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5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家的时候,全修杰还没有睡。穿着睡衣在屋子里踱步,见我开门,就在客厅的玄关看着我。
  我一进去,他就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这么晚才回来。我真的很担心。”
  我一听吧,就觉得多心。都怪谢曼跟我说了那么多,搞得我现在浑身不自在。

  我对全修杰笑了笑,“晚上跟朋友一起吃饭的,没有办法。只能回来这么晚了。”
  全修杰扬了扬眉毛,跟我说:“哎,阿生既然叫你住在我这里,你该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他等于把你全权交托给我了。我不负责,他会扒了我的皮的!”
  我一听觉得也是,谢曼应该是多心了。
  我脱了鞋,“没办法啊,这不是朋友缠着么。下次我回来之前跟你打个招呼吧。”
  说完我又觉得奇怪,全修杰之前可是不怎么回来的,这段时间可都是在家呆着。
  全修杰哼哼,“谢衍生什么时候缺过房子,把你赖在我这里,无非是指望我照应。哎,任务太艰巨。”他说着嘱咐我早点睡,就去书房了。

  我想想觉得他哪句话都没问题,就准备洗洗睡了。
  晚上躺在床上,不停回忆谢曼的话,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或者,我该问问谢衍生,问问他到底被张碧春抓住了的把柄是不是我爸妈。
  我其实已经开始猜测这一点了。
  因为我爸妈之前就提过。被人安排的很好。
  这些人,爸妈也不知道是谁,但是见我安慰,就一直稳定的住着了。
  谢衍生又跟我说过,小阿生出现的时候。他十分的害怕。那么我爸妈那边,恐怕他也是害怕的。
  如果是为了我爸妈,这样被张碧春摆布,我会觉得他太辛苦了。
  而我竟然还不知道。
  或者我也可能小看了张碧春,她不仅仅摆布我爸妈,可能还扬言对我不利吧?
  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不久之前为非作歹的那三个人了。
  原本是怀疑过谢恒升的,可是看谢衍生并没有提到他这个堂哥,估摸着也不是他。
  所以,会不会是张碧春呢?

  脑子里都是乱的。
  谢衍生既然参与,没准就是害怕张碧春吧?
  想来想去,都不安生。
  如果真跟谢曼说的那样,我怕谢衍生最后反而会为难。
  也不知道夜里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为了这事,我心事重重了好几天,谢衍生晚上叫一起吃饭。我都没怎么答应。
  叶雨欣晚上缠着我,我也懒懒的。
  叶雨欣问我,是不是跟男朋友分手了,要不要帮我劝劝,我说不是。她则觉得可能是谢衍生辜负了我,将渣男一顿骂,说要帮我报仇雪恨。
  我赶忙拉住她激动的情绪,“不是,真不是。你别乱想。”
  叶雨欣说:“你别憋着自己。这几天都不见谢衍生约你吃饭。我心里就有些替你担心。而且这些有钱人,就怕跟谢恒升一样,不是靠谱的,你会被骗的。人啊,自己的事情会想不明白的。”
  “真不是。怎么说呢,我还不至于被骗,阿生也是靠得住的人。我们两个曲折比较多。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这件事情,我跟你说了也没啥好处,太过负面情绪了。”我跟她解释,顺便又问,“宁远呢?最近怎么样,没找你么?”
  叶雨欣哦了一声,语气有些失望,“他就那样呗,带着我去买东西,我挑贵的,他眉头都不皱。跟他在一起,总觉得浪费时间。他也老是问我怎么心不在焉的。”
  我笑,“你这么讨厌他呢?不喜欢就算了,大不了现在就甩了他,本来也无所谓。”
  叶雨欣说道:“是不喜欢。再说本来就是渣男,谁见了能喜欢啊。不过我答应了姐姐,就会帮到底。等我回头甩了他的。”
  我嗯了一声。
  两个人都沉默下去,都有心思。
  晚上,快上床睡觉的时候,谢衍生给我打电话,问我睡着了没有。
  我嘻嘻笑,“我已经睡着了,正出魂跟你说话呢。”
  谢衍生打个哈哈,问我,“这几天怎么老是躲着我,又有了什么新奇的想法了?”
  被他说的脑子嗡嗡的,我知道我瞒不过他,只是没想到他会直接问出来。
  “我没有啊,没躲着你。晚上不是有事情,而且雨欣那边一直要我陪,我就陪着她了。”我敷衍谢衍生。
  谢衍生哼哼一句,“景文。你瞒不了我的。是不是谢曼跟你说什么了。”
  我一听就愣住了,“什么谢曼?”
  “你少跟我装蒜,谢曼那几天也是神秘兮兮的,打电话发短信不仅仅背着我。你接了个电话赴了个约,就不愿意跟我吃晚饭了。还说谢曼没有跟你说什么?”谢衍生立即戳穿我。
  我本来困了的。被他这么一说,登时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这么牛逼,你猜啊,猜她说了什么。”
  谢衍生气的发笑,“景文,我就发现我是那你没有办法。我都剧透成这样了,你还能说出叫我猜这两个字!”

  我笑起来,“那我说什么,你希望我说什么。”
  谢衍生那边又是打了个哈欠,“谢曼告诉你我订婚的事了吧?”
  我沉默了下去。
  我就知道,他是不会不知道的。
  “你打算我怎么办?”我问他。

  “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谢衍生将包袱还给了我。
  “我以为你会制止。”我说。
  “景文,我给你的全都是自由。我知道你不是个受约束的人,只是犹豫该不该说。你就躲着我好几天。要是制止了你,你不得躲我一辈子。”谢衍生语气里透漏出无奈来。
  掐了电话,我脑子里全都是空白。
  我在想,谢衍生其实是在提点我,去闹吧,大肆的闹,喜欢怎么闹就怎么闹,我给你撑腰。

  毕竟他跟秦璐璐的订婚并不是随便说说就能结束的,他也是要花手段的。
  一宿噩梦。
  早上起来还是懒懒的。
  好歹赶个周末,我却根本睡不了懒觉。
  我穿着睡衣出房门,以为全修杰肯定出去了,没想到他在家。

  我去喝了杯果汁,揉着眼睛问他,“大律师,你这几天都窝在家里不去接case,你确定你这样下去会有钱花?”
  全修杰瞅着我,眼角也有些黑,瞅这样昨天肯定很晚才睡。
  他一头躺在抱枕上,跟我说:“接什么case,偶尔接一两个够我吃大半年了。”
  我心想也是。要是大律师什么案子都接的话,那就太低声下气没意思了。
  我将果汁喝了之后,就坐在沙发上发呆。
  全修杰一看我这样,将抱枕扔过来,“大周末。你就这么窝着?”

  我说我这么窝着怎么了,我这样我幸福。
  他从沙发后面提出个袋子扔到茶几上,“赔偿你的。”
  日期:2017-08-06 08: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