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4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的大汉已经没有了喝酒的心思,等到小饭店的老板把好酒好菜摆满一桌后,他应付性的跟兄弟们喝了几杯,自己先离开了。
  大汉出门后,随即打了个电话给贾仁贵,把悦轩酒店的情况跟贾仁贵说了一遍。
  贾仁贵听闻此事,不由大惊失色,能让蒋耀东亲自带着八大金刚出场的情况不算多见,竟然被大汉给碰见了,最主要的是,大汉的酒店是他注资的,这酒店一旦易主,意味着他的损失不小,这让贾仁贵一下子有些着急起来。
  贾仁贵问大汉,你究竟是干了什么事情,得罪了蒋耀东这样的角色?
  大汉摇头说,不是我要得罪他们,是他们主动找上门来的,蒋耀东的手下坚持说,随身带着古董在咱们酒店被偷了,要我赔偿古董的钱。

  贾仁贵说,那就赔偿好了,总比把酒店白白的让人家占了好啊。
  大汉说,不是我不赔偿,而是他们说的古董价格实在是太高了,跟我酒店的资产差不多高,我从哪里给他们弄这么多钱去,再说了,他们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赔钱的结果也还是一样。
  贾仁贵听了这话,有些疑惑的口气说,这件事可真是蹊跷了,按理说,依照蒋耀东的财力,根本就不可能看得上你那小小的悦轩酒店,他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对你的月轩酒店动手呢?难道……。
  贾仁贵立即就联想到了自己绑架冯雯雯的事情上,早就听说蒋耀东跟秦书凯私底下有交往,难道蒋耀东已经查出绑架冯雯雯的人就是大汉?

  贾仁贵没敢把这句话给说出口,他担心自己一说出来,大汉心里会怨恨自己,他还不是听了自己的指示,才会绑架冯雯雯。
  贾仁贵安慰的口气说,算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好在是财去人安乐,等到事情平息过后,再重新开张个酒店就是了,毕竟蒋耀东这种人,咱们是得罪不起的。
  大汉心有不甘的说,你的意思咱们就这么忍了?
  贾仁贵听出大汉似乎还有别的想法,赶紧劝诫说,虽然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可是蒋耀东在湖州市的地盘上当了这么多年的黑老大,就凭你那点实力想要跟他斗,还稍显嫩了点,你可别自作主张,惹上什么麻烦事。
  大汉见贾仁贵一副怕事的嘴脸,心说,酒店没了,对你来说,也就是损失钱财罢了,可是对我来说,酒店被人强占了,我这清远县黑老大的威名可就要一落千丈了,要是只能这样弯腰低头的苟活着,我为什么不能跟蒋耀东赌一场看看呢?
  大汉敷衍的口气对贾仁贵说了声,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说完这句话,大汉抢先把电话挂断了,说到底,贾仁贵跟他之间也不过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戚关系,要是自己的侄儿就此失踪了,以后贾仁贵跟他之间自然也就淡了,这世道,指望别人全都是不可能的,真正遇到问题的时候,还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大汉的人在跟踪蒋耀东,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一切早已在蒋耀东的人掌握中。
  蒋耀东是谁,是在黑道上混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了,他会不明白大汉这种小喽啰遇到此类事情后的心态。
  一般情况下,这类小喽啰会有两种态度对待被抢了地盘的事实,一种是忍字头上一把刀,名字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只能先忍着,等到找机会再伺机报仇,做出这样选择的人,蒋耀东的心里是比较欣赏的,毕竟,这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没有报复心的人是不适合混黑道的,但是,没有任何筹谋的报复,相当于自寻死路。
  而另一种人就是大汉这种类型的,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下这口气,一定要现世报。
  这种人心理承受能力有限,遇到一点屈辱就忍不住跳出来,以命相搏,想要来一个鱼死网破,这样的心态下,做出来的出格事情,只能有一个下场,受到更痛苦的打击报复。
  八大金刚中的老大向蒋耀东汇报说,大汉的手下有几个人一直在左右晃悠着,要不要想办法解决掉。
  蒋耀东伸手弹了一下雪茄烟的烟灰说,不着急,找到冯雯雯要紧。

  老大有些不甘的口气说,这厮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连您老人家都敢派人跟踪,估摸着心里又在盘算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是不给点厉害给他们瞧瞧,他们指不定心里还以为自己做的多隐秘呢。
  蒋耀东摇头说,算了,小角色罢了,咱们要办的是大事,你们这两天在清远县好好的打听一下,一定要尽快找到那位姑娘,一有消息,立即向我汇报。
  老大领命走了,蒋耀东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大汉既然想要找死,自己也就只能成全他了,竟然敢派人跟踪自己?不把此人消除,以后必定也是个大患。
  大汉跟贾仁贵打过电话后,心里想起自己手里绑的那个女人,听贾仁贵说过,这女人的相好的也是官场人物,而且还是个有些权势的领导,现在自己手里没有了酒店,失去了经济来源,说不定从那个女人身上能榨出一些油水来。
  这样想着,大汉领着一帮小弟来到了关押冯雯雯的地方。
  冯雯雯被关押在离清远县不到三公里的县城城郊一个村子里,这里是大汉手下小弟的家乡。

  现在是打工盛行的年代,一个村子里几十户人家,除了村头村尾有几家人是有人在家的,其他家家户户全都关门上锁了,即便是几家家里有人的农户,也全都住的是老年人和孩子,根本就没什么好防备的。
  农村的老年人都是老的不能出门打工那种,稍稍腿脚灵便些的,哪怕是进城当保姆,也不会留在村子里。
  有一次,大汉手下的小弟,挑衅似的大白天去一户人家鸡圈里偷鸡,听到自家鸡的惨叫声,那户人家的老人赶紧出来看个究竟,当着老人的面,偷鸡贼不慌不忙的把袋子扣紧了,这才慢悠悠的离开。老人拄着拐杖,追又追不上,只能在嘴里骂骂咧咧的,偷鸡贼听了站住脚发狠说,你要是再骂,我明天过来把你家养的鸭子也给一锅端了。
  老人吓的立即停住嘴,不敢多说一句话。

  现在的舆论多在关注留守儿童的问题,却鲜有报道这帮留守老人的生活和思想状况,在对弱者的关注态度上,诸多媒体不约而同的采取了势利的态度,孩子是有未来的,而这些老人苟延残喘不了多长时间了,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关注的意义不大。
  可是别忘了,他们现在虽然老了,他们也曾经年轻过,也曾经为社会创造价值,也是身为父母,也有内心丰富的情感需求。
  这些老人大多不识字,家里没有壮劳力在家,又没有手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偷鸡贼嚣张的大白天把家里的财物拿走,那种悲凉心情,又有谁能理解。
  日期:2017-08-05 09: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