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来干什么?”楚天齐明知故问,“就说我没时间。”
  李子藤道:“上午就来过,当时城建曹局长正在向您汇报工作,他就先走了。下午我刚从宿舍过来,就见他又在门口等着。我说您这几天很忙,很难排出时间。他说就是等的再晚,也要等到您的接见。他说他已经承诺,三天之内向您回话,他不能不遵守诺言。”
  “我没时间,他要乐意等也没办法。”楚天齐回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了。”李子藤答应一声,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拿过曹金海上午送来的《规划》,认真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做着笔记。
  在中途的时候,楚天齐几次想找李子藤问事情,但还是忍住了,他担心赵顺会跟着过来。
  直到下午五点多,楚天齐才放下手中工作,走出了办公室。
  “楚市长,楚市长。”一个人从对门走出,迎上前来,正是土地局局长赵顺。
  “我没时间。”楚天齐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赵顺在后面紧紧跟着:“楚市长,打扰您一会,我向您汇报工作。”
  “说过了没时间,你这人烦不烦?”楚天齐说着话,加大了步伐。
  “楚市长,就占用您一点点时间。”赵顺在后面紧追不舍。
  本已开始下楼,楚天齐收住脚步,无奈的说:“赵顺,我真拿你没办法。”说着,向办公室返去。
  赵顺则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楚天齐知道,自己刚才在楼道这么一走一过,好多人肯定都看到了,也听到了自己的话,说不准管丽颖也听到了。

  进到办公室,楚天齐坐到座位上,面沉似水:“什么事,说。”
  赵顺站在办公桌前,一副装孙子样:“市长,我现次向您做最诚恳的道歉。您分管土地工作后,我没有及时向您汇报工作,还两次顶撞您,全是我的错。我不该自以为是,不该狗眼看人低,就请您再给我一次做下属机会。我以后一定听从您的安排,服从您的管理,绝不给您出难题,更不会顶撞您。”
  楚天齐吸了口气,一副疑惑的口吻:“我记得前天也是在这个屋,好像有人说什么‘常在外边混,别把事做绝’,还说‘谁没个马高蹬短的时候’,又说‘合则两利,斗则两败’,要我识时务。甚至最后说出‘兔子急了也咬人’、‘小心光杆司令’这样威胁的话,想要彻底孤立我。是谁说的呢?不会是你吧?”
  “就是我,我就是个混蛋,大混蛋。”赵顺点头哈腰着。
  “是你吗?我怎么觉得脸没这么大呢?”楚天齐讥讽着。
  赵顺表态:“市长,我已经深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以后一定听从您的指挥。您这次怎么处理我,都是应该的,我没有怨言,也绝不提什么反对意见。至于单位员工有什么失职,包括那些企业该怎么处理,完全服从您的决定。”
  楚天齐淡淡的说:“说的倒挺好,可有些人经常说了不算,算了不说,我可不敢相信呀。”
  “市长,我说的都是真的,您要不信,我可以发誓。”说着,赵顺举起了手。
  “别别别,党员不信这个。发誓谁能听的见?”楚天齐停下来,四外看了看,才说,“要是有几个人做见证,那还差不多。要不我喊几个来。”说完,楚天齐拿出手机,按着上面的按键。
  “市长,别别,您别让别人来。”赵顺急忙摇着双手,“有外人在旁边,我,我说不上来。”
  楚天齐心里话:狗屁,还不是为了你那臭脸面?他脸色一寒:“赵局长,你请回吧。你没有来过我办公室,我也没听到过你说什么。”
  “这……这……”赵顺站在当地,支吾着。
  “我要去吃饭了。”楚天齐说着,站起身就走。
  “市长,市长。”赵顺追了上去,挡在屋门处。
  楚天齐“嗤笑”一声:“怎么,你还想限制我的自由?”
  “不,不。”赵顺摇着双手,“我……我这儿写了份保证,您看行吗?”说着,从裤子口袋拿出一张折叠的纸,打开后递了过去。
  楚天齐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冷冷的看着对方。
  “市长,您先看看,这份保证就放在您这儿,我保证说到做到。”赵顺可怜巴巴的说,“要是旁边有好多同僚的话,我真的说不出口。”
  想了一下,楚天齐回头,走回座位。

  赵顺急忙跟了过去。
  楚天齐看着对方:“那你在我面前读一遍。”
  “诶。”答应一声,赵顺读了起来,“保证书,尊敬的楚市长:我不该……”
  听着对方读《保证》,楚天齐实在想笑。这份《保证》的主要内容,和刚才对方说的那些差不多,但用词却更谦卑,怪不得对方表示旁边人多时说不出口呢。
  读完以后,赵顺双手恭恭敬敬的把《保证书》放到桌子上。
  楚天齐忍着笑,说道:“看你写的还算真诚,这么的吧,这次对采矿企业审核工作的调查,就由你去做。看看到底是哪道程序把关不严,对于相关责任人,要按照局里相关规定拿出处理意见。至于对你顶撞领导、把关不严的处理,待你把前面这件事弄利索,再做决定。现在你也算有了态度,我可以先如实向市领导反映。你那天做的太过分了,肯定得处理你,只是偏轻偏重的问题。”
  “请市长多多美言。”说到这里,赵顺又支吾道,“市长,那份函上的事……”

  楚天齐盯着对方:“先不要提函上的事,跟任何人都不要提,否则谁都救不了你,明白吗?”
  愕了一下,赵顺马上连连点头:“明白,明白。谢谢市长大恩大德。”
  “走吧,加紧调查,市领导可等着回话呢。”说着,楚天齐挥了挥手。
  “市长,您还有什么教导?”赵顺又虔诚的问了一句。
  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问,想了想,楚天齐说了上午的一句话:“做人要识相。”
  “谨记教诲。”说完,赵顺退了出去。
  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暂时赵顺应该翻不起大浪来了,但那小子一旦没有受制于人的把柄,说不准还会闹腾,自己还要随时防着一些。他也不禁奇怪,本来一个无关紧要的函,为什么赵顺竟忌惮成那样?
  楚天齐手里的函,是在九月二十六日那天收到,是曲刚寄给他的。在之前的九月二十二日,曲刚曾给楚天齐打电话,说到金石和银利矿业两拨人在许源县伙拼的事。两拨人伙拼的原因,的确是因为在成康市一处矿山发生过矛盾,但那已经是五年前的矛盾,那时赵顺还不是土地局局长。楚天齐也就是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心理,才让曲刚给寄了份含糊的函,没想到赵顺却那么在意。说不准土地局还真有一女双嫁或是暗渡陈仓的事,赵顺肯定给理解偏了。这只是猜测,在以后随时注意吧。

  日期:2017-08-10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