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4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没啥,也算是好对付。
  但是她有个妈。
  她如果一旦回去跟张碧春叨叨我跟全修杰纠缠不清,那就很烦了。
  我对付一个张碧春已经精疲力尽了,要是再加上个谢曼,张碧春岂不是要把我的皮都扒了。
  越想越是不安。
  我回头要去拉谢衍生接着问,他突然反手扣住我的后脑,将我一股脑摁在了墙上。
  贴的太近,他温热的气息沿着我的额头一直吹到脸庞,瞬时就温热无比。
  心跳跟着都飙升起来了。
  “好几天不见。能不能别想别人的事?恩?”他说着慢慢靠近我。
  深邃的眸子里倒映着我的脸,此时绯红无比。
  他似乎有着吸引人的魅力,叫我看着他,就无法再挣脱开,像是个黑洞,被牢牢的套进去。
  突然特别想躲着他,真不是我矫情。他的眼神太过深情,看得我浑身燥热不已,突然特别想要吃了他。

  这真是个太可怕的念头,我什么时候喜欢他喜欢的深入五脏六腑到胃里去了?
  他嘴角噙一丝笑,越来越邪恶,一手将我横抱起来。
  双脚一悬空。脑子跟着也乱了。
  我一手搂住他脖子,像是思念了很久似的,竟然舍不得放开。
  他好大的力气,好灵巧的手法。抱着我竟然还将全修杰的门给开了。
  一路登了鞋进屋里去,将我放到了沙发上,埋在我的脖颈间就开始亲吻。
  脑子里都是蝉茧一样,温暖而又慌乱。
  不是没有过,只是每一次都好像是全新的,每一次都好像是没有经历过似的,会害羞。
  我脸上烧的滚烫,“阿生。我们在全修杰家,你这么猴急——唔——”
  说什么都制止不住他滚烫的手。
  碰触到我的衣服就好似那一片被烧着了似的,不复存在。
  我被炙热烧的快不清醒了,用仅存的理智告诉谢衍生,“阿生,全修杰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然而——

  我已经被三下五除二的除了衣服,骑着他的腰被他抱起来。
  滚热的气息,烧的屋子暧昧不堪。
  他一米八几的个子抱着我真的是毫不费力,我还仰着头才能够到他的脖子。
  他走了几步,就将我撞到了墙上。
  然后,不客气的,唔你懂得。
  特别的感觉——那酸爽——
  然后——该疯狂就疯狂吧。
  他额头都是汗,我则咬着牙压低了声音,叫自己别太大声。
  嘴唇都被咬破了。

  卡啦——
  我听见掏钥匙的声音,接着,钥匙进了门缝。
  我慌张的睁开眼。敲打谢衍生的背,“阿生,天啊,全修杰回来了。”
  谢衍生邪魅的看着我,眼角全都是邪恶,“这样才刺激。”
  我紧张到不行,他却根本没停下来,“他进不来。”
  的确,钥匙转了几圈,仍是没有将门打开。
  全修杰似乎在外面奇怪,过会就敲门,“景文,你回来了?反锁了门?”
  我本来想回答他,可是谢衍生没给我机会。

  我咬着嘴唇,愣是将那一声嗯叫的销魂不已。
  我压低了声音,呜呜的跟谢衍生反抗。
  虽然知道全修杰进不来,可这么聪明的人在外面等着,他该是猜得到吧?
  越是这么想越是觉得脑子慌乱,但是,停不下来。

  门外没了声音。
  穿好了衣服,我胡乱抹了抹头发,对谢衍生抱怨太嚣张了,再别人家里乱来。
  谢衍生哈哈笑,丝毫没有一点羞愧。
  我去给全修杰开门,门一打开,他就跟着进来了。
  我慌张的躲开全修杰的视线,跑去了厨房,叫谢衍生跟他慢慢聊。
  全修杰声音不大不小,正好我也能听见。
  他说:“谢衍生你这个禽兽,叫我等了四十几分钟。”
  我听得快哭了。
  有这么漫长?
  谢衍生走的时候,将我从厨房捞出来,“不送送我?”
  我红着脸出来,全修杰已经回房间了。

  将谢衍生送到门口,他回头吻了吻我的额头。
  “谢曼那边我解决,你放心,晚上早点睡,都这么累了。”他嘱咐我。
  我嗯了一声,心想,累的不是你?
  我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去公司上班。
  我打了个哈欠,小王就凑过来,“诶文文,你今天看着特别红光散发,最近被开垦的好吧?”
  我一听怔了怔,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少调侃我,我这一看就是被累坏了好么。”
  小王哈哈笑,“姐能不明白么!再说了,累坏了的那些事才是滋润女人最好的办法。”
  我斜了她一眼。脸上有点热。
  “文文,谢总是不是跟你复合了?”小王追着我悄声的问。
  我想了想,跟她说:“不知道诶。”

  “少装蒜了,你最近脸上都写着幸福两个字,怎么看都不像是之前那种心事重重的模样。还瞒着我不成。”小王说着啧啧,“姐也不是傻子,还看不出来你那点小心思。”
  我叹了口气,“人家谢总还是要娶秦璐璐,你叫我现在说复合了,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万一哪天突然传出来个消息。说秦璐璐跟谢衍生准备订婚,你说我找个地方哭都没法哭。”
  小王点头觉得也是。
  她问我,“要是谢衍生真跟秦璐璐结婚,你是不是准备做个标准的小三?”
  我摇摇头,“我做小三?凭什么!原本我跟阿生就是要去领证结婚的。她们横过来插一杠子,就成了我做小三!哼!”我说着有点来气。

  小王安抚我,“行了行了,一提这事给你气的。”
  我是挺生气的,只不过气张碧春。
  愣是逼着我跟谢衍生结不了婚。
  小王又说了几句,我跟她嗯啊两声没啥兴趣,就各忙各的了。
  中午,十五楼小秘书给我打电话,叫我去楼上。
  我应了一声,就没吃饭,先去了十五楼,心想谢衍生回来准备跟我说点啥呢。
  从楼梯出来,就撞见了程一曼。
  程一曼正扒着谢衍生商讨什么,语气十分暧昧,时不时在谢衍生身上拍打一下,似乎是无意的。
  只是一眼,我就有些烦躁。
  谢衍生周围花花草草的太多。想要撵走吧,我还不是正房。

  越想也是闹心。
  电梯门开了,谢衍生望向电梯的方向,见我出来,就招招手,然后跟程一曼回了办公室。
  这货是想告诉我,我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么!
  真来气!
  我还是奴性的进了办公室,进去后忍不住问自己,说好的骨气呢,怎么就进来了。
  刚刚撞见那么个暧昧的场景,难道不该大发雷霆?
  进去后,谢衍生就将程一曼的文件扔到了一旁,对程一曼说:“你报告就好,我不想看。”

  程一曼一字一顿,十分清楚又十分撒娇的将事情挨个跟谢衍生说了一遍。
  我一听。这好像是在说我的事情吧?
  “文件上面的笔录是这样记录的。”程一曼将话说完,眼神里全都是得意。
  谢衍生点点头,然后问我,“你那天在警局,是不是这么跟丨警丨察录得笔录?”
  我点点头。“你知道了?”
  “恩,这么大的事,我不可能不知道。”他说道。
  程一曼眼里的得意,全都变成了诧异,“这。是景文在丨警丨察局录下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