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6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美团一听来了精神,“诶你也知道他啊。见过他的肯定都知道他傻叉兮兮的。”
  帅哥说:“可不是,每次吃饭都吹牛皮自己如何如何,然后总被人揭短。他说的事情根本驴唇不对马嘴。”
  周美团哈哈笑起来,跟帅哥插科打诨就聊上了。
  “帅哥叫啥名字啊?”
  “吕晓豪。”他说。

  周美团亲切的说:“晓豪同志啊!诶你看着可是很冷酷的一个人嘛!”
  “是吗?”吕晓豪说着。又变成那个冷酷的样子。
  我登时就拉了一把周美团,“你不认识他啊?”
  周美团神奇的看着我,“难道不是你朋友?”
  我就差哭了,大半夜的上了个陌生男人的车。这是要出卖自己的节奏啊!

  “我哪认识啊,就是晚上头一回见到,我看你上车了,以为你认识。所以也没有多问。”我赶忙说。
  这时候吕晓豪回头看着我们两个,“你们两个,不是谭峰的朋友吗?”
  谭峰?
  我跟周美团同时摇了摇头,“谭峰是谁?”
  吕晓豪拍了一下大腿,踩了刹车,“我勒个去,那我也接错人了。我是接谭峰的朋友的!”

  我们三个欲哭无泪啊,这是什么事。
  吕晓豪说着要调转车头,又想起来我们在车上,一下子就犯难了。
  周美团见他想丢了我们,赶忙说:“别啊晓豪同志,你都开到这里了。总不能把我们扔路上吧?你要不然先送我们回家,再去找你朋友的朋友吧!”
  吕晓豪脸上冷冷的,“那也不好,这要是被谭峰知道了,肯定要把我一顿臭骂。”
  我跟周美团只好又求情。
  实在不是皮厚,这大晚上的出租车也很难打,滴滴上的车也很难叫到。
  吕晓豪拍了拍腿,说:“算了,那你们别着急,我回去再去找找那两个人,送回家之后,再送你们。”
  我们千恩万谢的赶忙说好好好。
  吕晓豪就开车回头了。
  我们顺着原路返回。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谭峰的两个朋友。
  周美团说,要不然你给谭峰打电话,问他的朋友到底在哪呢。我们这么逛游也不是个办法啊。

  吕晓豪才给谭峰打了个电话。
  掐了电话,吕晓豪回头跟我们说:“那两个人见我半天不到,就打车回去了。还好没有啥问题。”
  然后又调转车头,说送我们回家。
  我两好歹舒心了些。
  一路上,我跟周美团乐呵呵的。就顺便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吕晓豪聊天。
  才知道吕晓豪其实是梅俊贤的一个远方亲戚,考了A市的学校,在这附近玩的,有时候会去找梅俊贤,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在学校里面呆着。
  我们问他哪来的车,他说梅俊贤送的,他跟梅俊贤还叫一声哥。
  我两说真好,遇到的还是个熟人。

  吕晓豪才21岁。还没有毕业,有时候会在梅俊贤安排的公司做兼职,每天也十分的惬意。
  说了一会就先到全修杰家了,吕晓豪跟我们挥挥手就走了,说下次见面了一起吃饭。
  我下了车,却看到了全修杰在门前站着。
  我怔了怔,走过去问他是不是忘记了带钥匙,他却一手搂住了我。
  一脸酒气。
  这是喝了多少酒。

  我扶着他缓慢的朝电梯那边挨过去。听见他嘴里叨叨的说着什么,最后听清了,好像是在叫李韩姿。
  怎么今天又看到李韩姿了?
  不过一说倒是想起来之前谢曼跟我说的话,什么会爱上朋友的老婆,看来也不一定。这全修杰还不是对他的青梅竹马念念不忘的。
  我拉着全修杰一路回家,累得半死。
  回去后,就赶忙给他放到沙发上。
  我不会做醒酒汤,看着他难受。只好随便兑了点白醋放到碗里给他喝。
  他喝了一口对着地上就开始吐,吐得稀里糊涂的。
  正好他手机响了,我本来想着不接的,可是响了好几次,还是紧追不舍。
  我就将手机从他口袋里拿了出来。

  手机上正写着李韩姿三个字。
  我就顺手接了。
  叫了李韩姿的名字,却听见那边是个男人的声音。
  我怔了下,继而问,“哈超是么?”
  那边恩了一声。问怎么是我。

  我说我是景文,之前见过,还记得吧。
  哈超说记得。
  我就说:“全修杰喝的太多了,你有事情就跟我说,如果不方便那就等他明天起来的吧。”
  哈超那边应该是在抽烟,我听见他吹了一口气,然后才说:“既然你接的电话,那就顺便说几句吧。”
  我说行,回头我转告给全修杰。

  哈超笑了笑,然后说:“全修杰一直都喜欢李韩姿是么?”
  我心想你这是要告诉我事情吗?你这是问我话好么。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件事情,毕竟哈超也算是当事人,我说错了话,可是要影响一对小情人的。
  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李韩姿不是很好的要跟他订婚了么。

  我说:“这件事情。你最好是问问当事人,我也不是很清楚。”
  哈超那边又是笑,“我知道你为难,你也不必瞒着我,我既然问了,是因为知道些什么。”
  我笑了笑,估计表情僵硬的不行,“那你问我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毕竟这件事情不该影响你们。你跟李韩姿都要订婚了,也请大家吃过饭了,何必再来谈旧事。”
  哈超那边半天沉默,好半天,我又听见打火机的声音,估计又点了一根烟。
  这是有点郁闷的样子啊。
  我忍不住劝他,“你这样抽烟不行啊,你跟李韩姿结婚之后就得要孩子吧,这样抽烟对孩子不好。”
  哈超苦笑的声音传过来,“还结婚?订婚都不知道能不能如期进行了。”
  我整个人都怔住了,“这——发生了什么事了?”
  那边苦涩的声音隔着话筒都似乎能传过来。
  “算了,景文你不知道也好,你本来也该被蒙在鼓里。”哈超说着就掐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十分的怅然,这特么的蒙着我干啥?
  主要是蒙不蒙着我,我也觉得跟我没啥关系啊。
  说着,全修杰翻个身,小声的又嘀咕了句啥,从沙发上差点掉下来。
  我正准备给他解衣服,谢衍生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大半夜的,他怎么还不睡呢。
  接了电话,谢衍生就问我怎么还不睡,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鬼混。
  我说我这不是做勤劳的小蜜蜂,伺候你家全修杰全大律师呢么。

  “伺候他做什么,你是谁女人你不知道?”谢衍生立即语气就不对了。
  日期:2017-08-0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