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8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话语缓慢,一点一点地逼近对方,小黄毛沉默了几秒钟,突然间嚎啕大哭,说大哥,哥,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啊,都是林溪楠那个臭女表子出的主意,东西也是她偷的……
  对方的心理防线一崩溃,就再也守不住,三两句,便将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那金属箱子,还真的就是林溪楠偷拿的。
  陆左托付张琳的事儿,她们整个寝室都知道,也都有见过那个金属箱子,起初的时候林溪楠并没有什么想法,然而昨天与小黄毛春宵一刻之后,无意间说起,结果小黄毛觉得里面可能有钱,或者什么贵重物品,所以就撺掇着林溪楠去拿。

  这事儿也巧,林溪楠的父亲是个锁匠,打小的时候就见过她父亲开锁,见得多了,也就不稀奇,一根女孩子用的发卡,她都能够把锁打开。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林溪楠趁着张琳和宿舍女孩儿去上课的时间,折回了宿舍,然后将金属箱子拿走,又与小黄毛在没退的快捷酒店房间里把箱子弄开了来。
  箱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个钱包,除了装有两千多块钱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除了钱包,还有一张画了些古怪符文和线路图的破布,还有一个满是血迹的罗盘,以及一个沉甸甸的大爪子——那爪子有点儿像是蜥蜴脚,不过很大,沉甸甸的,有金属的质感,还充斥着一股古怪的气味……

  听完这些,我那些东西呢?
  小黄毛哭着说道:“林溪楠怕被张琳发现,把钱拿出来之后,就把里面的一大堆东西,都扔河里面去了……”
  咔嚓……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的拳头捏得咔嚓作响,有一种将跟前这小黄毛脑袋打爆的冲动。
  我深呼吸,好一会儿才将自己近乎于暴走的情绪给控制住,然后才问起了他们扔东西的地方。
  把这事儿弄清楚之后,我拿匕首抵住了小黄毛的胸口,说带我去你扔东西的河边,如果找到了,你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但如果找不到,你就下河里去吧……
  小黄毛跪在地上,说哥,你别玩我了,别说这大冷天下水就冻成冰,就算是能下水,那东西给水一冲,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
  啪!

  我抬手就是一巴掌,说费什么话,赶紧带路。
  小黄毛不敢再说什么,低着头,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地出了包厢,小龙女迎了上来,说怎么样了?
  我说他承认了,拿了钱,而且还把东西给扔河里了。
  啊?
  张琳她们几个听到,顿时就都看向了低着头的林溪楠,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而张琳更是气得不行,指着林溪楠说道:“林溪楠你这个没良心的,明明知道那箱子是别人的,你还下手偷,亏我拿你当朋友,三番五次的跟我借钱,我都没有二话,没想到你居然敢做这事儿?”
  那林溪楠被当面揭穿,顿时就哭了,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哽咽着哭泣,不说话。
  这件事情到了这里,来龙去脉差不多就了结了,我不想再生波澜,也不想牵连到其他人,便对张琳说道:“行了,就这样吧,我押这家伙去河边捞东西,你们回学校去吧。”

  张琳摇头,说那怎么行呢?我跟你一起去。
  旁边的小个儿眼镜妹也说道:“对呀,我们跟着去——对了,还偷了钱,钱呢,拿出来啊!”
  她冲着林溪楠嚷嚷,那女孩子无地自容,指着小黄毛说道:“都在他手里。”
  小黄毛给她一指,气得直嚷嚷,说你个女表子养的,说什么呢?

  啪!
  我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小黄毛鼻血直流,弄得他都懵了,想要反抗,给我不动声色地用匕首一比,顿时就软了,哆嗦着掏出了钱来。
  我问旁边的火锅店老板,问他们那顿饭多少钱,把钱开了后,其余的数也没数,递给了张琳,说我这边真的有事,不方便带你们,这些钱呢,我替我堂哥拿给你们,请你们吃顿饭,回头我找到他了,再回来感谢你们……
  我没有跟小姑娘们说太多,把钱塞了,接过张琳递过来的电话,跟她互换了联系方式之后,押着小黄毛出了火锅店,拦了一辆的士离开。
  小黄毛他们扔东西的地方在一桥上,我们跟着他过来,往桥下望了一眼,虽然是冬天,但江水浩荡。

  那家伙缺德,没有放进箱子里一块扔,而是散乱着丢,东西未必能够找寻得到。
  我越瞧越气,恨意不打一处儿来,伸手抓住了那家伙的脖子,说你跳下去,把东西找到,今天就到这里,不然有你好看。
  小黄毛吓得够呛,说哥,这大冷天,你别吓我。
  唉……
  我叹了一口气,看向了屈胖三。
  他说别耽误时间了,人扔水里,让他清醒一下,捞东西这活儿,还得你来。
  我没有犹豫,将小黄毛带到了桥边,将人往江边推去,那天寒地冻的,小黄毛下水后,江水漫到了腰间,冻得直哆嗦,想要爬上来,给我一瞪眼,顿时就止住了脚步,不过哭得不行。

  我就是要给这家伙一教训,自然不心软,随后脱了外衣裤,也跳进了江水里去。
  这天冷,江水寒冰刺骨,人在其中,待一会儿估计就没知觉了,我没有一直待着,而是往深了潜,随后施展大虚空术,遁入虚空之中。
  虚空之中的视角多变,很快,我在离桥不远处的水底找到了那金属箱子。
  不过箱子是敞开着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随后我又找到了小黄毛所说的大爪子,那是一个宛如金铁一般的玩意儿,的确像是蜥蜴脚一般,不过大上许多,也僵硬许多,指间弹上去,有金属的质感。

  又过了一会儿,我在下游的江底找到了那个罗盘。
  至此,所有的东西,除了那张仿佛地图一般的破布之外,我都找到了。
  至于破布,我沿着下游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没找到那也没办法,我不能一直找下去,于是返回了大桥这边来,瞧见那小黄毛不见了,便问屈胖三,说人呢?

  屈胖三笑了,说冻昏过去了,我给扔路边了——那小子可恨,但也罪不至死。
  我把捞到的东西拿了出来,摆在河滩上,屈胖三捡起了罗盘来,眯眼打量,而小龙女却是俯身拾起了那爪子来,打量了一会儿,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说这个、这是蛟龙爪子啊……
  小龙女之所以叫做“小龙女”,不但因为她姓龙,而且还因为她身上承载着那被封印在白城子里的恶龙虚无一半修为。
  正因为如此,使得她对于龙属之事,十分精通。
  所谓蛟龙,乃鳞甲为龙的一个进化过程——鳞甲者,蛇、鳄、鱼、龟之类,得天独厚,化为精怪,吸收五百年年天地精华而不死,成为蛟,再过五百年风吹雨打,历经雷劫,吞珠化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