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8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骂完了,我赶忙问道:“那怎么办?”
  屈胖三说你先别急,肯定是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干扰到了信号的传递,而且是因为我刚才超度了那些亡魂,才引发了对方的警觉,启动了什么东西,只要找出那东西来,事儿就好办。
  我说那行,怎么办,你吩咐。
  屈胖三眯着眼睛左右打量一番,然后说道:“我们分头找,看看有什么异常,如果找不到,或者路被堵住了,那就原路折回,我们在这里汇合,好吧?”

  呃?
  我说这个地方还分兵各路,这不是给别人各个击破的机会么?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你脑子真的是进水了,就我们三个人,个个都跟野狼一样,凶猛得一批,你觉得会被人各个击破么?
  我回头看小龙女,她耸了耸肩膀,说我没问题,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好吧。
  屈胖三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道理的,我不再坚持,说那怎么走?
  屈胖三指着前方,说你往这儿,我往左,龙姬往右,行动吧,赶紧儿的,动起来,晚了说不定陆左就等不及了……
  呸!
  我知道屈胖三这家伙是故意的,呸了他一口,想跟他约定回来的时间,结果小胖子一刺溜,却是跑得不见了踪影。
  呃?

  我有点儿郁闷,总感觉屈胖三今天有些不太正常,倒不是别的,就是他太急了,就跟四十年光棍新婚洞房一样,火急火燎的,好像屁股后面有狗撵的一样。
  我叫不住他,只有跟小龙女约定,说我们半个小时之后,倘若没有找到,就回这里来啊。
  小龙女点头,瞧见我犹犹豫豫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说你要是怕黑的话,我陪你一起?
  我被这句话儿给刺激到了,赶忙摇头,说怎么会,走吧。

  我不想给一小姑娘看不起,于是率先往前走去。
  这儿是一个废弃的地下煤矿,经历过了垮塌事故,里面的甬道曲曲折折,有的能够看出是人工开凿的痕迹,有的则不是,虽然一样可以过人,但总感觉是另外的手段弄出来的,让人捉摸不透。
  经历过刚才的那起超度,我明白这地方很是古怪,马马虎虎,只怕会出事儿,所以我走得很小心,并且四处打量,生怕漏过什么东西。
  如此走了十来分钟,我的前面终于堵住了。
  我来到尽头,伸手去摸那封堵住的岩壁,黑暗中,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手上黑乎乎的,使劲儿敲了敲,对面传来实诚的回应,说明不是隔空的。

  这儿已经是煤层了。
  我往回走,又走过了几个岔路口,依次查看,各自走到尽头去,确定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这才回返而来。
  如此又过了一会儿,我估摸着半个小时的时间快到了,于是准备回返。
  然而这个时候,我路过一个通道,听到远处突然有叮叮咚咚的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

  我此刻全神贯注,精神高度集中,没有犹豫,跟着进去,走了一百多米的样子,结果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条地下河。
  呃?
  这地方,怎么会有地下河呢?
  不可能啊?
  虽然我不太明白地质方面的太多知识,也没有什么研究,但总感觉出现一条三米多宽、不知深浅的地下河,多少有些古怪,而在地下河边,我突然瞧见几团如同刺猬一般的黑影在蠕动,感觉到我过来了,居然发出了“嗤嗤”的声音,然后冲着我奔涌而来。
  我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伸手去乾坤囊拿剑,结果那些黑影在下一秒,却是化作了通红的火球,浮现在了半空之中。
  我抬手一剑,正要劈中那火球,结果对方却突然在半空中骤然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
  我长剑前指,那玩意一动不动,火焰将空间照得透亮,也让我瞧清楚了对方的模样——那是一个个足球一般大的不规则体,外表看上去好像切割得很烂的钻石,棱角和横截面都很多,古里古怪的,很不规则,让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
  它们有的浑身发红,散发着灼热的温度和光芒,有的则黑乎乎的,仔细看,有点儿像是——煤块?
  对,就是煤块,尽管它比较光滑,但依然给我这样的感觉来。
  我的止戈剑一亮出了,原本朝着我扑过来的这些玩意儿全部都停止了,悬浮在半空中,有的呈现出与我相对静止的状态,有的微微晃动,似乎想往后溜。
  而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得出来,对方虽然是某种生灵,但对我却似乎并无恶意。
  它们只是好奇,凑过来看而已。

  我不确定这玩意儿是否听得懂我的话,不过还是试着与对方打招呼:“嗨,我没有恶意的,只是……”
  我一开口,对方就好像是吓坏了的兔子,全部都掉头跑开去。
  我哪里能让这事儿发生,好不容易找到点儿活物,自然不可能将其放过,于是伸手去抓,结果这玩意的速度快得让我诧异,一下子就要遁入地下河那边去。
  那小东西一跑,我立刻着急了,下意识地施展大虚空术,想要遁入虚空去,好将其抓住。
  然而我这一腾身,却并没有隐没。
  又被限制了?
  我有些诧异,而下一秒,感觉到那限制我遁入虚空中的力量,居然是来自于那小东西的身上。
  这让我更是好奇,当下也是箭步而走,人似奔马,倏然冲到了地下水旁边,然后猛然扬剑,一式清池宫十三剑招,剑气遥遥封住其中的一块。
  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叫做“三瓜两枣一竿子,管它有的没的”,却不曾想歪打正着,那玩意被我意念锁定,居然从半空中倏然往下坠落了去,我瞧得欣喜,箭步上前,一脚踩住了那玩意,感觉仿佛猜到了一头千年老鬼,凶猛得很,使劲儿地翻腾,就想要摆脱我的掌控。

  我好不容易逮到这玩意儿,哪里能够让它逃脱,当下也是止戈剑下指,顶住了那玩意。
  止戈剑往下,剑尖指住对方,那玩意儿终于消停了,一动也不敢动。
  再回头,其余的已经逃得不见踪影。
  我害怕这玩意机灵,在这儿跟我撞死呢,稍不注意,就会逃走,于是也不敢大意,从乾坤囊中摸了一下,掏出了一个布袋子来,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去,将这东西给装进了袋子里。
  结果袋子一套,那玩意立刻就开始变得发热,隔着袋子,我都能够感觉到滚烫的温度。
  那布袋子并不隔热,一下子就给烧得通红,眼看就要烧穿,我不得不用止戈剑敲了敲它,只一下,那家伙又消停了下来。
  啊?

  我想了一下,觉得这玩意很是诡异,不过之所以被我拿住,想来并不是惧怕我什么,而是被止戈剑所降。
  而止戈剑之所以能够克制得住它,想必也是因为剑身的材质吧。
  毕竟真龙骸骨。
  想清楚了这一点,我将止戈剑与布袋挨在一起,那玩意消停许多,也不再发热了,一动也不动,跟一死物差不多,我为了保险起见,又找了一兜水果的网兜,并且时刻注意着,随后开始往回走。

  我觉得这条地下河肯定是有说法的,不过就我一个人,我也不敢乱闯,得回去跟大伙儿商量一下再说。
  日期:2017-01-03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