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顺脸上神色数变,嘴唇动了好几次,然后换上一副笑脸,试探的问:“局长,那这事怎么调查,由谁来调查呢?”
  “赵局长,你这思维可有问题呀。那天在会上,市长明确指出,要追问相关当事人的责任,要严肃处理。你身为土地局局长,不严格履行审批程序,还无故搅扰市长主持会议,你的错误可不小。”楚天齐冷冷的说,“现在对你还没处理,你应该关心这个才对。可你却不遗余力的去追问审批的事,太不应该呀,很反常呀。”
  赵顺没顾对方话里的敲打意味,而是急道:“真要对我处理?那不过就是市长一说,还请您高抬贵手。”
  楚天齐反问:“市长已经放话,岂能说说就算了?”
  “那……那,我已经向您道歉,您就放我这一马,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那么做了,还不行吗?”赵顺说话时,双眼紧紧盯着对方。
  楚天齐说的很坚决:“规矩的事,绝不能含糊。在对你的处理上,只能根据你的态度,对你从宽或从严,而绝不是可处理或不处理的事。”

  “这么说,就不能放过我了?”赵顺反问道,“那些采矿手续也不能批了?”
  楚天齐吐出两个字:“正是。”
  赵顺忽然目露凶光,咬牙道:“你也太不开面了,常在外边混,不要把事做绝了。”
  楚天齐“嗤笑”:“看来你并非是承认错误,而是来逼我的。”
  “不敢,可别给我扣这大帽子。”赵顺坐到对面椅子上,双手抱臂,环于胸前,“我只是说,做事都要留个退路,谁还没个马高蹬短的时候。楚市长你年纪轻轻就能身居要职,肯定有你过人之处,但你也不是什么都全通吧。比如,土地、矿产这些工作,你就是个外行,就需要我们这些人的配合。如果没有我们支持,你一个光杆司令根本玩不转。一个好汉三个帮,众人拾柴火焰高,合则两利,斗则两败,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人要识时务。”

  楚天齐一阵冷笑:“你敢威胁我?那我要是不识时务呢,难道你还敢对我下手?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不要总是扣帽子,违法的事我可从来不干。我可知道,你做过公丨安丨局长,也有一些手段。不过要是下属部门都不服主管领导的话,那就不能只怪下属吧?楚市长,您可想好了。”说完,赵顺“蹭”的一下站起身,转身就走。
  “站住。”楚天齐厉喝一声。
  “怎么?有商量?”赵顺转回身,脸上一副自得之情。

  楚天齐拉开抽屉,把一张纸拍到了桌上:“赵顺,你想鼓动别人孤立我?只怕你想的太美好了吧。我觉得你首先应该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机会了。”
  什么意思?赵顺眉头紧皱,迈步走向办公桌,拿起了桌上那张纸。
  赵顺看到,这张纸上是一份工作函,发函部门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函件上记录着一个案子,两拨人伙拼的事,伙拼双方分别是金石矿业和银利矿业,伙拼原因是因为成康市矿山纠纷。看看只有这些内容,赵顺冷笑道:“这有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两拨人伙拼的原因是,都取得了成康市同一处矿山的采矿权。警方办案需要保密,再多的细节不能透露。”楚天齐特意加重了“同一处”的读音,然后连连*发问,“一女双嫁,这该怎么解释?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人操作的?有没有什么幕后交易?局领导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假设经办人涉及某类东西数额巨大的话,局长怕是肯定也当不成了吧,至于承担什么责任就不得而知了。”

  赵顺脸上神色数变,楞在那里。
  “赵顺,何去何去,好自为之。”楚天齐手指对方,“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三天之内,你没有正确态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走吧。”
  赵顺目光呆滞,向门外走去。
  身后响起楚天齐声音:“此事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否则按泄密论处。”
  十月十五日,上午上班不久,曹金海便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
  进门后,曹金海恭敬的说:“市长,我送规划来了。”
  扫了眼台历,楚天齐道:“今天十五号,还不算超期,你给我讲解一番。”
  “好。”回答过后,曹金海从文件袋取出规划开始讲解起来:“成康市十年规划展望,成康市……”
  在曹金海照本讲解的时候,楚天齐也不时插话,问一些问题。楚天齐问的问题,都是周家林送来的那份《城建规划几点构想》中列出的,也就是说他已经有标准答案。
  对于楚天齐的提问,曹金海虽然不能回答特别准确,但也能答出差不多的意思,说明曹金海也做功课了。
  只到对方满头大汗的读完,楚天齐问道:“曹局长,这份规划是你做的吗?”
  曹金海“嘿嘿”一笑:“是周局长为主做的,我也参与了,有不太明白的,也向他请教过。”
  楚天齐点点头:“就是要这样,不会可以学吗。只要态度端正,什么事都能做好。就拿清理垃圾那件事来说,虽然你们那天去的有点太巧,但也说明你们提前有了准备,否则是来不及的。城建局这一段工作,整体来说有进步,说明你也用了一些心。不过你也很合适,还跟着市领导上了回定野电视台,在定野广大人民面前露了一脸。”
  曹金海道:“主要还是市长您指导的好,否则王市长去那天,非砸锅不可,我还不知道落个什么结局呢。上完那次电视后,好多同僚都拿我开玩笑,叫我‘垃圾局长’了。市长,还有别的事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这几天一直在抽查工作作风。”
  楚天齐问:“曹局长,有一件事你还没做呢吧?”
  “什么事?”曹金海摇摇头。
  楚天齐指出:“别打马虎眼了,焦二壮、乔海等人还没处理呢。”
  曹金海“嘿嘿”一笑:“市长,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很卖力,尽量把工作做的更好。您看对他们的处理,能不能适当轻一些?”
  楚天齐的脸沉了下来:“一码是一码,有些事不能互相抵消,尤其焦二壮的处理只能严,不能松。据我了解,从上次被抓现行以后,焦二壮不但不思悔改,而且仍然我行我素,还多次在公开场合指责、诋毁市领导。像他这样的素质,还能胜任二级局的领导吗?”

  本来想趁着热乎劲,给焦二壮讲讲情,不曾想反让对方给出了这么个结论,曹金海后悔不已。同时他也在心里暗骂焦二壮不争气,也怪自己老婆太护着她的这个表弟。但曹金海仍不死心,吭吭哧哧的争取着:“市长,市长您看能……不能……”
  “不要把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好感浪费掉,做人要识相。”楚天齐声音很冷,“抓紧时间处理。”
  “诶。”答应一声,曹金海垂头丧气的走了。
  下午,刚上班,李子藤来了。

  “市长,土地局赵局长来了。”李子藤汇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