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2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采苓叹了口气,说道:“陆羽,姐姐中午打算召开家族大会,她要当众把二哥给杀了。”
  “那你觉得呢,该杀还是不该杀?”陆羽问道。
  孙采苓想了想,说道:“该杀。也不该杀。”
  “怎么讲?”陆羽笑道。
  “于礼于义,二哥自然该死。但毕竟我们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姐姐下了这个决心,心里肯定还是很苦的。”孙采苓叹道。
  “生老病死怨憎恨,求之不得五蕴炽盛。连佛陀都说人生有八大苦。小姑娘,这人生在世,只要一日没有超过,求不得大自在,谁能不苦?”陆羽难得打了句机锋,跟孙采苓吐了些真言。
  “你这家伙,貌似跟我差不多大吧。怎么说话总是这么老气横秋,看起来就像个老头子!”孙采苓没好气道。
  陆羽白了她一眼,说道:“小姑娘懂个屁。咱这叫成熟,懂不。”
  “成熟个屁,你就是个小老头。”孙采苓吐了吐舌头。
  陆羽懒得跟她一般见识,便不再多说话了,而是摸出一根烟点着,边走边逛,然后喟然浩叹,说四小姐,你家真他-妈的大呀,这都走了有小半个小时了吧?

  孙采苓便不无得意跟陆羽解释了,说这是祖宅,从清朝乾隆年间就开始修建了,这么些年,孙家开枝散叶,却一直没有分家,每到添丁,就要修一栋别院,这么些年下来,就变得很大很大了,好在这里是杭州城郊,三环开外了,市政府规划也规划不到这里,老祖宗有先见之明,这一篇几千亩地,全是孙家的产业,所以也不怕城管说我们家违章修建。
  陆羽撇撇嘴,说哪个位面的城管敢惹你们老孙家呀。
  孙采苓指了指前面一栋幽僻庭院,说看到那颗大榕树没,那就是我爷爷小时候种的,这就是我爷爷的院子,现在只有我奶奶一个人在里面住了。
  “你奶奶还住在这里?我能去看看么?”陆羽说道。

  “当然。”孙采苓点点头,“不过奶奶年纪很大了,而且脾气很怪,一般不跟外人来往的。待会儿奶奶不理你,你可不许生气。”
  陆羽点了点头,走了过去,是个很有江南风韵的一栋院子,却是按照北方风格修建的,四进四合,里面假山亭台,不一而足,草木流芳,春意盎然。
  还不待陆羽发问,孙采苓就给陆羽解释了,说奶奶是北方人,住不惯我们南方的院子,爷爷才修了这栋院子,爷爷死后,奶奶就一直住在这里,平日里没事儿都不出去了,她老跟我们讲,说爷爷的魂儿因为舍不得离开她,其实一直还在的,所以她也不走了,怕爷爷孤单。
  陆羽抹了抹鼻子,说你爷爷和奶奶倒是一对痴情种子。
  孙采苓撇撇嘴,说爷爷有八个老婆,算不得痴情吧,不过最爱的还是奶奶。
  陆羽大笑,说四小姐,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花心是天性,跟痴情不痴情,没有什么干系的。

  孙采苓正经问他,说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陆羽想了一会儿,说拒绝回答。
  孙采苓便撇过头,不理他了。
  陆羽想看看这栋院子,倒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来杭州之前,看过看过孙家那位已经故去老太爷的资料。
  古人做臣子,如今做公仆,想飞黄腾达,似乎都不容易。做到政界常青树历经一朝数代的怪物,就更难上加难。
  而孙家的老太爷,就是这样的一尊怪物,据说在太祖时代就是封疆大吏,邓太宗上台后就跟着入了阁,完成了部级到副国级的鱼跃式跨越,后来八九年那么大的动荡也没沾惹上身,在江总时代甚至有机会做到国-务-院-副-总-理这个共和国副相的位置。
  只是老太爷以年事已高婉拒了,致仕在家,开始钓鱼喂鸟,修身养性,又活了十年,于九十八岁高龄驾鹤西去。
  这十年时间,孙老太爷闭门在家,概不见客,孙家的生意,却在这十年时间,越做越大,一跃成为江浙一带数一数二的豪门。

  这中间,隐藏着多大的处世哲学,陆羽虽然不是太懂,但也能略微窥探一二。
  可以说,孙家老太爷要是不死,孙家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内忧外患的地步。
  不过话又说回来,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一个家族的兴衰,和一个王朝的起落并无不同。
  只是孙家老太爷才死去几年,孙家就沦落到如此境地,这人走茶凉四个字,在孙家身上,却体现的格外明显了一些。
  孙采苓和陆羽两人并肩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老太太坐在院子中的大榕树下练字,老太太须发皆白,皮肤却是光润得很,精神矍铄,鹤发童颜,好似仙人。
  大榕树下,黄梨木的桌子凳子,宣纸平铺,白生生晃眼,榕树上面黄鹂啾啾,别有情趣。
  孙家老太太正在练字,这个兴趣爱好其实是受老爷子影响的,尤其是老爷子死后,就一直坚持下来,而且她练字不喜在书房,而喜欢在这颗榕树下。
  老太太精绝行草,只是老太太从未在公众场合留过墨宝,也没有去书法协会挂名,仅仅视作修身养性的法门。
  见了陆羽和叶灵儿进来,老太太微微颔首,便继续写字了。
  叶灵儿便蹦蹦跳跳过去,叫了声奶奶,一旁帮点小忙,做点拿笔磨墨的小事儿。
  笔架上的毛笔都价格平平,任何小卖部都能买到的几种,纸是安徽泾县的生宣,相对昂贵,但这笔钱是老太太从自己津贴里掏出来的。
  孙家老爷子最高做到过副国级的共和国大员,而这位老太太,却是浙大的终生荣誉教授,还有一些是门生当礼物送的,扯不上特供,四合院除了房子大,藏书多,有一棵老杭州城难得一见的榕树,就再无出奇之处。
  孙采苓是家族里少数能与怪脾气老太太聊到一起的后辈,其实这丫头的书法造诣也是不俗,能言之有物,而非难逃溜须拍马嫌疑的夸夸其谈。
  老太太已经不过问孙家的事情很久了,也不知道陆羽是谁,但对于这个外人,倒是没有表现得特别抗拒,当然也称不上热情。
  话又说回来,老太太这辈子跟着孙家老爷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早就已经沉淀下来了吧。

  老太太正在写的一幅字:“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然后抬眼问陆羽,说道:“年轻人,你觉得这幅字怎么样?”
  陆羽自然认得,这是论语学而中的名篇,他想了想,说道:“老太太,您用的,似乎是秦体?”
  老太太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错,是秦体,也就是所谓的宋体,事实上,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知道,所谓的宋体,便是秦桧这个绝世大奸人发明的,看来你读了不少书嘛。说说你怎么看这句话的?”
  陆羽几乎没有思考,便解释道:“敏于事而慎于言,这是典型的中庸之道,不过前面那部分,我倒是不敢苟同,事实上我觉得一切在不能填饱肚子前提下的所谓理想和道德,都是不科学的,毕竟进食才是人的第一本能,孔老夫子思想是好的,却是有些脱离实际了。”
  日期:2017-01-01 1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