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8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原路返回,一路上曲曲折折挺多的,好在我路上的时候刻意地记了一下,所以并没有出现迷路这种乌龙情况,而等我回到了原来出发地时,小龙女早已在此等待,瞧见我走过来,赶忙迎了上来,说你可回来了,说好半小时,结果都快四十分钟了,你再不过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
  啊?
  我有些诧异,说屈胖三还没有回来么?
  小龙女摇头,说没,就我一个人,没有看到他——他走的时候,你也没有跟他说半小时回来啊,你怎么搞的啊,有情况么?怎么弄那么久啊?
  我将手中的东西扔地上,用止戈剑比着,然后解开了袋子来。
  网兜和布袋,两层解开,显露出了那玩意的真身来,此刻它没有发热,黑乎乎、晶晶亮地一大坨,一动也不动,仿佛一死物般,小龙女瞧得奇怪,说你给我看一煤球干嘛?我知道这儿是废弃的煤矿,我过那边去,也瞧见不少煤堆……

  我用止戈剑点了点那玩意,说别装死啊,我知道你活着,听懂我意思的,动一动。
  小龙女用看智障的表情打量着我,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黑乎乎的东西果然微微一抖,动了一下。
  啊?
  小龙女愣住了,而我又说道:“热起来。”
  轰……
  那玩意一下子就发红了,把我们身处的这十字路口弄得一片光亮,小龙女惊喜不已,说这是什么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就刚才突然出现的。
  我将刚才的经历跟她简单讲了一遍,小龙女听到,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走到了那玩意的跟前来,伸手去抓那家伙。
  我以为这小东西会很凶,然而它对小龙女的恐惧,似乎比止戈剑更甚,吓得浑身发抖。
  小龙女轻而易举地将这玩意拿在手上来,顾不得它发烫的身体,颠来倒去地反复打量了一番,然后高兴地说道:“我知道这是什么啦。”
  啊?
  我说是什么呢?
  小龙女说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东西应该叫做煤精。它乃远古洪荒之时,强大生物死去之后,消散不去的灵魂所化,经过几千上万年的地质锤炼,三魂七魄早已消融,记忆也支离破碎,最终融于煤层之中,凝结成精——举凡大矿,总会或多或少有一些,就如同山野精灵一般,不是什么坏东西,就是遵循自己本能行事的小生灵……
  啊?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小龙女冲我炸了眨眼,说没事儿多读书啊,我们白城子有民顾委图书馆的备份,我从小就在图书馆里泡大的,多多少少读过一些。
  我说那它为什么会怕你呢?
  小龙女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它融于地脉,也诞生于地脉,遵循于本能和世间规则,龙脉是真龙墓地融汇而成,在地脉之中,最为尊贵,它对真龙之气的畏惧,是本能,而我别的没有,恰巧有一些它惧怕的东西——对了,我现在收服它,没问题吧?
  我说你能弄,那就最好——我在发现这东西的地方,找到一条地下河,总感觉那里会有一些蹊跷,你若是能够降服它,最好帮我问问,地下河那边是怎么回事儿。
  小龙女说这玩意天性纯良,脑子简单,问这事儿,悬,不过煤精十分罕有,而能够抓到的,更是屈指可数,我算欠你一分人情。
  她一边说着,一边咬破自己右手的中指,将鲜血按在那玩意身上。

  鲜血低落身上,那玩意就好像给丨硫丨酸泼了一般,拼命挣扎。
  它不能发声,但浑身发抖的模样,也着实让人觉得可怜,不过没多一会儿,随着小龙女口中念念有词,小东西终于不再抖了,待小龙女一放手,它立刻就凭空悬浮了起来,用自己没有棱角的一面蹭了蹭小龙女的肩膀,以示臣服。
  得,我刚开始还担心呢,结果现在瞧见它那一副狗腿模样,便也放下心来。
  我说你讲了这半天,它到底有什么用呢?
  小龙女伸出了中指来,那玩意在她的指尖上滴溜溜地转动,她玩得开心,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回答,说用处很多啊,比如可以做一个免费的灯笼,再有一个,它对危险的警觉性很高,可以预警,另外它对这儿很熟悉,帮我们带路,岂不是挺好?
  她少说了一样,那就是压制我的大虚空术。

  不过也许小龙女并不知晓。
  我说既然可以带路,那就赶紧带我们去找屈胖三吧,那小东西今天给人的感觉怪怪的,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做事儿也是火急火燎的,以前可不这样。
  小龙女说他以前什么样?
  我说你别看他人小,做事不温不火,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但人机灵着呢,不管什么事儿,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小龙女听我夸完,点头说道:“我也感觉他有点儿反常,刚才好像有意支开我们一样。”
  啊?

  我说你也这么觉得?
  小龙女点头,说对呀,我先前看到那罗盘的指针在动,并没有说碰到什么阻碍,现在回想起来,他估计早就知道左边有问题,不过却还是分配了任务,执意要过去,这可不就是要支开我们?
  我说你干嘛不早点说?
  小龙女说我怎么知道啊,再说要不是你刚才提醒我,我也想不到这一层来啊……
  我听小龙女这么一说,虽然不知道屈胖三为什么要支开我和小龙女,但也是心急如焚,说走,我们赶紧去左边看一看,只怕真的是出问题了!
  事情涉及到屈胖三,我就显得无比的焦急,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沉稳和淡定。
  毕竟一直以来,我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都是主心骨,不但知道得最多,而且主意也最多,有着比我多的阅历,让我隐隐间,对他有着许多的期待。
  对于我的焦急,小龙女并不太能理解。
  因为在她的眼中,一直觉得我的修为如此之高,手段堪称恐怖,为何会一直对一个小屁孩儿言听计从?
  或许这小孩儿的来历十分神秘,仿佛大有来头,但也不至于如此啊。
  她原本是冲着我过来,本想着与我待一块儿,能够见一见世面,却不曾想这些天来我一直唯屈胖三马首是瞻,这样的感觉让她疑惑不已,然而在我的催促下,也没有多说什么,将那煤精驱使,在前方带路,然后跟着我朝着左边的路口摸了过去。
  到底还是小姑娘,居然给这小玩意儿取名字,叫它做煤精。
  她还煞有其事地跟那煤精商量,当然,那小东西又没有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来,自然是没有反驳的道理。
  而且这玩意儿对小龙女各种曲意奉承,估计就算是能够发声,表明自己的主观意识,也不会反对的。
  所以,小黑在前面领路,照亮狭长的废弃坑道,而我们则在后面行路。
  如此走了一段路,地下突然变得有些潮湿起来,我借着小黑幽幽的光芒,能够瞧见地上有淡淡的脚印,仔细看,发现应该是屈胖三的,脚印与脚印之间的跨度距离有些大,说明屈胖三并没有太多的谨慎停留,而是采取近乎飞奔的方式前行的。

  他为什么会这么急呢?
  日期:2017-01-03 18: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