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8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家伙……
  小龙女目不转睛地盯着屈胖三,试图将眼前的一切都记在心头,而我却没有注意太多,耐着性子等了约莫三五分钟,突然间听到一声轰隆的声响,那地下居然裂开了一条缝来。
  这地缝狭长,最宽的地方不过一米,往下瞧,黑窟隆冬的,什么也瞧不见。
  屈胖三从崆峒石里摸出一根冷火棒来,往下面一扔。
  冷光往下落去,借着那轻微的亮光,我能够瞧见这儿竟然有错落的天然石阶往下,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去。
  屈胖三看了一会儿,又打量了一会儿罗盘,然后说道:“看来陆左是下去了,走,我们也去瞧一瞧。”
  啊?
  我说你确定?
  屈胖三说我能骗人,罗盘可骗不了人,怎么,你怕了?
  我笑了,说黄泉我都闯过了,这儿算得了什么?我的意思,是不是得等一下,萧大哥的电话还没有打过来呢。
  屈胖三说时间不等人,天知道这罗盘定位的是什么,如果拖太久了,说不定罗盘也不灵了,到时候想找人,还真的就有些麻烦了,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我没办法,掏出了手机来,结果这一看,才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呃……
  我重启了一下,没有反应,也不确定是什么情况,又想起拿张琳给我的手机来,结果发现没有信号。
  什么情况啊?
  我有点儿头疼,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别瞻前顾后的了,我们走吧。
  说着,他率先下了那地缝里去,而小龙女居然一句话不说,也跟着下了去,我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跟上,沿着石缝往下走,走了一会儿,冷光消失了,却没想到屈胖三又弄了一个火把出来。
  不过他这边刚刚一点燃火,突然间就生出了一阵怪风来,火焰摇晃,而下方的未知处,却是传来了声声呜咽。

  呜、呜、呜……
  这呜呜之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让人感觉没有来的寒冷,鸡皮疙瘩一下子就从后背冒了起来。
  小龙女皱眉,说什么鬼啊?
  屈胖三结了一个手印,护住了火把,等待着那光亮稳定一些,方才说道:“唉,还真的有可能哦。”

  啊?
  小龙女下意识地抱住了胸口,说真的啊?
  我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吐槽,说小姐姐,你活脱脱一暴走的小母龙,别说孤魂野鬼,就算是来一鬼王,还不是照样暴打?
  小龙女撇嘴,说女孩子天生怕鬼,你不知道啊?
  继续往下走,没多一会儿,前方的洞穴突然一变,居然出现了坑道来,并且能够看见幽幽的光芒。

  屈胖三皱眉驻足,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把手中的火把给灭了,回头对我们说道:“这儿跟那煤矿是连在一起的,地下可能会有瓦斯,点火不安全,一会儿你们若是闻到什么异味的话呢,千万记得闭息,免得中毒啊……”
  我和小龙女点头,跟着屈胖三往下走,抵达了一处坑道里,屈胖三停在了十字路口,手捧着罗盘,仔细打量着。
  我左右打量,总感觉周围有些不太对劲,并不安静,仿佛有什么小东西存在一样。
  这些东西没有给我太多的威胁感,但又让我很不自在。
  就在我琢磨着是不是要过去找寻的时候,屈胖三箭步而走,朝着左边的一条甬道走了过去,我跟在后面,走了半分钟,前面出现了一片坍塌的地方,屈胖三伸手,掰开了几块比他人还大的石头,露出了下面的东西来。
  居然是几具尸骸,这些人身前的时候抱在一起,死后化作白骨一堆,看这模样,应该是有几十年的光景了。

  找到了尸骨,屈胖三后退一步,然后摸出了一把糯米来,又掏出了三炷香,点燃之后,插在地下,三炷香分别对应天地人三个方位,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最后的时候,手猛然一挥,口中大喝道:“时光荏苒,人世如苦海,何必沉沦,且有我来摆渡各位,前往幽府,转世投胎吧……”
  赦!
  屈胖三指间一挥,顿时就有青气浮现,喷涌在那线香之上,随后化作四五个脸面血肉模糊的男子来。
  这些人穿着老式的矿工衣服,有人戴着藤编的安全帽,有人没有戴,脑袋都缺了半边。
  这些人看着无比凄惨,不过却在屈胖三喃喃的超度声中,脸上露出了平和的表情来,然后朝着他遥遥一礼,没多时,却是彼此交缠,然后朝着头顶未知之处遁了去。
  我经常使用大虚空术,对于空间的理解,与常人大相径庭。
  我知晓,在这个时候,头顶之处,却是开辟出了一条仅容许灵魂通过的狭窄缝隙,让它们得以离开,去往极乐。
  或者幽府。
  送走了人,屈胖三长叹一声,说唉……
  煤,又称黑金,它是工业社会的能源载体之一,意味着财富,但也意味着危险,长治的无烟煤闻名全国,但却不知晓有多少年轻的、年长的矿工,埋身于此——现如今的煤矿挖掘已经工业化、产业化和正规化,小煤窑不断被关闭,然而也依然是事故不断,更不用谈几十年前那个技术、设备和工艺都不成熟的时候。

  死亡,在煤矿地区,似乎成为了吃饭、洗澡、睡觉一般,必不可少的话题之一。
  送走了这些遇难的矿工,气氛有些僵硬,我看了屈胖三一眼,说行了,你别多愁善感了,人都死了几十年,骨头都一把了,现如今给你超度了,不用作那孤魂野鬼,也算是解脱,得了个不错的归属……
  屈胖三摇头,说不,我叹气不是为了这个。
  我说哦,怎么讲?
  屈胖三说你有没有发觉,这个地方的风水很古怪,阴气十足,很是污秽,正因为如此,方才频频出事,而死去的人也不能够往生,反而成为了冤魂不散的野鬼,在这坑道里呜呜哭诉着,这是为了什么呢?

  啊?
  我给屈胖三问住了,愣了一下,而旁边的小龙女却回答道:“警告。”
  对!
  屈胖三一拍大腿,说是警告,这些遇难矿工的死,说不定不是意外,而他们死后不得解脱,灵魂日日夜夜在此哭嚎,也并非没有缘由,是有人刻意为之,让那些想要在此处开采挖掘煤矿的人不敢继续下去,转而去旁边的矿场。
  我说也就是讲,这个地方,藏着秘密?
  屈胖三说藏着大秘密,也许这就是陆左为什么感觉到不安,甚至还提前做好身后事准备的原因。
  我忍不住说道:“去你大爷的,什么叫做身后事?你盼着他出事呢?”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口误,口误。
  闲聊结束,我们继续走,然而没走几步,屈胖三却停了下来。
  我说又怎么了?
  屈胖三蹲在地上,眼睛几乎挨着那罗盘,过一会儿,甚至顾不得脏,直接趴地上去,结果没一会儿,他抬起头来,说艹,不动了,罗盘没用了。
  啊?
  我说艹,你特么的真是乌鸦嘴来着。
  罗盘不动,有很多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陆左出事儿了,而如果是这样,那可就真的让人着急了。
  虽说我对于陆左的本事一直都很敬佩,也相信这世间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但很多时候呢,都有一个无奈,那便是人力有时尽,太多东西让人无可奈何,难以抵御,如同命运一般,所以我肯定是很担心的。
  日期:2017-01-02 1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