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561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这样的一个绝世高手想要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我的命,我还真不觉得我能够活下来。
  不过还好的是这个剑神看上去好像来得匆忙,并没有带剑,这样一来的话,雁荡伤应该实力要大打折扣吧?

  现在雁荡伤竟然说他不准备出头,这是怂了的意思?
  “被打成这样都不出头,你这高手怎么当的?”我狐疑的看了雁荡伤一眼,心想这个传说中的剑神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我说过,我只是为了保他性命而已,出头这种事情,不是我应该做的。”雁荡伤微微笑着说道。
  雁荡伤说话虽然感觉挺淡然的,不过言语之中却隐藏着些许霸气。
  对啊!
  人家可是剑神!
  被封为神的男人,怎么能随随便便的给人出头呢?这种事情只有保镖才适合做。
  看来有才的人都有着自己的傲气啊!

  不过这样看来,蒋明池今天应该是白挨揍一顿了,这么想着呢,我心里也好受了许多。
  “那你不出头的话,是不是可以带着他走了?”我瞥了还躺在地上的蒋明池一眼,然后便对着雁荡伤说道。
  这个蒋明池很明显是故意跟随着我和蒋晴晴身后走进这家餐厅的,他的目的看上去好像也是冲着蒋晴晴来的。
  我隐隐的感觉到,蒋晴晴和蒋明池之间可能还有着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要不然蒋晴晴不会对蒋明池有着刚开始那样的态度。
  我心里甚至都在相信,蒋晴晴确实是不喜欢在她之前的那个位置上面待着。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蒋晴晴也不会对抢夺了她位置的蒋明池有着这种表现才对。
  但是我看得出来,蒋晴晴内心深处确实对这个蒋明池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尽管蒋晴晴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我却能够从蒋晴晴的眼神之中感受得到。
  而且蒋明池也分明对蒋晴晴忌惮不已,甚至刚才蒋明池还威胁蒋晴晴离开魔都,如果蒋明池不是怕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对蒋晴晴这样威胁呢?
  按理说蒋晴晴只是一个蒋家的私生女,而蒋明池却是牵动着所有人眼球的蒋家大公子,甚至还是蒋家年轻一代的家主继承人。
  这样的两个人在家族之中,地位显然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但是蒋明池却对蒋晴晴这样的一个私生女感到忌惮不已,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难道就是因为蒋晴晴很受蒋老爷子重用吗?
  蒋明池到底在担心什么?
  这种事情我问蒋明池肯定是问不出来什么的,蒋明池刚刚才被我往死里揍了一顿现在正躺在地上装死呢,我估计蒋明池都恨不得将我给干掉,我还想着他给我说出答案呢?这显然是做梦。
  所以我现在还是决定不再不依不饶下去,放蒋明池一马。
  反正蒋明池刚才估计也吃到苦头了,而我又不是什么不好说话的人。
  其实我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询问蒋晴晴这些事情,还有蒋明池所说的那个日记本。

  尽管我知道蒋晴晴将这些事情告诉我的可能性也不大,不过总得要试试吧?
  万一蒋晴晴开窍了呢?
  所以现在将蒋明池给弄走是很明智的选择,我总不能在这种时候去问蒋晴晴吧?
  而雁荡伤则微微点了点头说了声当然,然后便转过头走到了蒋明池的身边蹲下。
  此时的蒋明池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渐渐的渗出了汗水,显然是被我刚才的暴力手段给痛的,我估计我这样做能够给蒋明池一点小小的教训了吧?

  恐怕蒋明池以后应该不会随意骂别人家人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样算来我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蒋明池现在显然是痛得不能走路了,而雁荡伤却并没有为此皱眉,而是伸出手在蒋明池身上的几处地方拿捏了几下,手法非常奇特,也迅速无比。
  我感觉到这种手法可能非常实用,然后我就想要用眼睛将这套手法给记下来。
  毕竟对方可是剑神啊,会的一些东西估计拿出一丁点出来都能让普通人受用一辈子了。
  不过雁荡伤的手法实在是太奇特,也非常复杂,甚至速度还快到不行,简直让人感觉到肉眼难辨。
  我奇怪的是,一套如此复杂的手法,这个雁荡伤是怎么做到这种速度之下完成的?

  难道雁荡伤活了这么多年,不会一直都是单身吧?
  如果不是单身几十年的手速,怎么可能会这么快?
  反正我是没有将这套手法给记下来,甚至我都没有看清楚,还谈什么记不记的?
  “你看清楚了么?”我对着身边的乌恩其开口问道。
  乌恩其显然也发现了我刚刚发现的问题,所以从雁荡伤施展这套手法的时候开始,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看着雁荡伤的手。
  看来乌恩其也想要从这个剑神身上学到一点东西。
  而乌恩其则缓缓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不行,看不清楚,他的手法实在是太快了。”
  靠!
  连乌恩其都看不清楚?
  乌恩其的身手与境界显然要高我一个档次,没想到连乌恩其都看不清楚,看来是这个雁荡伤故意做这么快的。

  这让我心里郁闷不已,心想你搞这么快干嘛?生怕被人学走了?
  果然,在雁荡伤施展这套手法的同时,蒋明池皱着的眉头也渐渐的舒展开来,脸色也慢慢的恢复了血色,显然是从痛楚当中恢复了正常。
  我靠!
  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个手法还能让人丢掉痛苦吗?
  这简直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啊。
  如果不是要脸的话,我都想上去问问雁荡伤这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也教教我什么的。
  这很明显是一套很有用的手法,要是在和人战斗之中,我能够快速让自己身上的痛感消失的话,那我岂不是占了大便宜?
  不过雁荡伤显然不会告诉我这个东西,毕竟雁荡伤是蒋家的高手,又不是张家的高手,他怎么可能会教我这个?
  所以我也就打消了这个没出息的念头。
  小点点应该会这种奇怪的手法吧?以后有机会一定要问问这丫头。
  很快,雁荡伤的手法停了下来,而蒋明池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从地上站了起来。
  “先生,谢谢你。”蒋明池对着雁荡伤微微点头道谢。
  雁荡伤笑着摆了摆手说了声不碍事,看来这个雁荡伤在蒋家的地位应该很高啊,连蒋明池都对雁荡伤如此尊重。
  不过想想我也就释然了,雁荡伤可是蒋家第一高手,有着这种地位的人,怎能不受到别人的尊敬?

  蒋明池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仇恨,很明显这个蒋明池想要报复。
  毕竟蒋明池这种身份的人,被我大庭广众之下打成这样,估计心里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吧?
  不过蒋明池看了身边的雁荡伤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便朝着餐厅门外走去,而雁荡伤背负着双手跟在了蒋明池的身后,经过我的时候还很有礼貌的对着我微微点头致意。
  看来蒋明池也是知道雁荡伤现在是不会为他出头的,所以现在蒋明池只能忍气吞声离开。

  这也愈发的肯定了雁荡伤在蒋家之中的地位。
  雁荡伤身为蒋家第一高手,其地位肯定是其他蒋家高手不能比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