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309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惊讶的说:“你?你是芊芊的爸爸?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微笑着反问。
  “你今年有多大,不会超过三十岁吧!你怎么可能是芊芊的爸爸!”
  不光是这个女人,她身边的女儿也惊讶的张开了嘴。
  “呵呵,芊芊的妈妈特别有魅力,她深深的吸引了我,所以我们两个就在一起了,现在我们一家三口生活的很幸福,怎么,你有意见?”
  我斜斜挑起眉,看着那中年妇女,嘴角微翘的说。
  那中年妇女的脸色一僵,愣了几秒钟之后,她不屑的撇了撇嘴,说:“我看你是刚毕业的学生吧,现在干什么工作啊?我听说现在的有些学生啊,就是好高骛远,基层工作不想去,太好的又找不着,只能天天的闲逛,你应该不是这种吧。”
  “呵呵,我确实是刚毕业,不过也算是有个工作,对付着混日子呗!”

  这女人一听我这话,立刻又来劲了,她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说:“那你现在在哪里高就啊,我们家小璐跟你们家芊芊是好朋友,咱们两家也可以多亲近亲近...我老公是派出所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他帮忙...”
  “妈!”婴儿肥的小路抓着她妈妈的手,皱着眉喊。
  那中年妇女将小路的手甩开,依然微笑的看我,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挑衅。
  “呵呵。”我笑了笑,说:“原来大哥是派出所的啊,那如果没事的话,倒是可以交流交流...对了,还没跟你介绍,我是安水女监的,刚从云州警官大毕业,我们学校在青州公丨安丨厅的也不少,到时候可以一块介绍出来跟大哥吃个饭什么的。”
  我这话一出,这女人的表情又楞了。

  既然她老公是公丨安丨系统的,那她想必一定听说过云州警官大的名头,这个学校毕业的学生,基本上全都被各个地方内招走了,差一点的也是进市级的公丨安丨局,只要稍微差不多的都是进省厅,能够去派出所的...那估计就是在学校什么也不学,纯混了四年那种...
  别看我去的安水女监说起来挺不起眼,其实安水女监全国女监中的地位,差不多就相当于燕城监狱在男监中的地位,级别都是要比同级的监狱高半级的。
  所以张监的配置应该是副厅,比安水的县委书记还要高半级,更别说一个公丨安丨系统了。
  安水县的公丨安丨局长,最多也不过就是个副处级而已。
  就这种副处级,在安水监狱是上两位数的...
  更何况,她老公还只不过是一个派出所的民警而已...
  女人看着我的眼神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她眼神闪了闪,嘴角扯出了一丝僵硬的微笑,随后将头转了过去,不再理会我。
  我微微一笑,也转过了头。
  芊芊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凑到了我的耳边,小声说:“爸爸,干得好!”
  我翘了翘嘴角,没有说什么。
  又坐了一会儿,班级里面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几乎全部的家长都过来给学生开家长会了,除了其中的一个。
  这是一个男生,他长得挺朴实的,身上穿了一件普通的校服。
  让我注意的是,他的校服已经洗的发白了,而且在裤子的边上,都磨出了些微的破损。
  一看这孩子家庭条件就不是太好,不过他的校服倒是洗的干干净净,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坐姿也是一丝不苟。
  只不过,整个教室里面,只有他自己,是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的,身边没有任何人的陪伴。
  这孩子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可如果自己看的话,还是可以在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一丝落寞。
  “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我看着芊芊,轻声问。
  芊芊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他叫林文君,听说父母都已经过世了,现在是他奶奶养着他,他学习挺不错的,就是平常不太跟同学们在一起玩儿,因为经常要回家帮着干活。”
  “哦...”我点了点头,不自觉的又看了那孩子两眼。
  看着他,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同样是洗的发白的校服,同样倔强的眼神。
  区别就在于,当时的我,身边又秦澜的陪伴。
  稍坐一会儿,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她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的眼睛,看起来很是文静。
  芊芊小声的对我介绍说:“这个是我的班主任。”
  “哦。”我点了点头,说:“你的班任很年轻啊。”
  “嗯,她也是刚毕业没多久,第一次当班任就是带我们,她对我挺好的。”
  “恩恩。”我点了点头,看着那个脸蛋好像红苹果一样的老师。

  她走上了讲台,看着低下乌泱泱的一大片人,脸上似乎流露出了一丝紧张。
  她轻轻笑了起来,苹果一般的脸颊微微鼓了起来,看起来很是可爱。
  “同学们好,各位家长辛苦了。”老师先点头示意。
  “首先对各位家长在百忙之中能够抽出时间,过来参加家长会表示感谢。”

  话音刚落,周围的家长门配合的鼓起了掌。
  这苹果脸老师刚开始说的时候还有点紧张,过了一会儿就挥发自如了起来,说开了之后,她竟然开始刹不住闸了,活活的扯了将近二十分钟。
  我无奈的看了芊芊一眼,说:“你们这老师挺能说的啊。”
  芊芊无奈的笑了笑,说:“她平时就这样,一说就说将近一堂课。”
  一直白话了将近半个小时,老师才满足的闭上了嘴,她喘了口气,拿起桌子上的杯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接着说:“接下来,我对这次段考的成绩做一下小总结。”
  一说到成绩的问题,芊芊立刻紧张了起来。
  我明白,她是因为想要证明给我看,这段时间她并没有偷懒,所以才紧张。
  我安抚的在芊芊细嫩的手掌上拍了拍,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芊芊回了我一个甜甜的笑容,如阳光一般明艳。
  “哎,小路啊,你这次考的怎么样啊?”我旁边的中年妇女突然微微提高了嗓音,问自己的女儿。
  小路刚才一直在神游,都快睡着了,一听到妈妈问自己话,立刻回过味来,下意识的答到:“还可以吧,应该可以进前十。”
  “前十?”她妈妈立刻皱起了眉,说:“前十你就敢说还可以?我告诉你,前十就是最低标准了,你要是不进前十,这书还读来干嘛!”
  她明着是对小路说,其实她的眼神一直似有似无的在看我们,带着一丝挑衅。
  “要是前十都进不去,干脆回家种地去算了!还上什么学啊!”
  这中年妇女斜挑着眉眼说。
  小路都快急哭了,她摇晃着她母亲的胳膊,焦急的说:“妈你就别说了!”
  在说她妈妈的同时,她的眼睛一直在瞥芊芊的方向,显然,她也听出了自己妈妈在针对谁。

  “哎呦你这败家闺女,妈说你几句怎么了,你是从我肚子里面爬出来的,教训你几句都不行?”
  中年妇女横眉瞪眼的说。
  “老师还在上面说话呢,你就少说几句吧!”小路扁着嘴说。
  “嘁!”她妈妈哼了哼,还是闭上了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