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56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才刚冒出这个想法呢,都还没有开始实施,这个剑神雁荡伤就突然冒出来抢走了我的作案工具。
  这样的话雁荡伤是怎么看出来我要废掉蒋明池一条手臂的心里想法的?这货不会有着传说中的读心术吧?
  “他骂我妈,我自然是要给他一点代价的。”我想了想,然后便冷哼一声说道。
  “那也没必要这样做才对。”雁荡伤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

  “你不得不承认你的下手确实狠不是吗?你平心而论,这样的他足以要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么?”
  听到雁荡伤的话,我还真的认真歪着脑袋想了想,感觉雁荡伤所说的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蒋明池确实骂过我妈,这让我心中非常的生气,我也对蒋明池报复过了,刚刚那几板凳砸在蒋明池的身上我可是丝毫没有留力气的。
  按理说这样出气也差不多了,但是我却想着要废掉蒋明池的一条手臂,这确实有些太过了,说出去恐怕我还会被人给说闲话。
  要是按照这么说的话,这个雁荡伤还算是帮助了我一次不成?
  “哼!那又怎么样?你们蒋家对我做出的事情比这更过,一条手臂又怎么了?”我冷哼一声,将这件事情偷换了概念。
  “那是你们之间的手段,你输了就是输了,你总不能将什么事情都怪罪到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吧?”雁荡伤再次笑了笑。
  “而且你有着很关键的毛病,难道没人告诉你吗?”

  “你特么才有毛病,你全家都有毛病!怎么说话呢?”我一时没忍住直接对着雁荡伤破口大骂道。
  这特么就是蒋家第一高手吗?
  哪有像是他这样随便侮辱人的绝世高手?
  “我可没有侮辱你。”雁荡伤微微摇头。
  “你难道不知道你心里的那股暴戾之气么?按理说你已经尝试过了其中的苦头才对。”
  听到雁荡伤的话,我不由得一愣。
  我心中的暴戾之气?
  不就是那个随时可以将我变成疯子的东西吗?难道这个雁荡伤也看出来了?
  “你什么意思?”我狐疑的看了雁荡伤一眼。
  “我这是在为你好。”雁荡伤笑着说道。
  “我敢保证,如果你刚刚那一下砸下去的话,你绝对会进入彻底失去理智的地步,到时候的后果我想你应该很了解的吧?”
  我神情古怪的看了雁荡伤一眼,心想我发疯的事情是不是被人家调查到资料了啊?要不然雁荡伤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这件事情我没告诉过别人啊,现在最多就我和表姐还有我爸知道,因为我只告诉过她们两人,别人要是想要调查资料,这应该从何做起?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好吧?
  雁荡伤说得也确实没有错,无论是表姐还是我爸,都让我不要轻易动怒。
  因为我只要一激动之下,就很有可能遭到内心之中各种负面情绪的反噬,从而失去理智,彻底变了一个人。
  刚才我揍蒋明池的时候,我的情绪就有些失控了,原本我是想让他受到一点教训就好了的,谁让蒋明池骂我妈?当着我的面骂我妈的人,我不会让他有好下场!
  但是在手拿着板凳一下一下朝着蒋明池身上砸的时候,我心里就泛起了各种负面情绪,甚至还想起了这些日子因为蒋家我好多次都处于生死边缘,我心里也生起了让蒋家吃点苦头的想法。
  而蒋明池现在俨然成为了蒋家年轻一代最重要的领头羊了,如果让蒋明池吃点苦头的话,岂不是就等于让蒋家吃苦头了?
  所以刚才我心里就莫名其妙的生起了要将蒋明池的一条手臂给废掉的想法,还好的是‘剑神’雁荡伤及时出现阻止了我的动作,要是我刚才那一板凳砸下去,我估计我心底深处的那股暴戾会彻底爆发,我肯定又要进入那种不理智的状态了。
  现在表姐也没在我身边,我要是爆发了这种状态,我的后果会是怎么样我自己都不敢想象。
  而此时的雁荡伤呢,像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一般,对着我开口说道:“别奇怪我是怎么看出来的,你身上有着一股别样的气息,眉眼之间显然有着一丝丝无法掩饰的火气。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心里面有着什么样的状况,从眼睛里面就很容易能够看得出来。”
  靠!
  说得我差点都信了!
  这个雁荡伤不是号称剑神么?怎么倒是没事儿跟我说起这些大道理来了?
  我显然有些不相信雁荡伤的‘胡说八道’,然后便转过身看着我身边的乌恩其,指着我的两只眼睛问道:“帮我看看,我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乌恩其神情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看不出来。”

  我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要是谁都能从我眼睛里面看出我内心之中的东西,那还玩个毛啊?岂不是眼科医生都能够知道我心里所想了?
  “这没有任何根据好吧?别乱说出来吓人。”我再次看了雁荡伤一眼,开口说道。
  “人的眼睛总会透露一些很有用的东西,我想你以后应该能够明白。”雁荡伤笑了笑说道。
  虽然我感觉雁荡伤的话说得扯淡无比,毕竟我不可能去相信一个人所说的这种言论。
  不过雁荡伤确实是看出来了我心中的这个秘密,难道雁荡伤就是用的这个方法从我眼睛里面看出来的?
  这也太玄幻了吧?
  “行了,别纠结这个话题了。”我颇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面扯下去。
  “我把他打了一顿,你现在是要为他出头吗?”
  我指了指现在还躺在地上脸上带着痛苦神情的蒋明池,刚才我下手不可谓不重,蒋明池又是蒋家养尊处优的大公子,恐怕从小到大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虐待吧?
  雁荡伤微微笑了笑摇头说道:“我只是出现保他一命的,并不是为了帮他出头。”

  我诧异的看了雁荡伤一眼,心想这个雁荡伤的使命不应该就是蒋明池身边受蒋明池使唤的高手么?
  身为雁荡伤的主子蒋明池现在被我打成这个样子,雁荡伤这个做保镖的不应该上来也将我给揍一顿?
  说实话,如果雁荡伤真的要选择揍我一顿给蒋明池出气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我身边的十多个保镖加上乌恩其能不能将雁荡伤给拦下来。
  毕竟雁荡伤可是号称蒋家第一高手的人啊,我对雁荡伤了解的资料不多,也不知道雁荡伤曾几何时对谁出过手,但是能够在蒋家这样的大家族里面担任第一高手这个位置,还被人称为剑神,这样的人恐怕不是浪得虚名的吧?
  华夏仅有的几个顶尖家族中的第一高手恐怕都会进入到绝世高手的行列之中,以前我对公孙家族的第一高手孤灯和尚就感到有些奇怪,心想这个和尚对付十二生肖中的寅虎都得花上那么多时间,怎么配得上这个第一高手的?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孤灯和尚最喜欢做的就是隐藏实力,如果不是上次抢夺夏婉玉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孤灯和尚竟然有实力跟小点点斗个几乎不分胜负。
  而这个雁荡伤同样是身为蒋家的第一高手,恐怕实力等级应该不在孤灯和尚之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