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6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凉亭被白色的沙曼围绕,布置的美轮美奂,好似编织着众人的梦想。
  更何况这里面站着的一对人,郎才女貌,女才郎貌,从哪里看,都叫人艳羡。
  牧师走到中央来。宣读了一些誓言,与结婚的誓言完全不同,然后问是否同意订婚。
  我已经捏着酒杯走到了凉亭的旁边。
  而我奇怪的是,张碧春没有出现。甚至谢衍生的爸爸谢冯生也不在。

  我的确很想上去一顿撕逼,可是我总觉得有什么在暗示我,先不要出手。
  牧师询问谢衍生,是否愿意跟秦璐璐订婚。为结婚做准备。
  最先问的是谢衍生。
  谢衍生并没有回答。
  只是这一刻的沉默,我就瞥见了跟我对立位置一个女人急匆匆插到了人群中。
  她手里捏着酒杯,大步朝凉亭走过去。
  牧师这时候又问一句,“谢衍生先生。您是否愿意与眼前漂亮的秦璐璐小姐订婚,定下终身,不久将来成为妻子?”

  我本能的想说不愿意,结果对面那个捏着酒杯的女人先我一步。
  “他不愿意!”
  一声高呼。
  我看着她的脸。好久好久,终于认出来了。
  这个女人,正是我刚刚朝思暮想的徐培培。

  我就要替她鼓掌了,她真是牛气啊。竟然完全代替了我的位置,将我要说的话传达了出来。
  所有人都惊诧的朝她望过去。
  尤其是秦璐璐,满眼都是不相信。
  “这个订婚,我不同意!阿生跟我之前也有过婚约。她秦璐璐是破坏我们的小三!”徐培培一字一顿说的铿锵有力。

  当时场子就爆炸了。
  我瞧见不远处梅俊贤笑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徐培培根本不管大家在讨论什么,大步走到凉亭上面,一个酒杯的酒全甩到了秦璐璐脸上,“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时候记者一下子全给拍下来了。

  我则站在那边目瞪口呆。
  徐培培泼妇一样,泼了一脸酒还不死心,一手抓住秦璐璐的头发就将她从台上拖了下去。
  秦璐璐本来就穿着稍微笨重的婚纱,根本不是徐培培的对手。被她拖下去摁在地上,就彻底翻不了身了。
  徐培培更是心狠,上手就开始挠。
  不是扇,是挠。
  只是两个来回,秦璐璐的脸上就出了手指甲的印记,十分的显眼。
  记者对着两个人拍的那叫一个起劲,还不停追问徐培培跟秦璐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闹事。如何如何。
  我看的别提多解恨了。
  我突然觉得有人在看我,就抬头看了一眼,一抬头,看到凉亭中央的谢衍生。正对着我笑。
  笑的十分邪恶。

  我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突然明白过来,这一出戏,是谢衍生安排的。
  他故意找来的徐培培。故意将徐培培放进来,故意让记者先到位。
  徐培培的泼辣我也是见识过的,对上秦璐璐还真是绝佳的选择。
  场面混乱到了极致。
  而这时候,张碧春才慌慌张张的赶过来。
  吩咐人将秦璐璐跟徐培培拉开,不要再打了。
  张碧春明显两个人都不想得罪的样子,同时安抚,更好笑的是,徐培培还质问张碧春为什么同意秦璐璐,怎么能这样!

  张碧春脸色并不好看,耐着性子跟徐培培说不要乱来了,已经这么混乱了。
  记者还要追问,却被张碧春撵走了。
  秦璐璐脸色明显的伤痕,看的十分揪心,她哭得梨花带雨,全然没了刚刚高贵的气质。
  谢衍生缓缓走下去,瞥了两人一眼,十分无奈的说:“这还如何订婚?总不能两个都要。”

  张碧春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谢衍生一眼,谢衍生像是没看到似的,插着口袋就走了。
  我手机收到一条微信,“还等什么,庆功去。”
  我从正门出去,朝右手边走了挺远一段距离,才看到斜倚着树干站着的谢衍生。
  他斜着脸,瞧我过来,嘴角扬了扬,那个样子别提多坏了。
  我忍不住大步朝他走过去,整个人都兴奋的不行。
  “你早有准备?”我过去就问他。
  他一脸骄傲,“你说呢?”
  “你不怕我到时候一激动,先徐培培说话?”我忍不住笑。
  “我知道你不会,看到记者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了吧?”谢衍生一脸看穿我的样子。
  我笑了,“这么得意。你安排的好局!”
  谢衍生拉着我的手,“走吧,叫我妈慢慢处理残局去。”
  我跟在他身后,说不出的安心。
  这一壶可是够张碧春吃的了。
  我跟着谢衍生上了他的车。外面就追出来几个人,明显是找谢衍生的,谢衍生踩了油门就跑了。

  这几个人在车后面看着十分懊恼。
  我问谢衍生是不是记者。
  他说恐怕不仅仅有记者。
  他说着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有些疑惑,但是没一会就跟我说:“还好跑得快,要不然被记者堵住了。”
  我回头瞧了一眼问他,“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谢衍生摇头,说没什么。
  车开出去挺远的了,谢衍生才松了口气。
  我没明白他怎么会突然松了口气,忍不住问他,“怎么了呢,到底是怎么了。你刚才就不太对。为什么到这里才松口气?”
  谢衍生正了正身体,跟我说:“刚才看到了个奇怪的人,很奇怪。”
  我本能的就想起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了,立即问他,“是不是一个戴面具的男人?”
  谢衍生摇摇头,“不是。就是很奇怪,他穿的一身黑,似乎在人群中低低的看着我,关注我,那个样子,总觉得他会阴魂不散的缠着我。”
  我一听有些怔,“你的意思是,看着挺正常,却好像在关注你?气场不对咯?”
  他点头,“是,而且这种感觉已经是第二次了。”
  我怔了下。“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我们要去领证的那天,我被公司急召董事会,我当时总觉得人群中有人低低的看着我,感觉很奇怪。”谢衍生回忆。
  继而他对我笑笑。“也是一种感觉,并不算啥,你别乱想。”
  我嗯了一声。
  女人往往是喜欢多想的,我问他。“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会两次都结不了婚?你这次不是也订婚不成功。”
  谢衍生瞪了我一眼,“第二次是因为我,第一次绝对是因为你。我可是知道,你已经嫁给宁远了。”
  他一说我就蔫了。继而愤愤不平,“你怎么能推卸责任呢。你又没有记起来。”
  日期:2017-08-07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