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883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平均一听连忙说道:“刘秘书长,我们这也不算是交通管制,只是为了通行便利,才让交警出来维持一下秩序,没什么的吧?”
  刘丰听到他这样辩解,便是说道:“叶书记都看出来你们搞交通管制了,还辩解什么,抓紧撤掉,不然,叶书记发火了,我可不管。”
  看到刘丰把这个事情真当成大事了,而且他们不知道叶平宇的脾性,吴平均急忙说道:“那好吧,我们撤掉。”
  吴平均和李春林连忙讲了一下,安排交警把人员撤掉,恢复各路的通行,不需要交警站在路维持秩序了。
  吴平均和李春林安排完之后,便是感到叶平宇这个省委书记不大一样,虽然是来到家乡,但是仍然不会那么客气。
  其实安排交通管制这事是李春林的主意,因为他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过,习惯于从领导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一定要学会把领导给伺候好,而吴平均年龄大了,无所谓了,不需要去再去想着多巴结领导。
  所以现在叶平宇一让撤交通管制,李春林便是感到有些郁闷,吴平均的思路与他有所不同,两人其实在工作中多有龃龉,他对吴平均的老派作风多有不满,所以想着抓紧取而代之。
  本想着把叶平宇照顾好,但是没想到却触了霉头,或许叶平宇对他和吴平均两人的观感一下就不好了。
  一想到此,李春林心里头当然是非常不舒服了,而吴平均在接完刘丰的电话后,不免要埋怨他几句,李春林听了之后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是自认为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了。
  撤掉交通管制后,叶平宇看到周围的丨警丨察消失,他这才没有再讲什么,他今后就是要立一个规矩,不让这种形式主义再出现,无论是他还是省长到下面调研,绝对不再允许搞什么交通管制,把街道搞得一尘不染,这些都是表面现象,让他看不到真实的情况,他看到这些不但不会高兴,反而会认为他们在隐瞒着什么。
  当然有的领导就喜欢这种形式主义,喜欢让人采取这种形式欢迎他们,所谓上有所求下必顺之,也不能全怪下面的同志。
  然而他现在就是立下规矩,相信以后他再来到下面调研工作的话,他们就不会如此做了,他这个省委书记都不这么做,其他的省领导还敢这么做吗?还好意思去做吗?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形式主义
  叶平宇看到外面的交警撤掉以后,他才不再去计较这个事情,然后便是来到了清云市清云宾馆下塌,清云宾馆是清云刚刚兴建好的一家五星级宾馆,整个清云市现在只有这一家五星级酒,用来专门接待上级领导和举办大型会议所用。
  叶平宇来到清云宾馆门前,金永南急忙下去给他开车,然后吴平均和李春林二人便是小跑着来到他的车前进行迎接。
  叶平宇走出小轿车,与吴平均和李春林两人握了握手,然后便是往宾馆里面走去,好多的宾馆服务人员列队站在那里迎接他。
  看到吴平均和李春林二人弄得非常排场,他的眉头不禁又是一皱,但是没有讲什么,当着大家的面,他不好批评吴平均和李春林二人,但是他回去以后,一定要制定一个省委省政府以及各地市的接待规定,一切从简,不要搞得这么复杂和兴师动众的,现在下面的人似乎不这么搞,就好向对不住领导似的。
  吴平均和李春林两人在前面引着路,然后借机想和叶平宇说说话,然而叶平宇却是一言不发,这让他们两人心里就没了底,猜测着是不是因为交通管制的事让叶平宇生气了,叶平宇不想理他们,但是这里是叶平宇的老家啊,对待老家人不应当是这副态度吧。
  来到专门给叶平宇安排的下塌的地方,叶平宇一走进去看就是非常的奢华,这大概是清云宾馆里头最为奢华的房间了,里面金碧辉煌的,应当是清云宾馆里面的总统套房了。
  虽然比起来大城市的总统套房还是差了一些,但是在安宁省也应当是非常不错的了,省城宁安也不过如此。
  一想到自己身为省委书记一来到下面,便是住进总统套房,别人知道了一定会有不好的观感,虽然别人也不会乱讲什么,但是上行下效,如果自己这个省委书记处处讲排场讲享受,下面的官员肯定也会讲排场讲享受,这是必然的一个事情,所以他一直很注意这些小细节,不让自己陷入一种享乐主义的泥潭。

  现在清云市又将他安排在这里的总统套房,他怎么能这样做?叶平宇一看了看房间,便是准身对吴平均道:“平均同志,这间客房平时都是谁来入住?”
  吴平均心里以为他怀疑有人住过这里,是不是不卫生,便是说道:“叶书记,平时这里面很少人住,而且里面的东西全部消过毒了,很卫生的。”
  没想到他会这样讲,叶平宇道:“平时入住的话一晚上需要多少钱?”
  看了他一眼,吴平均急忙略低了低头道:“也不算太贵,几千块钱的事情。”
  清云宾馆与市政府的结算价是一晚上九千九百九十八元,然而吴平均一想,如果他把实价说出来的话,叶平宇肯定会不高兴的,所以便只是说几千块钱,这个价格也是安宁省一般的总统套房的价格。

  吴平均这样一讲,叶平宇问道:“几千块钱是多少钱?”
  看到叶平宇把话问到底,吴平均感到心里一悸,说道:“也就在五六千块钱上,具体价钱,我回头再具体问一下。”
  “一晚上五六千块钱,不少啊,平均同志啊,你的名字里面有平均两个字,应当知道平均这两个字的含义,我一晚上仅仅是住宿舍就要消耗掉五六千块钱,我们清云市的人均收入水平还不高啊,我怎么能住这种地方呢?整个安宁省还有着不少的困难户呢,你说我晚上住在这里,能睡得着,休息的好吗?”叶平宇一时语重心长地道,把吴平均说的有些老脸通红,吴平均年纪不小了,比叶平宇还大,现在让叶平宇把话说在脸上,他就是感觉很难为情。

  “叶书记,您看您来了,我们要招待好不是,事先市委办的同志也向我请示了,您一来,我们这里最好的住宿条件就是这里了,所以便是让您居住在了这里,您看……”吴平均只好解释了一下说道。
  听到吴平均这样讲,叶平宇看了看他说道:“你们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客人来了,总想要他们住的好一点,吃的好一点,出门要有警车开道,到哪里都要有跟随,但是这是我们的一种陋习,陋习不好改啊,但是总要有人去改,我想既然要改,就要从我改起,因为我是省委书记,我怎么做,大家都会看着我,你们说是不是?我刚刚来到安宁省,清云市又是我的老家,我在别的地方不好改,那就从我的老家改起,平均同志,春林同志,你们两人说对不对?”

  日期:2017-04-05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