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6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的话刚刚落地,头顶上传来了一阵叹息的声音,随后刚才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原来你们都是方士,那么我们也算是半个同门了……”
  说话的时候,窟窿下面轻飘飘的下来了一个人影。正是那个说话分不清男女的无须白发老人,老人落地之后,对着石棺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对着石棺周围这几个人行了半礼,随后说道:“故人之徒见过几位先生。因在下师尊也是几位先生在方士一门的故人,顾请恕在下不能施以大礼……”
  老人说话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还在翻着手里的书简。小任叁指着石碑上面的字正在对着百无求讲解落款处的几个字:“看到了没有,大侄子,下面这几个字写着立书之人徐福。这个就是他臭显摆了,别说你,就连我们人参都看不惯,在人家的坟头上写着自己的名字。这个算怎么回事?听说过有占房子的,谁听说过有占坟头的……”
  四个人分成两波各干各的,就是没人理会窟窿下面的老人。一时之间,这个无须的白发老人显得尴尬,当下,这人干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次是因为小徒中行说得罪了几位先生,稍后我一定重重责罚他。不过刚才再次无意中听到了徐福大方师的名讳。正巧家师也知道一些徐福大方师的近况。如果各位可以稍等一下的话,家师马上就到,到时候几位可以向家师询问徐福大方师的近况。”

  有了术法之后的归不归除了席应真和远在海外的徐福之外,谁也不惧。当下老家伙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对着无须老人说道:“方士一门的故友?你怎么知道老人家我在方士一门还有朋友的?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老人家在方士宗门当中朋友没有几个,债主倒是一大堆。你的师尊是谁现在就说出来,看看是老人家我的朋友还是债主。是朋友还好说,要是债主的话那就有点麻烦了。反正也不欠也欠了,索性老人家我再欠他一个弟子……”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手里用来装模作样的书简丢到了一边。顿了一下之后,冲着无须老人继续说道:“我老人家最近得到了一门法卷。里面记录了用活人栽培跗骨之蛆的方法。这要找一个懂点术法的人,你来做就最好了。”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紧紧盯着无须老人脸上的表情。就见归不归说到跗骨之蛆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吓得煞白,虽然无须老人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不过这个转瞬之间的变化还是没有逃出归不归的眼睛。
  无须老人表情的变化在归不归的意料之中,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先是回头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他继续对着无须老人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了,你是问天楼主姬牢的弟子,那么你是哪一位楼主的弟子?还是说你自己都分不出来他们谁是谁……”跗骨之蛆是当年徐福亲自毁了问天楼之后,老家伙无意中从徐福嘴里听说的问天楼主秘技。凭着老家伙的见识竟然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术法,这跗骨之蛆八成就是两位楼主的不传之密了。知道这种术法的人,除了问天楼主本人。就是他的嫡传弟子了。

  这句话说出来,小任叁也顾不上教授百无求大篆了。小家伙‘噌!“的一声,躲到了吴勉的背后。随后露出来自己的小脑袋看着对面的无须老人,生怕那两个一摸一样的问天楼主从他的背后走出来。向比较这个小家伙,吴勉到好像没事人一样,只是用目光瞬间扫了这个人一眼。随后马上又将目光重新对准了手里的书简,感觉这卷书简要比那两位问天楼主重要得多。
  无须老人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才恢复了正常。对着归不归说道:“在归先生的眼里,可能有两位楼主。不过在我这里,却只有以为恩师。现在在下的师尊归先生已经知道了,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稍等片刻。在下的师尊到了,几位先生就可以知道徐福大方师的下落了。”
  这个时候,吴勉也将手里的书简放回到了石棺当中,随后看着这个老人。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另外一个大方师每年都要派出大量的人马去找他师尊的下落,广仁是徐福的弟子,都找不到他师尊的下落。我凭什么相信你?”
  “您不等到我师尊过来,怎么知道在下说的是真是假?”无须老人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左右不过就是几个时辰而已,见到在下的师尊,徐福大方师的下落几位自然就知道了。”

  听了无须老人的话之后,吴勉突然怪异的笑了一声,随后对着他说道:“跟你师尊去说,憋不住想要把徐福下落说出来的话。亲自找我们去说。他有本事找到我们的。”
  说完之后,吴勉将石棺的棺盖扣上,随后竟然将这个千八百斤重的石棺抗扛在肩上。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身边的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已经迈步出去的吴勉说道:“这么着急就走啊,老人家我还有一笔帐没有和这个没有胡子的娃娃算清楚。刚才把我老人家吓得钻进沙堆里面。弄的现在裤衩里面都是沙子,磨的屁股火辣辣的。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对!还有老子的帐也要一起算了!”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本来还蹲在地上看热闹的百无求瞬间窜了起来。他冲着无须老人大声吼道:“还有老子!刚才吓得没有尿出来。那是老子的身体好。要是我们家老家伙的体格,能一直尿到现在!说吧,吓唬老子这件事又怎么算!他奶奶的,老子这样的妖你们都敢欺负,还有天理吗?”
  这时候,最喜欢跟着乱的小任叁也忍不住趴在百无求身上。小家伙指着无须老人的鼻子,对着他喊道:“对!还有我们人参!我们人参正在发育,要是以后尿尿不利索了、分叉了又怎么算!连人参都欺负,还有人性吗!”
  这个时候,无须老人的脸色已经煞白,看着面前这几个他谁也惹不起的人,他的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这些多年,他奉了自己师尊的命令,一直在幕后做一些鬼鬼祟祟的事情。冷不丁让无须老人突然冒出来冲到幕前。他是一万个不适应。不过在这里拦住他们这几个人是自己师尊给的底线,其实他算错了一步,如果他不是那么着急下来的话。起码吴勉要守在这里,知道看完了这些书简之后,才会上去。算这个时间,差不多最少也要个一年半载……

  不过无须老人好歹也是玩弄了一辈子诡计的人,当下他后退了几步,随后苦着脸对归不归几个人说道:“在下惹恼了几位,现在愿受几位先生的责罚。只希望看在半个同门的面子上……”
  “拖延时间……”吴勉一句话点破了无须老人的心思,不过这个白发男人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还举着石棺站在原地。
  “原来你在等着这个……”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一句话说完之后,对着无须老人挥了挥手。就见这个老人的脸颊突然出现了一道两寸来长的口子,鲜血瞬间流淌了下来。感觉到自己受伤之后,无须老人的脸上突然显露出来一种无比惊恐的表情。
  日期:2015-08-10 06:4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