我们并不用什么,只是想跟国内的家人取得联系,让他们帮忙寄点钱过来……”
  听到这话儿,黄固很是热情,说出门在外,特别是在这么一个地方待着,难得见到国内的朋友,你们先住在我家,今天晚了,明天把乌斯怀亚的几个中国朋友,请你们好好吃一顿。
  喝了热咖啡,又吃了一些曲奇饼干,在乌斯怀亚做超市和批发的黄固颇有身家,给我们安排了两个房间,并且告诉我们,房间里有电话,让我们跟国内的家人联系。
  一番折腾,我和屈胖三回房,先是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开始拿起了电话来。
  第一个电话,我是打给杂毛小道的。
  当得知我们居然跑到了南美洲,他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问清楚了这事儿的来龙去脉之后,他变得严肃起来,说这件事情他知道了,他立刻赶往长治去。
  屈胖三抢过了话筒来,说你别去打草惊蛇——那个地方,有一个天然的防守大阵,既隔绝外面,也防止里面的东西逃出去,你倘若胡乱跑过去,说不定会陷进里面。你别慌,先等我们几天,等我们从这乌斯怀亚回来了,再一起。
  杂毛小道说好,你们先耐心等一下,我找人把你们弄回来。

  挂了电话,门外有人敲门,却是那黄固,拿了一个充电器来,说你说你手机没电了对吧,看看这个行不行。
  我接过来,一对,还可以。
  我说谢谢。
  黄固离开,我给手机充上了电,不过这国内的电话卡在国外是没用的,我也不管。
  然而等到我快睡觉的时候,把冲了点的手机开机,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而等我拨过去时,居然通了。
  什么情况?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陆言对吧,张琳在我们的手上,不想她死,你就过来。”
  啊?
  听到这话儿,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你是谁?”
  那男人哼了一声,说你特么的得罪了谁都不知道,还敢跟老子在这儿白扯,你觉得自己是猛龙,想过江是吧,问过老子没有?
  我说别扯那么多废话,张琳真在你手里?

  男人说让你听一听那小女表子的声音,免得你还觉得老子在吓唬你。
  他说完,没两秒钟,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喊声:“陆大哥,陆大哥,救救我,救……”
  话还没有说完,就给人捂上了。
  艹!
  这帮家伙还来真的了。

  我强迫着让自己暴怒的心情稳定下来,那人结果了电话,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没忽悠你吧,赶紧跟我滚过来,不然我让这小娘们儿好看……”
  啊……
  我听到电话那头的叫声,心头刺痛,不过却还是装作淡定地说道:“这位兄弟,有话好说,先别动手。”
  那人蛮横地说道:“少特么的跟我在这里扯,你过不过来。”
  我说我过来个几把,老子现在在南美呢。
  啊?
  哈、哈、哈……
  那边传来一阵大笑,随后那人笑得有些喘,说你少特么的吹牛,还南美啊,你特么的怎么不跑南极去?
  我说不在就是不在,我没有必要骗你,不过我不在,也不是不可以谈,你说吧,多少钱,你放了那孩子?说个数,屁大点儿的事,我未必还跑回来……
  那人有些犹豫,说你真在南美?
  我说我骗你干嘛,这边有一批货,都是墨西哥的上等好货,没时间跟你掰扯,开价吧,别太过分就成。
  我一句话镇住了对方,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

  显然,他们是在商量事情。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小心翼翼地说道:“五、五……”
  我有些不耐烦,说五十万?
  那人愣了一下,说嗯,就五十万!

  我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吸凉气的声音,我忍不住笑了,因为我大概猜清楚了那帮人的身份,说道:“人民币还是美金?”
  啊?
  那人愣了一下,很白痴地说了一句:“有、有什么区别么?”
  我说美金的话,你就是在讹我——那小姑娘也就帮了我哥一忙,我跟她萍水相逢,算不得什么交情,太贵了,我也懒得管,随你们大小便;但人民币的话,我随手帮一下也可以,毕竟回头我哥问起了,我也好有个交代……
  呃……
  那人被我的口气给镇住了,犹豫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我不耐烦了,说这样吧,一百万,人民币,你给我一个账号,我打过来,你查到钱之后,马上给人放了,咱们两清——当然,你也可以不放,等我从南美回来,我带兄弟过来找你们谈一下……
  那人应了一声,结果被另外一个人抢了手机去,传来了一个男低音,说行,我把账号给你,你现在打过来,我们是讲规矩儿的,见钱放人,绝无二话。

  我说行吧,账号发短信给我,行了,挂了,我真忙,不跟你们掰扯了。
  没有等这伙人反应过来,我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了,装完了波伊,我把手机放在桌子边,双拳捏起,骨骼噼里啪啦作响,而旁边听了全过程的屈胖三看着我,说是那个小黄毛出的幺蛾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