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295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没了求生的**,想要自杀,可把小石给坑苦了!
  小石的眼睛里面满是泪花儿,急的直跳脚,周围犯人还在不停的嘈杂,七嘴八舌的劝说着,闹哄哄的跟菜市场似的。
  “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啊,不就是臭男人么,外面想要多少有多少!”
  “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小石也在不停的劝说着。
  “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儿咱都可以商量。”
  “死多可怕啊,你想想,就算再怎么难受也不能自杀啊!”

  “活着是多么可贵的事情,你把刀放下...把刀放下...”
  “你多想想生活中的美好...”
  小石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她嘴唇轻轻颤抖着,不停的说些在我看来蠢的令人发指的话。
  她根本什么都不懂...

  犯人的声音越来越乱了,我看到梅雪琴的眉头已经轻轻的蹙了起来,她手上的金属片似乎继续向脖子里面深入了些...
  她手上的青筋一根根的爆起,而她的牙,也紧紧的咬了咬!
  不好!
  我心中咯噔一声,她准备动手了!

  我仿佛看到了,下一秒那血红色的大丽花在我眼前盛开的样子!
  “砰!”
  我毫不犹豫,一把抄起水房中放着的一个暖水壶,用力的摔到了地上!
  这一声巨响过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一瞬!
  包括梅雪琴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我!
  “苏指导怎么在这里...”
  “他没出去么?”
  犯人们又开始窃窃私语,她们目光中带着疑惑,不停的在我身上扫视着。
  “都给我闭嘴!”
  我冷冷的皱起眉,用手上的警棍在水房的洗脸池上敲了敲,发出一声声脆响。
  犯人们顿时全部闭上了嘴,我此时的样子应该十分的骇人。
  小石不知道是怕极了还是对我视而不见,她依然在不停的劝说着梅雪琴。
  “把刀放下吧...多想想生活的美好...”
  “闭嘴!”
  我毫不留情的厉声呵斥她。

  小石一个激灵,这才看了我一眼,她带着一丝哭腔愤怒的喊:“你来这里添什么乱!我不就得罪了你一次么,你非要逼死我么!”
  我的脸色微沉,说出的话也仿佛带着冰碴。
  “我添乱?”我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你要是不懂就乖乖的闭上嘴,不要乱说话,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差点把她害死!”
  小石被我的气场压住,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哼!”我冷哼一声,顺手将手中的警棍甩在地上,随后,我将目光转向了梅雪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微妙起来...
  治疗心理问题...这是我的强项啊...
  刚才小石的那些话,看起来是在劝服梅雪琴,其实,那一句句劝慰的话,不啻于是往她心口上插的刀!
  对于一个想要寻思的抑郁症患者来说,让她多想想生活的美好什么,根本就是在扯淡!
  因为对她们来说,生活没有任何美好的!
  活着,就仿佛身处炼狱,受尽十万六千种刑罚,每天都在不断的煎熬。
  只有死了,对她们来说才是种解脱。

  小石还在说死多可怕...对她们来说,活着,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我看了一眼那些围在旁边的,满眼兴奋之色的犯人,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如果梅雪琴要是死了,这些人,全部都是帮凶!
  我看了她们一眼,语气淡漠的说:“都出去。”

  这帮犯人犹疑了一下,并没有动弹,显然她们对我并没有什么畏惧,而且她们也不想错过眼前这场好戏。
  对整天生活在枯燥无味的监狱里的她们来说,眼前这一幕,够她们回味好几年的...
  我轻轻叹了口气,我的威望...在四监区还是太低啊...
  犯人最是势利,很显然,她们并不把我一个区区指导员太当回事儿。
  我弯下腰,从地上将我丢下的警棍急捡了起来。
  这是那种伸缩警棍,钢制的,或者说...叫这个东西甩棍更加合适。
  我握在手上轻轻掂量了一下,随后眉毛一皱,右手猛地抬起,瞬间向着旁边的洗脸池子挥了下去!
  这是那种铺着紫砖的长条状洗脸池,跟学校里面集体宿舍中的有点像,我这么一棍下去,顿时响起了啪嚓一声!
  洗脸池上面铺着的瓷砖,被我一棍直接抽的碎裂开来!
  周围的犯人顿时噤若寒蝉!
  我嘴角露出一声微冷的笑容,再次环视了一圈。
  “都给我滚出去。”
  我的声音不大,甚至有点平淡,可是当我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犯人却立刻潮水一般的涌了出去!
  有时候,暴力还真是解决事情最直接的手段。

  “把门关上,都回自己的屋子待着。”
  我又吩咐了一句。
  没过一分钟,走廊里就已经空空如也,鸦雀无声。
  就连薛凝,都回了自己的房间。
  整个水房里面,又只剩我和小石还有梅雪琴了。
  我看了小石一眼,她倔强的梗着脖子:“我不走!”

  我看着她因为这个动作而暴露出来一大半的两个小小的雪丘,不禁摇了摇头。
  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小石也发现了自己走光的事实。
  “呀!”她的脸顿时红的跟番茄一样,瞬间背过身去,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
  我看着她慌乱的动作,心说既然她不想走,那就随她去吧,反正多她一个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在所有的犯人都离开之后,我明显感觉梅雪琴僵硬的身子柔和了许多。
  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每天被这么多人注视着,简直就跟上刑没什么区别。
  所以梅雪琴的感受,应该比之前的苗倩更加的痛苦吧...
  我将视线投向梅雪琴,她手上的动作顿时一紧,而一道鲜血也立刻顺着她的脖颈上面流淌了下来...
  我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声音控制在一个低沉的区域,轻声吟道:“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梅雪琴的眼神闪了闪,原本空洞的神色中,出现了一丝刻骨的恨意!
  看到她的目光,我心中便是一喜,她既然还会恨,那么就还有希望!
  我嘴角突然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我直直的看着她说:“你说,如果你现在死了,最高兴的是谁?”

  梅雪琴那僵硬的眼珠儿转了转,脸上出现了一些表情。
  “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现在死了,最开心的就是你老公了吧...作为你老公的合法妻子,你们两个的财产是属于你们两个人的,他为什么害你?就是为了不让你分割财产!而你现在死了,他就彻底没了这个顾虑了...你爸爸当时辛辛苦苦打下的这份家业,这份准备留给你的家业,也就彻底的改了姓了...”
  梅雪琴的脸上开始出现了一丝愤怒,那愤怒越来越多,让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你有脸下去见你的父亲么?不知道当初那个苦劝你不要嫁给吴文德的老父亲,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会有什么反应?”我脸上的微笑中满是戏谑,语气也全部都是调侃。
  “别...别说了!”梅雪琴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那嘴唇都被她咬出了深深的血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