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8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倘若说只是一回,或许有可能是诈骗电话或者乱七八糟的中介电话,但连续九个未接来电,这事儿可就有点儿古怪了,我让人给我弄了点纸来,把手机上面的水雾擦干,然后回拨了去。
  这一回,那个电话号码没有关机,而是“嘟、嘟、嘟”的几声之后,接通了。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是个女声,年纪应该不算大,我愣了一下,说你好,请问你找谁?
  那女子也是有些惊讶,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是谁?”
  我忍不住乐了,说你打了我这么多未接电话,结果不知道我是谁,这不是好笑么?小姐,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说我挂了……
  电话那头赶忙说道:“别,别挂啊,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但这个电话的主人告诉我,说他如果三天没有回来找我,就让我打这个电话给你,让你过来,现在已经过了四天了,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啊?
  我说谁让你打电话给我的?
  女子说道:“那人跟我说他叫做楼主,就是人家网上论坛的那种楼主,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呃?
  楼主,这个名字还真的是有些奇怪,但我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楼主,楼主,啊?等等,难道是陆左?

  我回过神来,赶忙问道:“美女,那个人大概长什么模样,你能跟我讲一下么?”
  电话那头思索了一下,说他长得很帅,个儿很高,阳光,很有气质,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就像邻家大哥哥一样……
  我听到对方说话的趋势,有点儿犯花痴的样子,赶忙拦住她,说将重点,他的脸上,是不是有一道疤?
  疤?
  女子赶紧确定,说对,有,不过别人有疤,就像是黑社会的小流氓一样,但他不同,给人的感觉特别安全,我问他是不是当兵的,他又说不是……
  我说他身边是不是有一个长得很乖、很可爱的小女孩儿?
  女子说没有,我当时碰见他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瞧见什么小女孩儿——怎么,他结婚了么?有孩子了么?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一连串的问题轰炸得我有点儿头疼,我赶忙跟她说道:“你好,请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简单讲一下,好么?”
  女子说你这人很有问题呢,你先说你是谁?
  我说我叫陆言,是他堂弟。
  女子确认了我的身份,这才说道:“我跟他也是萍水相逢,那天我们去乡下采风,半路上碰到的,他跟我聊了一会儿,然后请我帮一个忙,说他准备去一个地方探险,但心里有点儿没把握,所以把电话给了我,让我在他三天之后,没有打电话过来,就给你打电话,跟你说起这个情况,另外还有一个小箱子,让我转交给你。”
  我说啊,他怎么会找你呢?

  女子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就问他说要不要报警啊之类的,他说不用,让我到时候跟你讲一声就好。
  女子的话儿模模糊糊,表达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猜她知道的也不多,更重要的,估计在陆左托她转交的那个小箱子里。
  至于陆左为什么知道我的电话,并且让她打电话给我,我都有些懵。
  仔细想一想,当初陆左离开茅山,的确是去了晋西。
  而且我听着这事儿很像是真的,并不像是什么人特意设这么一局来算计我,所以问清楚了对方的身份和此刻所在的地方之后,对她说我会尽快赶过来的。
  挂了电话,众人都看向了我。
  因为车内的空间狭小,而且大家都是修行者,所以通话内容并不能隐瞒,老鬼担忧地对我说道:“陆左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我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得去看一下,才能够知晓结果。
  说罢,我对他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恐怕不能够继续待在京都,帮着继续处理后面的事情了……”
  老鬼摆手,说你帮得已经够多了,现如今洪家所有涉及的人,除了洪天秀之外,全部都栽在了我们手上,而且丨毒丨品案的事件,也给我们争取了更多的同情,占据了道德高地,清辉同盟这儿,除了杨康没有落网外,其余人都在刚才交代了,接下来的事情,是一场长时间的拉锯战,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事儿,反倒是陆左那边,有什么事情,你得跟我们说,不管是什么,都有一个照应。
  我说好,我先去看看情况,回头的时候,我们再联系。
  本来这一次我们准备在京都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然而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却让我打断了继续待在这儿的念头。
  更加让人苦笑不得的,是在此之前,因为我身陷绝境,不得不用地煞陷阵的手段来逃脱,使得原本的所有计划都被打乱,好在阴差阳错之下,倒也没有将那帮人给放走。
  后续的事情,老鬼在这边处理,另外徐淡定、杂毛小道等人也在此帮衬,倒也用不着我操心太多。
  老鬼没有挽留,让他的助手吴格非帮我订了次日最早前往晋西的飞机。
  当然,临行前,我还得给徐淡定和杂毛小道打个电话。
  徐淡定那边倒没什么,但杂毛小道却有些诧异,说他为什么找你不找我呢,我虽然不拿电话,但身边的人却一直都开着机的啊?
  我哪里知道这个,只有装傻,而杂毛小道则说要跟我一起去晋西。
  我拦住了他,说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在京都这边挺多事情要忙的,黄胖子和慈元阁这边你也要营救,另外你大师兄的事情,还有茅山宗接下来的走向,也够你操心的,我给你当马前卒,先去给你探探路,真正有什么事儿,到时候第一时间跟你说,怎么样?

  杂毛小道不肯,旁边的人又劝了他好一会儿,这才罢休,不过还是让我手机不要关机,随时给他电话。
  一通电话打完,老鬼伸手拦住了我,说你抓紧时间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后面的事情,都交给我们来处理就好。
  我感觉十分疲惫,也没有再逞强,说好。
  在陈抟胎息诀的加持下,我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中途的时候醒来,才知道是到了机场,迷迷糊糊过检,上了飞机又是睡,一直到下了飞机,屈胖三拍醒了我,我这才恢复了精神来。
  陈抟胎息诀对我来说,的确是非常适合的法门,一觉醒来,我精神抖擞,这才发现已经到了长治王村机场。

  下了飞机,来到机场外,我拿起了电话来,拨给了那个叫做张琳的女孩儿。
  她是长治医学院的在读学生,接到我电话的时候,正好在上课,在得知我赶到了长治之后,压低了声音告诉我碰面的地方,说让我到了她们学校,再让我打给她。
  我们一行三人,我、屈胖三加上拖油瓶小龙女,叫了一辆的士,赶往学校。
  日期:2017-01-01 09: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