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5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仁贵感觉自己快要抓狂了,他立即转身准备下楼,发现客厅里走来两个熟悉的身影,不是自己的老婆和大儿子,还能有谁?
  一颗心总算是落地了,眼里的泪却不争气的流出来,他赶紧从楼梯上下来,走到儿子面前,这才多长时间啊,儿子显得憔悴又苍白。
  一把把儿子搂在怀里,贾仁贵老泪纵横,儿子,你受苦了,我一定不会轻饶了那帮家伙。
  儿子显然是因为这次的突然事件,被吓的不轻,尽管此刻就在自己的家中,自己最亲的父母就在身边,儿子却还是忍不住筛糠似的浑身抖动,一个大小伙子,被贾仁贵搂在怀里,一动也不动,低低的声音说,爸,我以后再也不出门了。
  贾仁贵感觉到儿子精神的异常,赶紧轻轻的把儿子从怀里推开,仔细看过去,儿子的眼神是受惊的小兔般,惊恐,不安,还带着些许的恐惧,这让贾仁贵有种揪心般的疼痛。
  自己这儿子从小老实巴交,老婆一手带大的情况下,儿子的秉性随母亲,从来在外头没跟任何人有过争端和是非,正因为了解儿子的个性,贾仁贵才会雇佣了保镖保护儿子,却没想到,防不胜防之下,还是让善良本分的宝贝儿子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老婆站在一边伸手把儿子断了一根手指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摩挲,瞧着那根断指,贾仁贵的心痛无以言表。

  男人的眼泪再次控制不住的流出来,他瞧着儿子的那根断指,怜惜的口气问儿子,疼吗?
  儿子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无法控制,对于儿子来说,那帮人砍断他手指的血腥场景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抹掉的噩梦,从小到大,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儿子,却见到了自认为人世间最残忍的一幕,竟然有同类拿起一把尖刀,毫不犹豫的砍下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钻心的疼痛被强烈的恐惧所掩盖。
  这种牲畜不如的东西,他担心他们手里的尖刀会把自己一寸寸的割裂开来,就像是对待一只动物一样,皮和肉是分开的,手和脚也是分开的,自己的身体将会在这把尖刀的切割下,变成一个个软组织。
  儿子是被放回来了,可是心理受到严重伤害的儿子,却让贾仁贵看了更加心痛。

  老婆抽噎着对贾仁贵说,我刚才领着儿子去看了医生,医生说,儿子的伤口快要结疤了,这断指是再也不可能接上了。
  老婆说着忍不住哭起来。
  儿子瞧着母亲伤心的模样,眼泪也扑簌簌的往下掉,贾仁贵想起自己的小儿子,五千万换了大儿子一条命回来,小儿子还需要再打五千万过去才行呢。
  男人是理智的,轻轻的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后,他嘱咐儿子说,在家里好好的呆几天,心情好了再去上班,我会帮你找两个更好的保镖,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那帮人迟早也是要遭到报应的。
  儿子轻轻的点头,以前不管父亲对他说什么,他都会轻轻的点头,这一点跟他的母亲几乎没什么差别。

  贾仁贵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陌生的号码,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绑匪要求付款的电话又来了。
  贾仁贵不想因为这个电话刺激到自己刚刚情绪平复下来的儿子,转身拎着手机和公文包出门。
  大门口,贾仁贵按下了手机接听键。
  绑匪的声音说,贾书记,你的大儿子已经看到了吧?小儿子的钱也该转账过来了吧?

  贾仁贵问道,还是同样的账户吗?
  绑匪说,是的。
  贾仁贵立即挂断了电话,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有银行,这两天自己是银行卡一直随身带着的,他立即让司机赶紧开车,他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去转账,让小儿子能尽早安全回家。
  贾仁贵是个贪财的主,可是在儿子的性命攸关大事面前,付出再多的金钱也无所谓,钱没有了,可以再想办法弄,可是儿子若是没有了,自己这样的年纪,想要再有只怕已经不可能了。
  绑匪是信守承诺的,贾仁贵转账后不到半小时就接到小老婆的电话,说是现在已经回到家里,让贾仁贵抽空去看看娘俩。
  贾仁贵问道,你和孩子都没受到什么虐待吧?
  小老婆说,虐待倒是没有?就是吓的不轻,儿子还小,不知道什么是怕,跟那帮人相处几天,并不知就里,还以为只是外出玩一圈又回来了。

  贾仁贵听见电话背景里小儿子正在嘴里嘟嘟嘟的忙着开玩具汽车的声音,心里总算是放心里不少,只要小儿子没像大儿子那样心理上受到刺激,自己也就心安了。
  贾仁贵说,我现在有事,稍晚些回去,你这两天哪里也别去,就在家里呆着,我自有安排。
  小老婆赶紧应声答应下来,尽管小老婆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和儿子会被绑架,也不清楚到底贾仁贵用了什么办法才把俩个人救出来,从贾仁贵说话的语气里,小老婆能感觉到,贾仁贵因为这件事所承受的沉重压力。
  小老婆一向是善解人意的,即便是遭遇了如此大的变故,依旧如此。小老婆是大汉的亲妹妹,却也是贾仁贵手下一个马子的侄女,那个马子是贾仁贵当时的一个女下属,为了能够仕途发展,主动把身体献给了贾仁贵。
  这个女下属,当时为了生活的方便,就把刚毕业的侄女放到家里,帮助做家务,那个女下属让侄女叫贾仁贵是姨夫,这样是掩饰自己和贾仁贵之间的秦人的关系。
  一次,贾仁贵到马子那儿,马子不在,正好小老婆在那儿,看到贾仁贵问:“姨夫,姨妈没有回来吗?你晚饭吃了吗?”

  贾仁贵说:“刚才电话说,有点事情不回来呢,这不,晚上就成了我一个人了,凑合着吃了点饭!”
  女人抬眼看了一眼厨房和餐厅,还有贾仁贵吃剩下的剩菜饭碗,都没有洗,贾仁贵好歹也是自己的姨夫,还是县委书记,想到这里就把外面紫色的上衣脱掉,只穿着一件藕荷色的贴身小秋衣,站起来,走到了厨房里,就收拾起贾仁贵吃剩下的锅碗瓢盆。
  女人专心致志的刷碗,没有察觉到贾仁贵就在她的后面。贾仁贵越看,心里越喜欢。他强压心中,咽了一口液,刚要回身,那个小女人低头去找清洁剂,上半身衣服就脱离了下半身衣服,中间就空出了小蛮腰,向上看,皮肤白哲,而富有弹性,向下看,一道清晰的股沟已经显现。
  贾仁贵忍不住了,男人的欲望总是在刹那间爆发,他伸出手就摸了一下那个小女人的小蛮腰。手感润滑,就像摸到了杭州进贡的绝佳丝绸一样。那个小女人的身于一动,头也没有回,说了句:“姨夫!干嘛呢!

  贾仁贵呆了一下,说:“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那个小女人缓漫的站起来,继续想刷碗,赤阵大强猛然张开手就抱过来,一把就环住那个小女人的腰部,呢喃说:“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就成全我一次吧!”
  日期:2017-08-0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