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0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永新追问:“怎么回事?这么点事也办不好,还至于让人举报,还至于摆到市政府会议上来?”
  “主要是……主要是主管领导没批。”赵顺结结巴巴的说,显的很是害怕,“按照程序,局里在审批后,都会定期成批报到市里主管领导处,主管领导审批后,才能发证。”
  众人都听出来了,赵顺是告楚天齐的状呢,是说楚天齐不作为。人们都知道,赵顺是管丽颖的人,也听说了管丽颖和楚天齐的不睦,还听说了赵顺不鸟楚天齐。现在看来,果然如此,管丽颖和赵顺分明是要联手向楚天齐发难了。
  一个是市委常委副市长,一个是副市长加土地局局长,而且还是在市政府发展会议上,还是在市长和众多官员在场情况下,这还真有看点。人们不禁兴趣大增,都把目光投向楚天齐,都想看看这个小年轻如何应对眼前局面,也想看看双方战况的激烈程序,尤其想看到最终的战斗结果。
  面对人们的关注目光,面对人们的兴奋表情,楚天齐进行了微笑回应,但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楚副市长,说说怎么回事?”王永新点了名,不过语气并不严厉。然后对着管丽颖说,“把投诉信给楚副市长。”
  管丽颖微微一笑,刻意把几张纸捋了捋,然后颇有深意的递了过去:“楚市长,给。没想到是这么回事,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也无所谓。”楚天齐也笑着,接过了那些纸张。
  拿着几张纸,楚天齐翻了翻,说:“市长,本来我打算私下找一下赵局长,既然他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您又让我汇报,那我就做一下说明。”说着,楚天齐从笔记本封皮套里,拿过一页纸打开,“我手里这份文件,是土地局报的关于采矿权的批复申请。这份申请上一共八家企业,投诉信也一共八份,申请和投诉信上的采矿企业名称完全一致。我要申明的是,我是从九月十五日分管城建、国土等部门,到现在仅三周。接到土地局的文件是在九月二十六日,扣去七天长假和两天周末,到今天也仅五个工作日,赵局长所谓的两个多月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市长,我能问赵局长几个问题吗?”

  “问吧。”说着,王永新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
  楚天齐看向赵顺:“赵局长,请问,核发采矿许可证,除了审核企业必备的资格手续外,是不是还需要审核企业的安全生产保障能力、环境保护措施?”
  “那当然,这么浅显的常识,每一个地矿工作者都十分清楚。”赵顺语露不屑,潜台词就是“只有你不懂”。
  楚天齐没理会对方的讥讽,而是继续问:“如果企业有这些不良记录,会影响新的采矿证办理吗?”
  赵顺稍微楞了一下,说道:“有一点影响。只要企业如实进行申报,并提供相应的保证措施,必要时企业需交纳一定的保证金,便不影响新的采矿许可证申请。我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只对事不对人,也不专门针对企业,一切按程序办。”
  “赵局长,对企业既要严格要求,但绝不能肆意冤枉,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更不能凭空捏造。”管丽颖插了话,“戴着有色眼镜看问题,也不对。”
  谁都听的出,管丽颖看似对着赵顺说,实际是在指责楚天齐,影射楚天齐有偏见。
  楚天齐没理管丽颖的搅和,而是继续按自己的思路说:“金石矿业、银利矿业等都有不同程序不良记录,可为什么还出现在这个审批名单中,你审核时看了吗?是怎么批准的?”
  “楚副市长,说话可不能凭想象,尤其更不能对企业恶意攻击,否则会让人笑话我们公务人员素质的。”赵顺的话满是讥讽。
  楚天齐继续追问:“我就问你,审核他们的手续时,有没有这方面的记录?”
  “好像……好几年前有过,不过已经过了需要报备期,更没必要交纳保证金了。”赵顺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没听采矿科长这么汇报。”
  “你就回答我,到底有还是没有?”楚天齐加重了语气,神色也严厉了好多,“主管副市长问你话呢。”
  主管副市长?屁。赵顺心里这么想,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他迟疑了一下,才说:“近三年没有。”
  “近三年没有?那我来说说。”楚天齐沉声道,“金石矿业在雁云市开采铁矿,持有的采矿许多证复印件上矿种为‘铁矿’,但原件却是‘钼矿’。因证件造假,金石矿业于去年七月九日被吊销开采许可证,并被取消其在雁云市采矿申请资格。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金石矿业因为安全生产,被沃原市玉赤县土地局处罚,并限期整改。去年十月二十三日,银利矿业因环境保护不力,被雁云市处罚,并限期整改。这三件事你不知道?”

  “具体是采矿科复核,我不清楚。”赵顺矢口否认。
  “既然要签字,我就要负责。我看了给我报的那堆手续中,根本没有相关记录,也没有对应的整改措施,更没有收取对方保证金的凭据。”楚天齐冷哼一声,“这种情况下,我是不敢批。你就敢批吗?”
  “我回去再核实一下,到底有没有这么回事,别是有人无中生有吧?”赵顺依然嘴硬。
  管丽颖跟着说话:“无中生有就不好了。会后你俩好好对对。”
  楚天齐根本不搭理管丽颖,而是对着赵顺说:“赵局长,如果有复印件和照片,你还说这是无中生有吗?”
  “这……”赵顺一时语结。
  楚天齐伸手从笔记本封皮套拿出几样东西,正是照片和复件。他没有给赵顺,而是递给了王永新:“市长您看,这几张是处罚单复印件,照片是对应的原件。”
  王永新身子离开椅背,接过了照片和纸张。
  楚天齐再次转向赵顺,语气异常严厉:“赵顺,你不但不细心审核,还百般抵赖。本来我已经让段子超捎话给你,打算当面告诉你这些问题,可你到现在也没去,只到今天开会,我才第一次见到你赵局长尊容。更过分的是,你不但没有认真履行采矿审核权利,还打断市长主持的重要会议,无故指责主管领导,混淆黑白。这就是你这个土地局长所谓的原则?你对会议主持者的尊重在哪?对所有领导和参会者的尊重在哪?”

  “我……”赵顺脸色难看,一时语结。
  管丽颖插了话:“楚市长,你不能上纲上限吧。即使如你所说,那也不代表……”
  “啪。”王永新一掌击在桌子上,“赵顺,你什么素质,你就是这种工作态度?就是这种政治素养?懂不懂尊重?我真怀疑,你是否还胜任这项工作。”
  市长的话虽然没几句,但句句都有份量,尤其“是否胜任”更是要命。赵顺岂能听不懂?顿时脸色发绿,低下头去,连大气也不敢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