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丘福到达鞑靼地区后,对方接连示弱,佯做败退。丘福眼见大功告成,早把朱棣的话抛到脑后,也不顾手下劝诫,一意孤行,深入敌方腹地,结果弄了个兵败身亡的结果。丘福就没有做到水到渠成,只看见了眼前利益。”
  楚天齐申辩着:“市长,房改的事,和丘福兵败根本没有可比性。而且我这纯粹是从工作角度考虑,是为各方解困,并不存在什么眼前利益。”
  “关羽大意失荆州、伤仲永、拔苗助长,这些故事都听说过吧。”说着,王永新挥了挥手,“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做好上丨访丨者工作吧,急功近利要不得。”
  “市长……”话到半截,楚天齐又打住了。看对方的样子,再说也无用。于是他站起身,走出了市长办公室。

  走在楼道里,楚天齐一直默念着王永新的话:急功近利、水到渠成、踏踏实实。
  忽然,楚天齐明白了,王永新更看重“踏实”二字。王永新是被贬之人,不敢冒险,也不愿意冒险,只愿求稳。
  可房改工作若不进行,后面的工作如何推进呢,楚天齐不由得郁闷起来。
  楚天齐刚到自己办公室门口,一个人从对门秘书室出来,喊了声“楚市长”,李子藤跟着走出屋子。
  看到此人,楚天齐鼻子“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土地局局长赵顺。他装作没看出对方甩脸子,点头哈腰的说:“楚市长,我来向您汇报工作。”
  楚天齐故意提高了嗓门:“赵局长,你走错门了吧。”
  赵顺看了看左右,脸上带着尴尬,但还是说道:“楚市长,以前是我考虑不周,没有及时来汇报工作,以后我一定改正。”
  “赵顺,你记住,下级服从上级、尊重上级是天经地义的。我做为你的主管领导,有权利监督、过问你的工作,你也有义务及时请示、汇报。”楚天齐声音依然很高,“做下属要懂规矩,要按规矩办。”
  尽管恨的牙根痒痒,但赵顺也只能连连称“是”。
  楚天齐转向李子藤:“子藤,我再重复一遍,下属汇报工作必须提前预约,不能把什么人都随便放进来。”
  李子藤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是。”但他没有再做解释,而是给领导打开了门。
  楚天齐没再说话,直接走进屋子,身后的屋门并没有关上。

  赵顺跟进屋子,关上了屋门。
  楚天齐一边走,一边心中暗笑,为自己刚才的这番表演而笑。他刚才是故意大嗓门训斥赵顺的。他自信,旁边那些屋子里的秘书肯定能听到。而且他也相信,秘书们会把听到的汇报给自己领导,也会把所见所闻扩散出去。那样的话,人们都就知道自己小小收拾了赵顺,算是为那天会上被顶撞先找回了些面子。
  坐到椅子上,楚天齐没理对方,而是自顾自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市长,那天会上,您提出了那几家采矿企业的不良纪录,我回去就找采矿科长。采矿科长正好在外地出差,说是有关于这些不良记录的记载,也有企业做的补充措施,可能是工作疏忽,忘了放到那堆附件里了。采矿科长今天刚回来,就找出了这些资料,我给您带来了。”说着,赵顺从手中文件袋里,取出一沓纸张,递了过去。

  楚天齐看都没看,更没伸手去接,而是继续眼望别处,抽着自己的香烟。
  赵顺把这沓纸放到桌上,讪讪一笑:“市长,那天在会上,我说话不妥,向您道歉。主要是那天忽然听到被投诉,又被王市长点名,我当时头脑就不清醒,只想着摆脱自己的责任,所以说话很不恰当,请市长谅解。事后我后悔极了,本想第一时间向您道歉,又觉着没脸见您。今天我拿上了这些资料,也才硬着头皮来登门道歉。”
  楚天齐鼻子哼道:“赵大局长,好好看看我这屋子,也好好看看我这人。几百年来一次,不会是你找别的领导,走错门了吧。现在分辨清楚,还来得及。”
  “市长,我没走错门,我就是来找您的”赵顺满脸堆笑,“从您分管以后,本来我就该来向您汇报工作,可那时手头工作很多,一时没理出个头绪。我就想着,等工作弄顺了以后,再请您去视察指导。还是我欠考虑,以后一定不会了。”
  “赵顺,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呢?你这理由是骗傻子呢吧?”楚天齐质问着。
  “我,我,哎……”赵顺忽然改成一副痛心疾首状,“市长,我承认,刚才我说了假话,主要还是为了这个臭面子。我就实话实说吧,我没有及时来汇报工作,主要……主要是觉得您年轻,又没分管过这项工作,所以,所以就狗眼看人低了。”

  楚天齐不禁心中好笑,这家伙竟然能把他自己比做“狗”。他知道,对方还没完全说出真正实情。但他也知道,赵顺也只能说到这程度了,总不能让对方把管丽颖也直接说出来吧。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桌上那几张纸,翻了起来。
  楚天齐看到,这几张纸是专门针对金石和银利矿业的。里面有这两家公司提供的不良记录复印件,有当时被处罚的原始文档复印件,有交罚款的收据复印件。还有给成康国土局写的保证书,另外也有这次交保证金的凭据。
  赵顺见对方看这些材料,赶快上前两步,指着材料说:“保证金是那天会后转帐过来的,其余那些东西都是申请时递交的。”
  申请时递交?骗鬼去吧。楚天齐哼了一声:“日期倒是挺靠前,就是给我的文字说明中没有记载,难道也忘了?会不会是弄错了,其实还有一份是有记载的?”
  对方的话再明白不过,分明是指出这些东西为后补的。赵顺没有解释,而只是不停的点头哈腰,做出一副讨好样。

  把手中烟蒂拧灭在烟灰缸里,楚天齐指着这些资料说:“赵局长,国土工作事关国家利益,也多涉及集体和民众利益,来不得半点马虎。对于采矿企业提供的资料,必须要严格审核,既要留存复印件,更要查验原件,还有必要向相关机构进行求证。有的企业可是有造假前科的,更应该重点防范。”
  “是,是。这次的资料都审核了,没有涂改、伪造再复印的。”赵顺回答的挺肯定。然后迟疑的问,“市长,您这次能审批了吗?或者是还需什么手续?”
  楚天齐跟出了答复:“不能审批。等到调查完投诉信的事,再说。”
  赵顺愕然,忙道:“市长,他们自认为手续齐备,所以才会进行询问。”
  “假如他们手续齐备,那这没有及时办理的责任,该是谁的?”楚天齐反问。
  “主要,主要是我们局工作疏漏,一定下不为例,我保证绝不再犯。”赵顺说着,还拍了拍胸脯。
  “不调查清楚,绝不走签批程序。”楚天齐直接封死了这件事。
  日期:2017-08-09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