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57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前我也不是没有跟蒋晴晴发生过关系,每次和蒋晴晴睡觉之后蒋晴晴确实脸色都不太好看。

  毕竟以前很多次基本上都是我逼迫蒋晴晴的,蒋晴晴生气也很正常。
  但是昨晚上又不是我逼迫蒋晴晴,咱们这是酒后乱性,蒋晴晴这女人不会也将这件事情怪在我身上吧?
  而蒋晴晴呢,则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想了想然后便咬着下嘴唇说道:“我……我做噩梦了。”
  做噩梦?
  我不禁一愣,心想不会这么巧吧?我刚刚恰好也做了一个噩梦。
  想到这里,我狐疑的瞥了蒋晴晴一眼,开口询问道:“你做什么噩梦了?”

  蒋晴晴抬起头看了看我,看上去像是想要说什么一般,不过最终蒋晴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对着我摇了摇头说了句没什么。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此时的蒋晴晴脸上还带着愧疚之色,而且我非常清楚的感觉到,蒋晴晴这份表情应该是为我而产生的。
  这让我感到奇怪不已,心想蒋晴晴有什么对我感到愧疚的?
  难道蒋晴晴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还是说昨晚上蒋晴晴稀里糊涂把我给睡了之后这让她感觉到没有脸面对我了?
  我仔细想了想,感觉这个可能性还是挺大的,毕竟昨天晚上确实是蒋晴晴硬拉着我去买醉然后和我一起来开房,这锅必须得蒋晴晴来背才行。
  不过我就奇了怪了,心想我做噩梦也就算了,怎么蒋晴晴也做噩梦了?
  难不成这玩意儿还能传染?我做噩梦睡在我身边的蒋晴晴也跟我一同做了?
  不应该啊!
  刚才我和蒋晴晴是同时醒的,也就是说我和蒋晴晴同时被自己所做的噩梦给吓醒了,不会这么巧吧?

  难道我和蒋晴晴做了同一个噩梦不成?
  刚才做的梦,让我到现在都感觉心惊胆战不已,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做出这样的一个梦出来,而且前半段梦境好像还挺熟悉的。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便突然想起来,上次我我确实做过这样的一个梦啊,不过并没有刚才所做的梦的后半段,前半段的梦我确实做过。
  我依稀记得,好像是在林伟为我和蒋晴晴改什么命的那晚上,我就做过这样的一个梦境,当时还将我给吓醒了。
  然后第二天我就没有再见过林伟这货,一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之前我感觉这件事情挺奇怪的,自从遇到了林伟这个‘江湖骗子’,我对一些事情都感觉挺在乎的,就比如征兆什么的,当时我就在想,我莫名其妙的做这样的一个梦,会不会是有什么征兆发生?
  本来我是想要让林伟给我解梦的,没想到林伟不见人了,后来我也就没有再太过在意这件事情。
  毕竟做恶梦嘛,小时候我做过的噩梦也不少了。
  但是谁能想到,这件事儿都过去几个月了,昨天晚上我又做了这样的一个梦,甚至梦境都是一模一样。
  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一个梦境还能梦到两次吗?
  而且更诡异的是,梦到这个相同的梦境,中间竟然隔乐几个月之久的时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向不信鬼不信神的我,此时心里也有着一股莫名的慌乱。
  难道这真的是在预示着什么不成?
  如果这个梦真的是某种预示的话,那么它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女儿?
  什么女儿啊?
  我在梦里面倒是有一个女儿,不过并不是张小舞。
  除了小舞之外,我还有另一个女儿吗?
  等等……
  难道是……夏婉玉腹中的孩子?
  夏婉玉不就是给我怀了一个女儿吗?难道在梦中出现了两次的女儿,就是夏婉玉腹中的孩子?
  这开什么玩笑?

  婉玉这不是还没生下来么?怎么女儿都跑到我梦中去了?
  而且我这个女儿跟蒋晴晴又有什么关系,蒋晴晴干嘛非得要我在她和我女儿之间做出选择?
  这个梦实在是太奇怪了。
  而且后半段更加奇怪,我失手将蒋晴晴给‘杀害’,蒋晴晴竟然化作了一个女鬼要来报复我,口中好像还说着什么还她儿子命来。
  我靠!
  蒋晴晴什么时候又有孩子了?

  就算蒋晴晴有孩子,这跟我有啥关系?我又没有杀她的儿子,蒋晴晴凭什么要我还她儿子的命?
  这个梦简直是各种莫名其妙啊,全是一些我解释不通的玩意儿,难道在梦境里面还有着什么逻辑不通顺之类的东西?
  我摇了摇头,没有再去想这个问题了。
  梦嘛,多千奇百怪都是很正常的也,要不然怎么能够叫梦呢?

  只是让我有些奇怪的是,这个梦连续梦到两次而且第二次还有着后续发展这就让我感觉奇了怪了。
  这尼玛不是在做梦么?怎么我感觉就如同在拍连续剧一般?
  下一次不会还要讲下一集给拍出来吧?
  莫名其妙!
  这么想着呢,我就决定不要再在这上面费脑细胞了,我就不信一个梦还能扯出什么事情来不成?
  不过我刚冒出这个想法,看到蒋晴晴的表情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些纠结了。
  此时的蒋晴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背靠在床头,双腿弯曲贴在胸口,双手就这么抱着双腿的膝盖,整个人就坐在那里发呆,眼神望着床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表现我很熟悉,在电视剧里面,一般女主角被谁给上了之后,第一次没了患得患失起床就是这幅样子的。
  只是这幅表现怎么会出现在蒋晴晴的身上?
  蒋晴晴可不是什么第一次没了吧?而且这也不是我强迫蒋晴晴做的,甚至之前我还看得出来蒋晴晴并不对昨晚上我们开房的事情很在意。
  那我就想不明白了,蒋晴晴不是因为这件事情那又是因为什么而这样发呆呢?
  难道是因为她刚才所做的那个噩梦造成的?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得一动,瞥了蒋晴晴一眼然后便开口问道:“你刚才到底做什么噩梦了?你跟我说说呗。”
  蒋晴晴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然后便呆滞的摇了摇头。
  我不由得一愣,心想蒋晴晴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现?
  如果蒋晴晴真的是因为做了什么噩梦才会是这幅样子的话,那得是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噩梦才会将蒋晴晴给吓成这样啊?
  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来蒋晴晴并不想要告诉我原因啊。
  不过蒋晴晴越这样,我越想要知道。
  我想了想,然后便再次对着蒋晴晴开口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梦到我了?”
  听到我的问话呢,蒋晴晴再次看了我一眼,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便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还真是梦到我了?

  看到蒋晴晴这样子,我愣了愣,心想不会这么巧吧?
  我刚才做恶梦梦到了蒋晴晴,蒋晴晴刚才做恶梦也梦到了我,这难道还不够巧?
  我并没有死心,继续对着蒋晴晴问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吗?”
  蒋晴晴现在似乎并没有什么想要说话的兴致,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这是几个意思?

  点头的意思我懂,摇头的意思我也懂,又点头又摇头的我就有些搞不明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