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5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是要告诉你的。叶雨欣怕跟你说了你担心,就叫我先帮忙送过来,等好了再跟你说。”谢衍生说着那边似乎叫了一句什么,他电话里跟我说:“你别着急,我看看情况。要是状况不好的话,你过来瞧瞧。我在这里毕竟不是很方便。”
  我嗯了一声,跟他说:“没啥不方便的,她一个小姑娘,叫我送来送去的,也不行。”
  谢衍生那边迟疑了下没回答我,好半天才说:“最好别叫我在这边,不好。”
  我估摸着谢衍生避嫌,也就没再坚持,“行。你看看情况,我要不要去。”

  掐了电话,心想叶雨欣怎么还会有肠胃毛病呢。
  我吹干了头发,将吹风机放起来,谢衍生电话就打了过来。但是是叶雨欣打来的,“姐姐,我没事了,刚才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冷水又开窗户吹了冷风的原因,胃疼得不行。还好是你男朋友照顾。”
  我嗯了一声,“回去多注意,下次别喝冷水了。”
  她嗯了一声,我本来以为谢衍生会接过去跟我告别一下,结果电话就挂断了。
  我看着手机也懒得回过去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班。
  我到公司的时候一直打哈欠,心想每天这么上班真是累。偏我今天一个案子要改,我还起了个大早。
  才到公司电梯,就遇见了门前的程一曼。
  程一曼手里拎着不少东西,应该都是早饭。
  她跟我一起进了电梯,摁了十五楼,我在十三楼。
  我没说话,只是靠墙站着,心想程一曼手里一堆东西,按理说不是一个人能吃得下的。
  程一曼也不说话,站在我前面,十分的职业化。
  我先从电梯里出来。出去之后,就回头盯着程一曼瞧了一眼,也是突然想挑衅似的,问她,“程大秘书是要给很多人买早饭啊?”
  程一曼瞧着我。嘴角扬了扬没有回答,摁了电梯的关门。

  我站在那边越想越不是味道。
  怎么总觉得程一曼这些东西都是给谢衍生准备的。
  本来也有事情,我想了想,就回去了办公室。
  我到的早,就多了很多时间。忙了一个半小时,办公室就陆续来人打卡了。
  我的文案也做的差不多了。
  小王打着哈欠问我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我说今天六点多就起来跑公司来了。

  她一边吃早饭一边说:“来这么早,你跟十五楼的程一曼有的一拼。”
  我登时就怔住了,“什么叫跟程一曼有的一拼?”
  “你不知道么?程一曼每天都是六点半准时到公司。而且必定化过妆,穿的每天基本上都不会重样。她知道谢衍生的全部喜好,知道谢衍生每天什么时候会到公司,知道怎么才能叫谢衍生开心。”
  我整个后背都在发麻。
  有些人,处心积虑,步步为营,你又不得不佩服,她的确下足了功夫,这些功夫多的叫你佩服。
  我忍不住问小王,“那她每天都带早饭的?”
  小王说:“这个不知道,楼上的小秘书跟我说的。有个小秘书人不错,叫姜楠,会跟我们分享这些八卦。”
  姜楠,我对她有些印象,之前见面的时候,知道她不是个特别矫情的人,说话也比较随和。

  小王又跟我说:“你说程一曼做了多少功课,听说她有些背景,原本是一个小公司老板的女儿。所以办公室其他秘书还是会卖她三分面子的。”
  我哦了一声,“这么说。她其实也收买了办公室的其他人咯?”
  小王点点头,“算是吧。”
  我笑了笑。
  谢衍生身边女人还是挺多的,至少目前为止,秦璐璐,孙婷婷,程一曼,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果说最弱的,也许看起来是秦璐璐,至少她跟我对抗没怎么胜过。可是我一直觉得秦璐璐是最可怕的,因为她是唯一被谢衍生承认的。
  孙婷婷仗着跟谢衍生青梅竹马。很多时候缠着谢衍生,都是在背后,很多人都看不到,也没什么人管她。
  程一曼?
  我在想,这个女人。恐怕都不会介意成为小三存在谢衍生身边。
  看我发呆,小王推了推我,“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碰到劲敌了?”

  我没说话。
  小王笑,“女人啊,什么时候都得修炼。修炼的不好,就被其他修炼的女人给比下去了。想想都可怕。”
  中午吃饭,碰到了叶雨欣。
  打好了菜,看到她满盘子那么油腻,我跟她说:“你昨天才去医院看病。今天就吃这么油腻,不要命了你!”
  她笑,“没啥事,也就是一时的,我并不是长期都这样。”
  我也就没管她。
  我插科打诨聊了几句。回去办公室经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叫她。
  “叶雨欣是不是,有你的快递送到前台了。”前台说。
  叶雨欣恩了一声就去看了一眼,拿手里垫了垫,还不轻呢。
  我笑,“是不是你的追求者啊?啧啧,是不是瞒着我藏着什么小秘密呢。”

  她笑,害羞了下,将包裹拆开来,是CHANEL的护肤还有香水套装。
  “呦,这是大手笔啊!好像是今年的新款呢!”我说着看了看,拆封还在,显然是买了之后,用快递寄过来的。
  “谁啊,买了不亲自送,还要用快递寄过来?”我奇怪的问。
  叶雨欣摇摇头也有点想不起来,但是眼里有点小窃喜,似乎想到了谁。
  “想到了?瞅你,一脸谈恋爱的样子。”我调侃她,“谁啊。到底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测而已。”叶雨欣说,“先回办公室,我问问。”
  我两人就都回去了办公室。
  下午忙了一会,叶雨欣发我扣扣消息。说知道谁送的了,是宁远。
  我正好在喝水,差点没兴奋的呛到。

  可以啊,这么快就开始送东西了。
  我跟她说,收着,送啥都收着。
  叶雨欣问我,如果宁远带她去逛街呢?
  我说当然去了,一定要去那种国际大品牌的店,什么贵买什么,什么合适穿什么,使劲花他的钱。

  叶雨欣说我这么心狠。
  我说:“不是我心狠。宁远一副就是来恶心人的样子,为什么不恶心回去?这种男人就想证明女人的下贱,那就给他机会,看看到底谁才下贱。”
  叶雨欣恩恩应着,说自己这段时间要过奢侈的日子了。
  晚上下班。叶雨欣没找我,果然宁远约她吃饭了。
  谢衍生正好在门前接我,我才上车,就接到了个电话。

  陌生号码,我瞧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客户。
  我对谢衍生摆摆手,就接了电话。
  “喂,你好。”我开口。
  “景文,是我谢曼,我知道你在我哥车上。你别告诉她是我。我想约你吃个饭,我们聊聊。”

  我怔住了,想要保持我开始的样子,可是谢衍生看穿我了,问我是谁。
  我说是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