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199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甚至我都感觉李雪娘家都有点迫不及待地想把闺女再嫁出去,因为电话里我隐隐听到有人问李雪这边有没有合适的对象,家境怎么样之类的。
  我心里有点鄙视,不过怎么说,这才过多久?做家长的这样做是人干的?
  当初他们贪彩礼钱才把李雪嫁给我小叔,现在还准备再嫁闺女然后再拿一笔厚厚的彩礼钱?
  操

  这话我只是在心里想想,也不会傻到跟李雪说,毕竟那再不济也是她的家人,我算什么?
  还好,李雪对这问题回答地很坚决,一口拒绝,说这事不用家里管,看来在外面这些时间,她也学到了不少,不像以前还未出门的时候,再不愿也只会听从家里大人的话。
  这段时间我有点尴尬,因为李雪离婚了,名义也不是我的婶婶,我要是再叫她姐,可真是没一点矛盾,也不怕别人知道了。
  可也因为这,我才感觉尴尬,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她不再是我的亲人,可我和她住在一起,每天抬头见,而且我们还发生过那么亲密的关系,再怎么说也不能无视,我不知道该用哪种态度对待她。
  我感觉有点尴尬,然而李雪却过地更加自然,每天工作也不加班了,有时间去逛街买衣服,或者在家看电视,过地很是惬意。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雪太惬意了,她在家里穿衣服越来越随便,有时候穿着内.衣内.裤旁若无人地从房间出来,厕所,或者去厨房倒水。

  看电视只穿着睡衣,而且睡衣还很透明,里面的内.衣清晰可见,那一若隐若现的雪白,那诱人无的美腿,那双腿间淡淡的粉红……
  每天看地我都热血沸腾,恨不得扑去狠狠地把她蹂.躏.蹂.躏再蹂.躏!
  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做,之前和李雪发生的几次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虽然承认自己的抵抗力很差,但也不会随意地和李雪乱来。
  这段时间都没怎么陪刘芊芊,我怎么能这样心里没有一点愧疚地继续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可李雪像是故意诱.惑我似的,每天不说主动扑来,但小动作却不断。
  “咳咳,李雪,你能不能多穿点?”
  看着李雪又穿着一身透明的睡衣,紫色的胸罩清晰可见,粉色的蕾.丝内.裤也很显眼,我只好夹紧双腿,压住硬帮帮的某个地方,有些尴尬地说道。
  李雪闻言微微一笑,小舌头在红唇边舔了一圈,然后轻轻把指放进嘴里轻轻地吮-吸着,魅笑地看着我不说话。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再也压制不住浑身的欲-火,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李雪那挺翘充满弹性的地方,感受着怀那火热的娇躯,没好气地道:“非得诱.惑是吧?”
  李雪娇躯微微一震,抬起头满含风情地瞥了我一眼:“谁诱.惑你了?我可没动。”
  是是是,你没动,可你那勾人的眼神,这性-感无的穿着,还敢说没诱.惑我?

  我没好气地又狠狠地朝她那挺翘的小臀拍了一巴掌,哼!看你还敢不敢口是心非,嗯,手感还不错。
  “嗯啊”
  李雪满含诱.惑地呻.吟了一声,一脸媚笑地看着我,伸出小手在我胸口划起圆圈,弄地我胸口痒痒地,恨不得立马把这个惹人的小妖精立马绳之以法!
  可惜,不能这样干啊!
  我叹了口气,放下怀的李雪,虽然下身已经硬地难受,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看到我这样做,李雪微微一愣,然后幽幽地叹了口气,随后转身朝她自己的房间走去。

  见她这样,我心里有些难受,忍不住出言解释道:“李雪,我不能”
  “我知道”
  李雪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声音里满是无奈和一丝丝的心殇:“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刘芊芊,人家那么漂亮,十八岁花一样的年纪,性格温柔体贴,家境还好地让人羡慕地要死,谁能娶到那样的女孩是他一辈子的福气,不像我,人老珠黄,身子还不干净。”
  话音刚落,房间内陷入了沉默,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劝李雪,这段时间她表面地这么反常,我怕离婚给她地打击太大,所以她破罐子破摔才会做出诱.惑我这样的举动。
  以前她虽然也会偶尔地挑逗我,但决不对这么明显,像现在这样赤.裸裸地邀请:来啊,快活啊……
  沉默几秒,李雪没转身,也还说话,然后又朝卧室走去,我看着她的背影,发现她的小手正微微颤抖,隐隐又听到她那压抑似乎要哭泣的声音。
  我心一颤,快步前,一把拉住她,猛地转身到她面前,只见李雪贝齿轻咬朱唇,泪水正在眼眶里打转,那委屈伤心的模样让谁看了都不可能不心动!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把李雪搂到怀里,感受着怀里颤抖不已的娇躯,我没好气地说道:“想什么呢?谁敢说你身子不干净?还有你这欺负更好更白的吗?”
  说着,我邪笑地在她那挺翘处摸了一把,又轻轻地吻了吻她诱人的小嘴。

  李雪抬头看着我,满是泪水的小脸嫣然一笑,看地我心动不已,呸,这个诱人的小妖精!
  一只柔软的小手缓缓地伸进我的敏感处,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犹自装作一副无辜模样始作俑者的李雪:“别这样,我知道你离婚心里难受,可这样的发泄是不对的。”
  一口香气迎面扑来,滑溜溜的小香舌偷袭了进来,那一丝丝香津带着独特的香味也涌了进来,让人忍不住吞了几口。
  良久良久……
  我穿着粗气,看着同样差点窒息的李雪,好笑地看着她:“这么迫不及待?一个吻都差点让我闷死。”
  李雪动着诱人的小嘴呼呼地喘了几口起,看着轻轻一哼:“王林,我没有不开心,真的。”

  “离婚这件事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可自从离婚后,我真地很开心,我不用再想怎么回家讨好你小叔了,我不用听村里那些背后嚼舌根的风言风语。”
  李雪一脸满足的样子,微笑的模样让我看地某个部位更加地难受。
  “而且我离婚了,那不是你婶婶了。”李雪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到一边,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弱不可闻,似乎另有所指。
  我浑身一震,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怪不得,她最近的表现会这么反常。
  和小叔的婚姻,李雪本来不是多么乐意,但下面过日子,是这样,没有什么情啊爱啊,是两个人挣钱养家生孩子,简单地一塌糊涂。
  一直以来,李雪也是这么过的,国几千年流传的传统化的影响力可不是短短的几十年可以改变地。
  很多人都是一副随遇而安的性子,没有反抗的勇气,许多生命关键的时刻,关键的抉择,或这样或那样糊糊涂涂地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