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47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雨欣嘿嘿一笑,跟我说:“那我现在做什么?”
  我说等。
  等宁远找她,等宁远慢慢上钩。

  他会来找叶雨欣的。
  “也许他知道你跟我的关系,没准还知道你跟谢恒升的关系。他参与进来,目的绝对不会那么单纯。所以我们不着急,不如慢慢来。”我跟叶雨欣分析。
  叶雨欣点了点头。
  我两又在商场晃悠了一圈,才各自回家了。
  分道扬镳的时候,叶雨欣还问我,“你男朋友不来接你么?大晚上的,能放心你一个人回去么?”
  我笑,“有啥不放心的,我除了回家也没有地方去。”
  不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我不怎么走夜路了,也绝对不会再去钻小巷子什么的,好好地打车回家,啥都不想。
  宁远虽然加了叶雨欣。却并没有很快发动攻势,甚至刚开始都没有找叶雨欣聊天。
  叶雨欣说宁远的朋友圈很精彩,经常炫耀他到处旅游的轨迹,炫耀他买了名表。换了名车如何如何的。
  我说故意的,有钱人么,总要有个有钱人的样子,然后希望有女人去勾搭他。
  果然。宁远的朋友圈从来不承认自己有女朋友,各种晒自己的独身照,晒自己如何寂寞冷,如何没有人关心。
  叶雨欣没有宁远的其他好友,看不到评论,但是偶尔会看到宁远自己在下面显示自己可怜的样子,十分搞笑。

  我跟叶雨欣说,“这种渣男永远都不会承认有女朋友的,因为他留着无数备胎在联系人里,不在朋友圈里。见到合适的,也只是联系,骗上床,然后还是不承认是女朋友,继续独身照。等到腻了,就找下一个,随时换人。”
  如果你问他为什么不晒你跟她的照片。他会有无数种理由说服你。
  叶雨欣说我真了解。
  我说我还真不是了解,只是见过宁远这一种人,就明白了,有一种渣男,他渣的无可挑剔。
  叶雨欣问我这种人什么时候约她。
  我说等着,静悄悄的等着,都不用去找他,他就会自己过来。
  很快,叶雨欣偶尔晒了一张自己吃早饭的图片,宁远在后面评论。

  之后,开始单独私聊叶雨欣,说见过她,问她记不记得。
  叶雨欣装傻说不知道啊,她平时很少出门的如何如何。
  就这样,宁远开始了对叶雨欣的攻势。
  叶雨欣总是适时的将消息给我看,一边看一边跟我笑。
  我则更兴奋的等着有更好的消息。
  宁远。你给我的,总有一天我要加倍还给你。

  宁远第一次约叶雨欣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了。
  这宁远也真是能忍,叶雨欣半是暧昧半是不理的,他才开口约叶雨欣吃饭。
  第一次要去跟宁远见面,我跟叶雨欣说:“如果买礼物给你,第一次推脱一下,以后慢慢来。”
  叶雨欣应了。
  我也懒得去问,毕竟宁远不可能第一次就对叶雨欣做什么,他肯定多少会忌惮一下谢恒升的。

  叶雨欣跟宁愿见面第二次的时候,我就叫她把谢恒升勾搭出来。
  其实倒是挺简单的,叫叶雨欣发个朋友圈。说自己在某个地方喝咖啡。
  谢恒升本来就对她一直不死心,还想试试她是不是之前那样,这正好是个机会。
  果然,谢恒升跟宁远完美撞面。

  我则在另外一桌看个真切。
  谢恒升见到宁愿十分生气。两个人掐架,差点打起来。
  我看的没笑起来。
  叶雨欣说真解气,就喜欢看到他们这种狗咬狗的样子。
  正好那天谢衍生找我,叫我跟他去吃饭。小阿生正好放假,说好了带着他一起去玩。
  我们一家三口,就去了游乐场。
  小阿生缠着谢衍生带他去坐各种游乐器具,十分的开心。谢衍生一直将小阿生抗在头上,像是个也找到玩具的孩子。
  我问小阿生。在学校里面开心么。
  小阿生跟我说学校里面有个叫西西的,他很喜欢。

  这么小就开始谈恋爱了!
  我跟他说不能欺负人家女孩子。
  小阿生抱着我说:“没有欺负女孩子,我就是牵着她的手一起玩。她说屋里太黑了她会害怕,我就给她做了传声筒。”
  我是不懂小孩子的世界了。
  闲的时候,谢衍生跟我说,小阿生在学校里面的象棋比赛获了头等奖,下周就要代表学校去迎战其他学校的小朋友了。
  我一听很兴奋,“我就跟他讲过一次规则,他就记得了?”
  谢衍生笑,“当然了!他可是我谢衍生的儿子,怎么可能太差!”
  我哈哈笑起来。
  小阿生是比赛的几个学校里面最小的,他才要到三岁。
  小阿生看到碰碰车,叫谢衍生陪他去坐,我说我有点累了,就叫谢衍生陪着他去了。
  两个人才过去,我手机就响了。
  我以为是叶雨欣呢。结果是头条新闻的推送信息。
  我无聊,就顺手翻了下去,然后我就有点后悔了。

  我看到后面有一条,说谢衍生要订婚了,日期明天就会在秦璐璐微博公开。
  我登时就怔住了。
  不是不知道谢衍生一直说要跟秦璐璐订婚,只是没想过这么快。
  原本就是我的男人,如今说要订婚了,我还是本能的一万个不乐意。
  我看向不远处的谢衍生,他正对我招手,搂着小阿生的样子全都是幸福。
  我知道,他回来之后,张碧春必定做了什么。更何况那天还有谢曼参与!

  我信他。
  所以可以猜到,他必定在应对张碧春,一直对我隐瞒。
  他怕我难过,就好像知道我会难过一样。
  我心里难受,可是我知道,我什么都不能说。
  这就好像他对我隐瞒的原因是一样的,我也只能隐瞒。
  何必叫他难做。
  天色也已经晚了。
  谢衍生看了看表,才将手机拿出来开机。
  他如果不关机每天都会很忙,我也都是知道的。
  才开机,微信消息就蹦跶个不停,还有短信和未接电话不停的涌进来。

  我在想,真是累啊,这样隐藏的生活。
  因为张碧春跟我爸上一辈子的恩怨,牵扯了太多了。
  我跟谢衍生说:“阿生,我们可不可以不结婚?”
  谢衍生抬头望着我,“你说什么?”
  我才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
  慌忙摆手说:“没什么,不知道小阿生饿了没有。”
  谢衍生将手机收起来,双手抓住了我的肩,“景文,你听清楚了,我不想也不允许你以后再说那样的话。”
  我怔了怔,他到底是听到了。

  我没说话,他却摇着我的肩膀,“听到没有,你不要以为你不做声。我就不知道你想的什么。回答我,以后不允许再说。”
  日期:2017-08-04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