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6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老黑要见他,他不能输了气势,他要见老黑,也不该躲着藏着。
  可是,谢衍生怎么知道老黑请客呢?
  也没有问这么多。
  老黑坐下去后就对众人说:“今天来的都是客,大家也都认识,不必客套,尤其是我们也看到了这里的贵客。”
  他嘴上说着,却丝毫没有介绍谢衍生的意思。
  只是就算他不介绍,周围几个人都是看着谢衍生的,那个神情都是知道的,但是都看出来老黑故意的冷漠。
  谢衍生一圈扫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的慵懒。
  他甚至没有去辩解或者给自己找个存在感,仍是坐着,回头瞥了一眼老黑。
  我在旁边看着,眨了眨眼睛。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是安静,这安静叫人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尤其是我看到老铁跟顾城两个人。都在瞄着谢衍生跟老黑,来来回回,等着个说法。

  最先耗不住的,是老黑身侧一个男人,他这时候拿了烟出来。最先发的就是老黑。
  老黑脸色不太好看,一手打翻他。
  他也不知道做错什么了,又去给谢衍生,谢衍生连瞧都没有瞧他一眼。
  他变得手足无措。

  老黑这时候憋不住了似的,对外面说:“跟服务生说。走菜了。”
  坐在门前的人赶忙出去吩咐。
  谢衍生索性插着胳膊,一副听不听都无所谓的样子。
  老黑坐下去又说:“谢总可是个大人物,经常听说,却无缘见面,今天头一次见你。原来长得也就这样,没有传说中那么锋利。”
  老黑说话带点刺,赤露露的挑衅。
  “哦?”谢衍生眯起眼来,瞧着他。
  老黑哈哈笑起来,“谢总,您这一句话不说,气势不小,我老黑果然还是略逊一筹啊!”
  这个老黑并不黑,长相带点五大三粗,但又不是那么有气魄,只能说带着点贵气,又有点像暴发户。
  谢衍生斜了斜嘴。
  整场戏,我只看出了老黑身侧男人的坐不住和老黑的故意挑衅,而谢衍生不管对方说什么,都是安静。
  这安静叫人看不懂。
  许久,谢衍生终于侧了侧身,看了老黑一眼,拍了拍他的肩,然后站了起来,对我说:“走吧。这顿饭吃不吃也无所谓。”
  老黑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些,甚至变成了酱紫色。
  谢衍生临走的时候又拍了拍老黑的肩,“你不是真正的主人。我知道他迟早会来见我。”
  一句话结束,不等老黑再来问,谢衍生已经走出了包间的门。
  我跟在身后。满脸的雾水。
  谁,谁会去见他?
  出门之后,我们直奔前面大厅去了。
  场子里面此时全都是人,温热无比。

  谢衍生这时候气势才收敛了下去,一手搂住我的腰。“来来,我瞧瞧,带着我的小福星,今天能赢多少。”
  见他起劲,我也全然没有再去问刚刚老黑的事情。
  我两人换了筹码。就就围着一个桌子坐了下去,看了一眼桌面上都是牌,我不懂规则,谢衍生坐下去,就被发了两张牌。
  第一局,就赢了。
  也是走运到了极致,我两人在桌子上连赢了三局。
  我们很快就翻倍的拿了筹码。
  谢衍生说一个桌子上赢三次就走人,这是他的原则。
  我们换了下一个桌子,仍是连赢三次。

  谢衍生回头亲了亲我的额头,“诶呦,今天运气不错,果然带着媳妇就是不一样。”
  整个场子下来,我们没输过。
  我本来也挺高兴的,可是瞧着增多的筹码,后面都要跟着个小妞端着。我就觉得不太对了。
  我记得谢衍生说过,没有巧合。

  他一手搂着我,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嘴里跟我叫宝贝,看起来完全没个正行,可是他眼睛似乎一直在找。
  我不知道他找什么,只知道他在找,一处都没有放过。
  跟在他身后,我企图循着他的眼睛的方向找出点线索,结果徒劳无功。
  最后,他到休息的桌子上,将筹码随手丢在那边。
  他脸上全都是安静。
  小妞问还有没有什么服务了,谢衍生给她扔了两个筹码,她屁颠屁颠的走了。
  我这时候才开口问他,“阿生,你在找人?”
  他点头。

  他从旁边随手抽出一根雪茄,夹着也不点燃。
  然后他跟我说:“景文,你之前说你见到过面具男,几次,都在哪?”
  我想了想。将之前的事情跟他说了个大概。
  他额头的青筋略微跳了跳,继而又恢复了平静。
  他指着远处男男女女,跟我说:“你从来没觉得有一个人跟着我们,气场低到压制?”
  我摇头,这倒是真没有。
  谢衍生点点头。
  一时间气氛特别不一样。
  谢衍生眼里有一丝迷惑。

  我推了推他,笑了起来,“阿生,到底怎么了,你今天特别奇怪。而且今天这里也很奇怪,像是特别为我们准备似的。你竟然知道老黑要请客。而且知道今天一定会赢。”
  谢衍生斜了斜嘴,又是那种痞痞的坏笑,“有些事情,大概想想就知道了。更何况我来之前已经调查过几次了,老黑经常来。经常请客,所以晚上一有人张罗我就估计是他。”
  我问他,“为什么说他不是主人?”
  谢衍生摇头,“气场不对。老黑虽然看起来有些本事的样子,但是他贵气不足,说话不像是经过世面的。大老板犯不着那么跟我较劲。商战中,如果对方有本事,是同行,很多时候表现的都是很和睦。没谁挑破那张纸。”
  我点头,这倒是。
  谢衍生捏了捏我的手,对这周围说:“我现在完全想不到,是谁送钱给我花!这筹码一路赢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你也知道,我根本不信巧合。”
  我问他,“总不会是遇见几次那个奇怪的男人。就这样了,他是背后的始作俑者?”
  谢衍生摇头,“这种可能占三成,没有调查,我根本不能断言。”
  我哦了一声。
  谢衍生又说:“你见到面具男的时间跟我见到这个神秘人的时间,基本上没有太大的诧异,真的是同个时间段。我会叫人去调查,到底那段时间,商场里面有没有这个面具男出现。”
  他这么说,我也放心了一下。
  我跟谢衍生也没什么事了,就端着筹码去兑换。
  我本来没关注谢衍生换了多少筹码,兑换成钱,足足三十万,谢衍生说有人送了他二十五万。
  我登时就黑了脸。
  真是够了,数额不少。
  出去后,谢衍生将我还是送到了全修杰家,全修杰并不在,谢衍生在楼上沙发坐了一会。
  我端了果汁出来,他对我摆摆手,将我抱在怀里,“景文,谢恒升是不是前段时间为难过你?”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