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金海抬起胳膊,在眼上抹了两下,转向“大坎肩们”,声音沙哑起来:“同志们,还楞着干什么,继续干活呀!”
  “大坎肩们”马上齐声答“是”,奔垃圾堆而去。
  “哗”,热烈的掌声响起。
  “谢谢市长,谢谢楚市长。”有人带头喊了一嗓子。

  紧接着众百姓齐声喊喝着:“谢谢市长,谢谢楚市长!”
  有人走到楚天齐面前,惭愧的说:“楚市长,我们错怪你了。”
  “小伙子,可不能这么拼命呀,你看看你的眼成什么样了?”一个老大娘眼中泪光闪闪的说着。
  王永新疑惑的看向楚天齐。
  楚天齐则向着对方微微一笑。
  “大家都楞着干什么,一块干。”王永新忽然喊喝一声,“今天不就是来干活的吗?”说着,王永新走上前去,从一名“大坎肩”手中拿过铁锹,向黑糊糊的垃圾铲去。
  市长号召力就是大,同来的二十多名身穿白半袖、藏青色西服长裤的人,都加入了劳动者行列。
  车上备用工具还真多,政府和城建的人都平均人手有了一把工具。而且车上还卸下了几袋石灰,以备清理完垃圾,进行杀菌消毒。
  楚天齐一边干着活,一边暗道:这剧情反转也太快了吧,曹金海不做演员太亏了,就他这演技,没准能拿影帝呢。真应了那句话,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否则今儿就惨了,侥幸呀。
  “楚市长,请您批评我吧。”曹金海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天齐心里话:说他胖,这家伙还喘上了。他没有回头,而是甩了一句:“先干活,事后再检查。”
  “好的。”曹金海答应一声,屁颠屁颠的跑去。他满脸笑意,自得不已,可是忽然一双冷峻眼神射来,他马上收拢笑容,低头跑到人群中去了。
  王永新一边忍着臭味,一边心中暗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怪了啊。他同时也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把话说满,否则就没有回旋余地,那样也太有失市长水平了。

  “市长,请问您为什么要亲自参加劳动?有这个必要吗?”电视台记者适时把话筒伸到了王永新面前。
  趁着这个机会,王永新直起身,背对着臭垃圾堆,说了起来:“一个城市卫生洁净程度,能够体现这个城市管理水平……”
  一旁听着王永新引经据典,妙语连珠,楚天齐不禁暗暗佩服:王永新多年官场经历,语言水平的累积真是深厚。
  “再好的政策,也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要靠大家努力才能成功。在这件事上,楚副市长就做了好多工作,深刻体现了政府的意图。你们还是听听他怎么说吧。”说到最后,王永新把球踢给了楚天齐。
  “好的。”电视台女主持人答过一声,来到楚天齐身边,微笑着说,“楚市长,请您谈谈城市管理与城建工作心理。”

  楚天齐是一万个不愿意谈,本身就不想早在电视上露面,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半乌龙的事?可是记者已经问了,尤其是市长放的话,不说显然不合适。
  直起腰,楚天齐讲说起来:“城建工作……”
  在采访市领导的同时,另有记者已经去采访老百姓了。
  老百姓特容易满足,看着眼前的情景,相信市领导就是来现场处理垃圾的,便一个劲的说着市领导好话,还讲了这几天市政工作的向好变化。
  洗浴中心标间客房里,摆着两张单人床,一张床空着,另一张床上躺着成康市城建局长曹金海,曹金海身上围着浴巾。

  曹金海伸了个大懒腰,长嘘一口气:“真他妈舒服,又累又臭,今天把一辈子的活都干了。”说完,他连着打了两个哈欠。然后侧过身去,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长时间,屋门一开,又一个围浴巾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和曹金海长的有几分相像,是曹金海的弟弟曹银海。看到哥哥睡着了,曹银海便没有说话,而是躺到另一张桌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曹金海翻了个身问道:“银海,你洗的怎么这么快?着什么急。”
  银海说:“哥,哪快呢?你洗完以后,我又泡了挺长时间,然后到桑拿里边蒸了蒸,才又去搓澡、拔罐、修脚,比你晚回来两个多小时。”
  “是吗?我睡了那么长时间?”说着,曹金海睁开眼,坐了起来,半靠在床头上。

  曹银海笑着说:“哥,你今天整整干了一天?身上也太臭了。”
  “不干怎么的?”曹金海回了一句。
  “市领导、记者后来不是都走了吗?你又何必一直坚持着,做个样子就得了。”曹银海不以为然。
  “市领导是走了,可老王把何志平留下来,所有垃圾点一直都跟着。我能不干吗?”说着,话题一转,“还好今天及时到了,要不非得让那两个家伙把我吃了。”
  曹银海道:“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他们要去视察城建?要去垃圾堆?”

  “侥幸,真是侥幸,否则哥就危险了。”曹金海心有余悸,“今早上,我专门提前去找姓楚的汇报工作。刚到政府大院门口,就看见他和老王在院里站着,我赶紧让车停到了边上,看看他俩要干什么。后来见他俩都上了车要出院,我就想到他俩可能要视察城建,前几天姓楚的可是给定下日子了。我赶忙开车调头回单位,偷偷给你打电话,让你从大屏幕上看着市长专车。
  别的地方都处理的差不多,就剩下那几个垃圾堆了,我准备今下午或是明天清。我就怕他们去哪,所以马上召集人准备着。后来根据你说的实时路况,我判断他们要先去三粮库,这才带着人赶过去。看来把你安排到交警指挥中心真是明智之举。也多亏哥会表演,到现场那是一通瞎白话,顿时把那两小子拍的舒舒服服的,脸上见了笑模样。老百姓更不清楚怎么回事,早被我忽悠晕乎了,跟着电视台一个劲的直夸奖。”

  “哥,你要是学表演,没准还能成表演艺术家呢。”曹银海笑着道。
  曹金海“嘿嘿”一笑:“少拿我开涮,不过也有可能。”然后话题一转,“对了,千万别跟二壮说这事,要是让他出去胡咧咧,咱俩都得倒霉。”
  曹银海点点头:“放心,我知道。哥,你今天可露脸了。”
  “露什么脸?是他们露脸了。”说到这里,曹金海叹了口气,“怕是又把别人得罪了。”
  不知不觉又一天,时间到了九月三十日晚上。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手里拿着一份函件,他在考虑着要不要拿这个函件找赵顺。这个函件上周五收到,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局长曲刚特意给寄来的。
  从九月十五日分管城建,到今天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在这段期间,城建系统正副局长、二级单位负责人都上过门了,但土地局局长赵顺却一直没有露面。
  日期:2017-08-07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