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金海肯定的说:“都要求了,格式都是统一的,王局,你去拿一下。”
  城建局副局长王成霞走出屋子,去拿签到薄了。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楚天齐追问。
  “还有……根据市容市貌现状,为每个副职划分督办跟进责任区,把全市街道管理划分到了每个副局长头上。当然,这项工作原来就做过,这次是又重新强调一次。”曹金海补充着,“因为时间仓促,加之资金紧张,有些工作还需时日,请市长体谅。”
  “我当然体谅了。走吧,既然做了一些工作,那咱们就出去看看,大伙都去。”说着,楚天齐向室外走去。
  曹金海急着向常务副局长郑彪挤眉弄眼起来。
  走出门外,楚天齐又停下来,回头说道:“曹局,快点,相跟上,大家都去。”
  “马上,马上。”曹金海假借擦汗之机,用手挡住额头,转头再次向郑彪做了个口形,然后才跟了出去。
  从四楼下到三楼,楚天齐看似无意的一扭头:“局长室,正好去你屋拿瓶水去。”说着,当先向东拐去。
  “市长,这有水……我……”曹金海话到半截,闭了嘴。因为他发现,对方早推开门进去了。
  曹金海先是叹口气,接着脸上一喜,跟了过去,嘴上说着:“市长,休息一会儿再出去。”

  就在曹金海刚进屋的时候,楚天齐已经拿了一瓶水,返到门口:“走吧,不坐了,直接出去看看。”
  再次叹了口气,曹金海快步跟上楚天齐,到了楼下。
  “市长,外边热,赶紧上车。”曹金海边说,边四外看着。
  楚天齐道:“曹局,别看了,我没带车,坐你的。”
  “没带?好,好。”曹金海疑惑:他为什么没带车呢?
  局长专车过来了,楚天齐直接坐到后排座位:“曹局,把建设科乔科长也叫上车来。”
  就这样,曹金海和楚天齐坐在后排,乔海坐到了副驾驶位。
  刚走出不远,楚天齐喊了声“停”。
  汽车停在路边,楚天齐走下汽车,对着曹、乔二人说:“这是二中门口,按乔科长说的,一共新换了四个井盖,三个路灯灯泡,咱们看看。”说着,楚天齐当先走去。

  曹金海瞄了乔海一眼,两人的表情都很怪。
  楚天齐边走边念念叨叨:“一个,两个,三个井盖,不够四个呀。我再看看灯泡,灯泡倒是看着都没坏。”然后转头道,“乔科长,给找找第四个井盖。”
  乔海连续找了两个来回,然后一脸苦瓜的来到楚天齐近前:“楚市长,我记错了,是三个。”
  楚天齐冲着曹金海一招手:“曹局,你来看看,这三个井盖是新换的吗?”
  曹金海装模作样的看了一圈,表情有些尴尬:“市长,这……”然后忽然大声道,“乔海,怎么回事?跟你安排下的任务,你是怎么做的,这么不细心?这明明没坏,你怎么记成新换的了?”
  “我……我……其实这只是修补了修补。”乔海低着头支吾着。
  “修补?修补哪了?井口四周的水泥至少有半年以上了吧,也不可能现场焊井盖吧,要不要揭开看看,看看是不是重新砌砖了?”楚天齐道,“其它处还用看吗?路灯需不需要亮一下?”
  “路灯可以亮,其它处……”乔海支吾着。

  “你确定十九号以后,在这儿换过三个路灯灯泡?还需要再看其它处的井盖吗?”楚天齐冷笑一声,“希望你一次回答正确,我不听第二次。”
  乔海低着头,脸上肌肉不时跳动着。
  此时城建局几十号人都围了上来,看着低头不语、汗流浃背的同事。有人深表同情,暗骂这个副市长不是东西,也有人嗤之以鼻,咒乔海自作自受。
  “我……我撒谎了,自十九号以后,建设科并没有做这些工作,刚才那些工作量都是我编的。”乔海终于说了话。
  楚天齐道:“你编的可真细致呀,光井盖就说了经贸委、农行、鼓楼居委会、南大桥、工会、三职高、南货栈、西河沿、二中等九个地方,前面还都是一处地方换一个井盖,最后二中说了四个。看的出,地名你都编不下去了,竟然慌不择路,无中生有给二中多了一个井盖。”
  乔海抬头,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他不相信自己刻意想出来的地方,对方竟然能够一个不落的记下来。
  楚天齐“嗤笑”一声:“你以为多说几个地方,我就记不下来吗,那我就再说说你所谓的换灯泡地点,汽车站、南货栈、二小、三小、建材城、老百货、市第一医院、电影院,前五处地方各换了两个灯泡,后三处地方各换了三个灯泡。对不对?”
  围观众人大骇,这是什么记性?听了一遍竟然记下了所有的地点,而且还记下了每处地点的数量。人们不知道楚天齐记得究竟准不准,只知道自己记住的几处,与楚天齐说的完全吻合。
  “我不知道对不对,我已经记不清了。”乔海给出了答案。
  “噗嗤”,好多人不禁笑出了声。
  “你这是冷幽默吗?”楚天齐也忍不住笑了,“为什么非要把没做的事说成做了,为什么要欺骗主管市领导?”
  “我……我……”乔海支吾了好几个“我”,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楚天齐把头转向曹金海:“曹局长,我很疑惑,平时城建工作都是这种作法吗?”
  “不,不,这都是他个人工作不到位,是个案。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局里一定会严肃处理,以儆效尤,给市长您一个交待。”曹金海赶忙表态,“局里也会教育众人,让大家引以为戒,把这件事做为反面教材。”
  “平时发现过他这种做法吗?别的科室、别的人有过这种无中生有的的事吗?”楚天齐连续追问。
  “平时乔科长工作还是比较尽职的,没发现他有这种情况。别的人身上也偶尔发生过这种事,但顶多就是八个谎报成九个,完成百分之七十说成七十五,从来还没发现这种纯粹无中生有的事。”曹金海接着又做起了自我检讨,“在这件事中,我也有责任,只想着已经传达到位,没有及时进行检查。虽然这是个案,但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值得深刻反思。信任不能代表制度,要靠制度管人,而不是人管人,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才是关键。市长,我向您保证,一定会尽快出台相关防范措施,一定会制定严格的制度,到时向您汇报,请您指正。”

  “哦,个案?”楚天齐冷冷的看着曹金海,“希望不是上行下效。”
  “不是,绝对不是。”曹金海咬着后槽牙说。
  “市长,您消消气,咱们现在回局里,我向您做深刻检讨。”曹金海转移了话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