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5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登时脸上憋得发烫,这货故意的,竟然戳我的软肋,“算了,看来我得老老实实给你煮面条了,跟你算账,我是没法算明白了。”
  他哈哈笑起来。“看来跟律师算账也是不明智的。”
  我哼哼就去煮面条了。
  煮面条的时候,看到叶雨欣给我发微信。

  微信内容有点长,我看的有点头疼,这货大半夜的是发神经呢吧。
  大概内容是,她一个人很孤单,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还好有个姐姐。她现在很茫然,不知道该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男人又该是真的优秀,值得她对他付出的。
  我看了是又心疼又好笑。
  心疼是一个小姑娘在外面的确不容易,好笑是,女人,不该将男人视为自己的天。
  之前也许就是因为叶雨欣太过于把谢恒升当做主要的来对待,才叫谢恒升这么久对她忽视。
  想想十分的不值得。
  我回了她一句,大概意思就是优秀的男人是会有的,不要着急,总会到她身边的。
  没想到她没有睡,回复我一句。“如果已经碰到了,到了身边了呢?”
  我一听倒是怔住了,已经到了?
  不会是宁远吧?
  我赶忙发消息问她,不会是宁远吧。

  她说不是,我问那是谁,她却没有再回复我。
  我皱着眉头看着她的头像。半天没想起来,她身边又出现什么男人了。
  一直以来,她都粘着我,身边有谁出现也都会说,怎么有秘密瞒着我么?
  不过想想也正常,那么多人。没准谁追她,我不知道也是有可能的。

  我煮好了面条就去了全修杰的书房,他一直望着门这,似乎在等着我过去似的。
  我笑着端进去,“怎么你都饿成这样了,一直看着大门。”
  他咬了咬嘴唇,“那是饿了。闻到味道这么香,我肯定着急啊!”
  我将面条放过去,跟他说:“大晚上的熬夜对心脏不好,我特地放了点菠菜。”
  全修杰望着我,“菠菜对心脏好?”
  “恩。”我说我爸之前生病的时候,我就经常煮菠菜。
  “闻闻看。是不是非常的清香?”我对他说。
  全修杰嗯了一声,脸色突然变得不太好看。
  我怔了怔,怎么还突然不太高兴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吃菠菜?”我问他。
  他摆摆手,“没有,没有不喜欢吃,只是有点意外。没什么事。你赶紧去睡觉吧。”
  我嗯了一声,就转身要走。

  “景文。”他突然叫住我。
  我回头望他,他看着我,嗫嚅了半天,吐出一句话,“如果——我是说如果——”
  我奇怪的瞧着他。
  他最后摇摇头。“算了,你去睡觉吧,当我没说。”
  “怎么了这是,如果什么?如果菠菜对心脏不好么?”我倒是被他勾的有些好奇。
  他挥挥手,“去睡觉吧,别想了。”
  我嗯了一声,也是困了。
  上床之后,心想,怎么今天叶雨欣跟全修杰都这么奇怪呢。

  这奇怪持续的时间还有点长。
  我连着三天上班,全修杰晚上都在家,我只要回去,他就叫我给他煮面条。我既然住他的房子,总不好没点表示,每次也都同意了。
  然而这三天,他明明很忙,晚上经常打好几个电话,还跟对方说谎,说自己在外地。不能回A市。
  我听了目瞪口呆,你丫这么忙了,还不去应付一下?
  这三天,叶雨欣也特别奇怪。
  她一到晚上就缠着我要请我吃饭,而且总是语气特别落寞,我一接电话。她就会特别期待似的望着我,弄得我有点不明白她想什么。
  第四天,全修杰没有在家。
  第五天,谢衍生跟我说一起吃晚饭,我答应了,叶雨欣又缠了过来,问我能不能晚上一起吃饭。
  我想着就答应了,主要是这几天她没少破费,我有点不好意思,想回请一顿。
  所以下班我是带着叶雨欣一起的。
  我怕谢衍生反对,一见到谢衍生,就立即过去解释,“今天带朋友一起吃饭,没问题吧?你可别小气,怕花钱。”
  我知道谢衍生也不是小气的人,所以故意说的。
  他点点头说:“这话说的,请你朋友吃饭,我能小气什么。”

  于是我开心的拉着叶雨欣一起跟谢衍生去吃大餐去了。
  叶雨欣没怎么来过这么高档的酒店,眼神有些怯懦。
  我拉着她悄声说没事。
  “你就想啊,你给谢衍生打工这么长时间,就给那么点工资,吃他一顿饭,宰他一顿怎么了!”
  叶雨欣听我这么说笑的咯咯的,时不时回头望着谢衍生。
  有时候想想,我真是傻啊。
  因为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出来,哪里不妥,哪里不一样。

  无论是全修杰还是叶雨欣。
  叶雨欣很是坦然的跟我一起吃了谢衍生一顿。
  吃过饭之后,叶雨欣感慨万分,“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我笑。
  正好全修杰给我打电话,我接了电话说我在华氏酒店门口,他说他也在,就过来找我了。

  天也晚了,全修杰问谢衍生是不是还要腻着我,跟我一起回家。
  谢衍生瞥了全修杰一眼,“单身老男人,少说风凉话。”
  全修杰一脚踢过去,“你不也是三年前才破了身!”
  我差点被口水呛到,咳咳的咳起来。

  谢衍生眼角黑了黑。像是故意说给我听得似的,“别听他瞎说,我才不是守身如玉的人。”
  我斜了他一眼,“你可以守身如玉。”
  谢衍生一手将我推到全修杰的车上去。“行了行了,这么晚了,都回家。我帮你把你的朋友送回去。”
  我吩咐谢衍生别搞乱飙车之类的,就跟叶雨欣道别,纷纷上了车。
  就看见车外,谢衍生一手摁住全修杰,在他跟前叨叨咕咕的说什么,那表情一副要杀之而后快的模样。
  我其实不太信谢衍生三年前才破了身。

  对于谢衍生这种看起来就不是太自爱的人。要是真守身如玉那还就奇怪了。
  全修杰上车的时候,满脸堆笑,十分得逞的模样。
  车开出去,他还在笑。
  我问他笑什么。

  他斜了我一眼。“是不是特别不信阿生三年前跟你是第一次。”
  我怔了怔,这个话题跟他讨论,心里总觉得有负担。
  他笑,“你肯定不信,心里没准怎么觉得他花天酒地。”
  我说:“是肯定是,毕竟阿生浪荡惯了,从哪里看,都不像是一个正经人。”
  “那你不知道他没法不正经。谢家祖训严格,谢氏子孙如果被发现在外面胡搞乱搞,是不允许继承家业的。”全修杰解释,“谢恒升跟他哥之所以很少露面,就是因为胡搞,被谢尔顿知道了。那个老爷子严厉的很,这一点除非隐藏的深刻,一旦被知道了,绝对不会姑息。”
  我一听倒是有些惊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