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3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06 17:03:27
  (正文)
  路边的沟渠和河塘里,到处可见因曝晒肿胀膨大的尸体,乌鸦把尸体啄得皮开肉绽,引来成群的绿头苍蝇。有几十具尸体被砍去了头,阿兰斯托维尔中校一路数着,当数到第27具时他对自己说“不能再数了!”再往前走时,他把眼睛直盯着前面,再也不敢回头或往两边看。
  威廉迪易斯中校看到,一位走不动的菲律宾士兵被日军士兵拿刺刀戳穿了胃,在滚烫的尘土里翻滚抽搐。谁都明白倒下去就意味着死亡,一些人想上前把他扶起来,但他们的行为被日军制止。大家只能互相鼓励着艰难地走下去,因体力不支倒在路旁的人很快被跟在后边的日军“清洁队”给清洁掉了,噼噼啪啪的枪声不时响起。
  列斯特坦尼远远看见一队日本兵的前面跪着一个美国战俘,战俘后面站着一个日本军官,他举着武士刀在空中挥来挥去。热身练习做完之后,这名日本军官将武士刀高高举起急速挥下,日本士兵高呼“万岁”,美军战俘刹那间身首异处。这个军官把战俘的躯干踢倒,所有日军士兵都开心大笑着走了。坦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日本人竟然将砍头当做他们的娱乐方式。
  托尼阿基诺中尉—就是那个腰里绑着乒乓球游泳到科雷希多,去向奎松总统告美国人状的那个青年人,他在路上既不能休息也喝不到水。到巴丹以来他的体重减轻了20公斤,可双腿却肿得很粗。他前面的一个美军俘虏摇摇晃晃地跌倒在地上,一个日本兵上前不停踢他的胸部。那个俘虏挣扎着想爬起来,向日本兵伸手哀求,后者从容地把刺刀对准了他的脖子,一刀就结果了他的性命。这还不够,那名日本兵又在尸身上狠狠地补了几刀,旁边的阿基诺等人个个都惊呆了。在他没看见的一片开阔地上,日军像训练刺杀一样一口气挑死了300多名菲律宾俘虏。一位历史学家后来说,“使用战俘和平民练刺刀和其他种种残忍行为,让东南亚人民深刻领教了武士道精神的最新涵义。”

  一个叫汉克的美军俘虏滑倒在路边的灌木丛中,他试图挣扎着站起来,可虚弱的身体已使他力不从心。几个日本兵朝汉克跑过去,一人用刺刀恶狠狠地朝着他身体上连扎了四、五刀。鲜血不断从汉克的上衣里流出来,他挣扎着重新回到队伍,可没过多久就因失血过多再次倒下。这一次他被日本兵直接开枪射杀。汉克的死给了战俘们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为了能够坚持活下去,在行军中千万不能停下脚步,那是死亡的先兆,除非你想“永远休息”。解决大小便唯一正确的方法就是直接拉在裤子里。

  在一支战俘队伍里,40多名美军战俘勇敢地选择了逃跑,他们跳下路边的悬崖准备从海上逃生。日军立即举枪射击,他们中绝大多数被打死在水里。几个跳上沙滩的战俘被日军残忍地用沙子活埋。一个挣扎着向海里跑的战俘引起了日军的兴趣,他们用刺刀在他身上乱刺,强迫他加速爬行,还将汽油泼在他的脚上点火取乐。看到火中挣扎嘶叫的战俘,旁边的大群日本兵狂笑不止。更多的汽油被浇上去,直到那名战俘被活活烧死在沙滩上,那些日军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在北面的一个休息点,罗伊卡斯尔贝里下士看见两个平民挖了一个坑,把一个昏迷不醒的美军上尉放进坑里。不料这个上尉突然拼命挣扎起来,企图逃离为他挖下的坟墓。一名日本兵命令两个菲律宾人用铁锹打,并举枪示意违反命令就打死他们,两人才带着痛苦的神情把那名上尉打倒在坑里活埋了。卡斯尔贝里看见上尉的一只手还伸在外边,软弱、绝望地向空中乱抓,最后慢慢停了下来。
  终于离开了巴丹,战俘们开始朝东面的卢巴奥方向走。有些人实在渴得无法忍受,便冒着生命危险溜进路旁的地里用甘蔗解渴,胆小的只能在后面争着拣起同伴扔下的嚼过的甘蔗渣。大部分人已不能小便,能小便的人撒尿时也痛苦异常,尿道象被烙铁烧着似的。即便如此,能把尿排泄出来还是让他们感到说不出的痛快。
  小城卢巴奥只有三万人口,街道两旁站满了淌着眼泪的百姓。他们想把手中的食物扔给俘虏,立即被暴戾的日军用枪托赶开。
  在城的尽头,日军把俘虏赶入一座铁皮盖顶的房子,那里原先是一座碾米厂。厂房里挤了足足几千人,只有一个水龙头。其余的人被圈在厂外,也只有一个水龙头。在这里虐杀行为已变成家常便饭,俘虏们甚至不明原因就被活活打死。日军将战俘作为靶子让新兵刺杀以练胆,一名新兵在长官逼迫下一口气刺杀了十五名战俘。
  到铁路中心圣费尔南多只剩下15公里路程,却是其中最艰难的一段。被坦克、卡车压裂了的柏油路面被烈日烤得软软的,俘虏们早已磨起了泡的光脚板犹如在火炭上行走。到了市郊,他们从左右两行卡车中间经过,车上的日本兵拿着棍子挨个儿敲打脚步蹒珊的美国人和菲律宾人。进入城内,从吕宋岛各处赶来的百姓忙着从行列里寻找自己的亲人,看到瘦骨嶙峋的战俘队伍走过来时,人群中瞬间哭声四起。

  河根少将的计划在这里得到了部分实现。俘虏们分到了一些食物和水,日本人没有多余的粮食给他们吃,有些参加攻击科雷希多的日军士兵都吃不饱,他们一贯的做法是“从敌军手中抢夺补给”,他们还觊觎着能在马里韦莱斯抢到美国人的罐头呢。
  战俘们随后被关进一些临时集中营。阿基诺中尉被关在一家破旧的醋厂里。筋疲力尽的他倒在一张破席上就睡着了。后来他被叫醒带进了一座日军兵营,他看到了的父亲和一个日军大佐站在那里,父子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阿基诺先生是我们的好朋友,”那个日军大佐用英语说,这个人是宪兵队长。他对小阿基诺说,“你可以回家了,对你们这一路的遭遇我表示歉意,请原谅。”
  那位日军大佐离开后,老阿基诺告诉儿子,自己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菲奸”,是奎松总统命令他和劳雷尔假装与日本人合作的。现在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与日本人周旋,让更多的菲律宾战俘活着回家。“爸爸,要快一点,我们的人正象苍蝇一样死去。”
  战俘们被装进了一些破旧的有盖货车,每一节都塞进去一百多人。患痢疾的人控制不住只能在车厢里大便,有些人呕吐,但也只能吐在别人身上。火车跑得很慢,车内的臭味令人无法忍受。拥挤使得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仍然笔直地站立着。沿途经停了几个小站,这时他们才能稍稍松口气。一些稍显善良的看守会将车门打开,倾泻而入的新鲜空气对他们简直就是仙露。车门一开,往往会有一些菲律宾人向车上递水和食物,那些原来不太瞧得起菲律宾人的美国人也开始懂得他们的善良了。

  日期:2017-08-06 17:04:44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