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万种的野玫瑰》
第751节

作者: 夜班代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昌文尽量将自己说得可怜一点,以搏安宁的同情,万一安宁的同情心泛滥,就放过马昌文了呢?
  毕竟马昌文还是不愿意错过这个给安家当狗的机会。
  然而安宁根本就不吃马昌文这一套。眼睛眯了下来,看着马昌文开口说道:“我是来让你道歉,道歉所要承受的后果你是承受不了的吗?你以为道歉就是一两句话就完事儿了?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果子吃?”
  马昌文不由得一愣。然后便赶紧对着安宁说道:“小姐,我道歉了啊,只是他们实在是太过分……”
  “过分?”安宁冷笑。

  “你做的事情就不过分了?人家要打要骂你得接着,这才是道歉,要不我让安言过来教教你该怎么道歉?”
  马昌文吓得一脸惨白,要是让安言过来。那么马昌文就不用道歉了,估计下场还要惨得多。
  “别别别,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马昌文赶紧点头说道。
  看着马昌文突然变样,这让班上的大部分同学都目瞪口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怎么这个校董。在安宁面前就跟一个下属一般?
  安宁又是什么身份?
  前排有几个好心的同学就跟安宁打眼色,并且询问安宁这个人是不是校董。

  7刚才同学们用瓶子扔到一半,马昌文突然冒出一句他是校董,把众人给吓了一跳,愣在原地都不敢动弹了。
  开玩笑!
  哪有一个班的学生一起殴打校董的?
  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现在安宁上来就是一顿对马昌文的教训,很显然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安宁应该是知道这个马昌文的具体身份的,所以便有人提出了这样的一个疑问。
  “校董么?”安宁笑了笑。
  “是的,他确实是这个学校的校董。”
  嘶!
  众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一脸惊愕的看着台上的安宁,又看了看马昌文。

  连安宁都这样说了,这是不是就代表着马昌文确实是校董?
  而咱们班上的学生,刚才全在殴打校董?
  乖乖!
  这尼玛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要是这个校董一生气一上火,到时候召开校董会,将咱们班上的所有学生都给开除了,那么咱们班岂不是就成为了咱们学校的一个史无前例的大笑话了?

  人家可是有这个权力的!
  看着众人的表情,安宁似乎看出来了大家心中所想一般,再次笑了笑对着众人开口说道:“不过……这只是以前,应该说是十分钟之前,他还是校董。现在,不是了!”
  现在不是了?
  同学们听到安宁的话,纷纷面面相觑,暂时还没有搞明白安宁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
  难道……安宁还能决定一个校董的去留吗?
  我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消息也太劲爆了吧?
  “安宁这是啥意思啊?这货到底是不是校董?”
  “听安宁这意思,好像是说这个家伙现在已经不是流弊哄哄的校董身份了。”
  “那也就是说……我们还能再继续打吗?”
  “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扔他啊!这家伙敢侮辱韩老师,简直是找死!”

  “打啊!”
  经过众人的纷纷议论,刹那之间,又是一堆瓶子如同狂风骤雨般的攻势朝着马昌文身上砸了过去。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这些个瓶子。
  安宁为了避免误伤,早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马昌文再一次接受到了众人新一番的‘凌虐’。
  只是不同的是,之前的马昌文被打了几下之后就怒吼威胁同学们,现在安宁在场,马昌文还真没这个胆子。只能默默承受着。
  要不然安宁真的将她哥哥安言叫过来亲身示范应该如何道歉,那么马昌文岂不是就死定了?

  看着马昌文这个样子呢,我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
  倒不是说看到马昌文被打成这个样子我心中不爽。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人渣,混到个校董的位置竟然想以权压人来威胁员工,这样的人渣被打死都不过分。
  我心中不悦的是,安宁这一招玩得挺不错的啊。
  安宁将马昌文推出来让同学们解气,刚才同学们本来就被马昌文的‘校董言论’给吓着了,现在安宁突然出现将马昌文给批得一无是处,并且告诉同学们现在的马昌文已经不是校董了,尽情的凌虐便是。
  这肯定让同学们心中解气的同时,对安宁也充满了感激,以后安宁在学校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估计得享受到和韩紫琳在咱们班上同等级的待遇吧?
  安宁这样做,完全就是为了收买人心!

  怪不得安家能够如此放心的让安宁一个人进军安宁市来着手这个新能源项目呢,安宁在一些为人处世方面确实有些本事。
  这也能够看得出来,以前安宁那纯真的模样完全是在我面前装出来的,这才是安宁的真正面目。充满了心机手段才是真正的安宁!
  不过想想我也就释然了,安宁出生在豪门之中,在这样的家族里面生活。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最寻常的生活本领吧?安宁肯定是从小就学习的。
  只是安宁用这个手段骗了我两年,这让我心中非常不爽。
  现在见识到了安宁手段之一,这让我很想找一个地方大醉一场。
  当然,我表面上并没有露出太多的表情,因为此时的安宁时不时的要将目光朝我这边看来,这完全不符合平时安宁对我的态度。
  要知道安宁来到咱们班上之后,对我几乎每次都是采取无视的态度。

  刚开始安宁还会无形之中跟我争着什么,不过最后也渐渐的失去了那份兴致。
  现在安宁时不时的看向我,我想我能够明白安宁这是什么意思。
  安宁之前就已经发现了我这是在使用激将法,想让安宁出面摆平这件事情。
  此时安宁已经摆平了这件事情,她看向我的时候肯定是想要看看我是什么表情吧?
  如果我表现得太沮丧的话,岂不是让安宁小看了?

  我已经被安宁彻底小看并且侮辱过一次,以后的生活中绝对不允许再次出现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不能在我与安宁的较量之下处于下风,要不然我这一辈子还真没办法在安宁面前抬起头来,更遑论什么站在高处狠狠的扇安宁的耳光?
  这么想着呢。我脸上再次恢复了笑意,丝毫不畏惧的安宁投来的目光对视着,甚至还很友好的对着安宁笑了笑。
  也不知道安宁想到了什么。估计是对我这样的表现不满意,没有看到她想要看到的表情吧?安宁在与我对视之后呢,脸色就有些微微难看。

  我心中冷笑。我可不是当年的那个蠢萌了,被安宁伤过一次的我要是还是在安宁手里面接连吃亏的话,那我直接去死不是更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够了气。还是手中已经没有多余的瓶子了,同学们都纷纷住了手。
  而此时的马昌文已经变得狼狈无比,原本被马昌文输得一丝不乱的头发现在变得凌乱不堪,身上倒是没有出现什么多余的伤口,毕竟那些矿泉水瓶子都是空的,砸到人身上并不会在造成多大的伤害。
  不过这也让马昌文够呛。谁让马昌文自己作孽呢?
  这谁也怪不了,只能怪他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