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万种的野玫瑰》
第710节

作者: 夜班代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靠!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难道我还不能进入那个状态了?
  现在的我实在是太困,如果一闭上眼睛的话,很快就要睡着。
  然而我进入那个状态必须得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内心都处于绝对的平静才能够进入那种状态。

  我并没有我爷爷那么熟练,我爷爷随时都能够进入那种状态,甚至我感觉我爷爷都已经将这玩意儿给融入到了自己身体的本能中了。仿佛随时随地都能够拿出来使用一般。
  但是我就不同了,我要进入那种状态,心中有丝毫波动都不可能进入的。
  而我也能够将外界的干扰都化为乌有。爷爷从小到大都在训练我这方面的能力,我现在倒是也非常熟练了。
  然而现在让我感到尴尬的是,我要进入那种状态就必须得让自己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内心归为平静才行。现在我却困得要死,如果让自己平静下来的话,很有可能直接睡着!
  我之前还真没想过还有这种情况发生。这简直是坑爹啊!
  此时的我心中急得不行,一直拿着手中的笔没有下手,额头上面都渐渐的冒出了冷汗。
  “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还不开始画?”
  “他不会是上去哗众取宠的吧?搞出这些幺蛾子,竟然到现在还没开始画。”

  “我也感觉这种可能性很大,现在这年头,有些人为了出风头连脸都不要了。”
  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呢。周围的围观同学们几乎一大半的目光都放在了我的身上,见我搞出这种事情之后,又迟迟不下笔。这让所有人都开始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在‘哗众取宠’了。
  “土包子也有这种时候呢?不行!我得将这一幕给录下来!”在一旁的夏子晶也看到了我的情况,倒是丝毫不为我担心,反而掏出了手机。
  “这样有些太过分了吧?”赵冰微微蹙眉。瞥了夏子晶一眼开口道。
  赵冰看到我迟迟不下笔,心里也有些着急,没想到身边的夏子晶竟然想要掏出手机将这一刻给录下来。这让赵冰心里微微不舒服。
  “你管得着么呢?”夏子晶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我乐意,手机是我的,我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赵冰气急,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夏子晶的话,只好冷哼了一声转过了头不再看夏子晶。
  而夏子晶呢也满意的打开了手机,镜头对着我就开始录像了。
  如果我看到这一幕的话,我肯定会惊掉了下巴。
  要知道夏子晶和赵冰可谓是死对头,每次斗嘴不分出个胜负是不会停下来的。
  而这次两女只是说了这么两句,竟然就主动闭嘴了。这着实让人感动奇怪。
  而此时的场中呢,听到众人纷纷议论的四眼也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开口询问道:“老大,你怎么了?为毛还不开动啊?”
  我不由得心中苦笑,心想我倒是想要开动,但是现在找不到状态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笔了。
  刚才我一直在寻求着解决这种尴尬问题的方法,哪里想过率先开动啊?
  然而我想了这么久。根本想不出来任何方法破解,这让我心中越来越急,我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走火入魔了。

  “没事儿,我在想问题。”我对着四眼开口说道。
  “靠!这种时候还想什么问题啊……老大,你怎么了?为毛额头上这么多汗?”四眼疑惑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儿。
  “你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脸色也挺苍白的。”四眼再次问道。

  我还想继续摇头呢,不过此刻我却愣住了。
  身体不舒服?
  突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四眼。你别动,我要开始作画了。”我对着四眼嘱咐道。
  四眼心中疑惑,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哦了一声然后便没再说话了。

  而此时的我呢,缓缓的将眼睛给闭了起来,这让四眼感到更加诧异了。心想我不会想在这种时间场合睡觉吧?
  我当然不是要睡觉,我是要重新进入那个状态。
  果然,此时闭上眼睛的我立马一股困意传进了脑袋里面。差点让我直接睡着。
  但是我早已经有了准备,我放在大腿旁边的左手此刻狠狠的掐了一下我大腿的肉,剧烈的疼痛感让我身体中的困意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的。
  而此时我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让自己内心之中回归了平静。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便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我一个人一般,其他的都变成了虚无!
  四眼一直在看着我,想知道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过当四眼看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差点没把四眼给吓一跳。
  因为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没有了以往的吊儿郎当,浑身上下仿佛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气质。
  这让四眼感觉非常奇怪,心想同一个人怎么会在短短一瞬间就直接变了气质呢?
  我是怎么做到的?
  还好的是四眼并没有开口询问,四眼一直遵守着我所说的话,我让他不要动他就没有动。
  而此时的我,终于拿起了手中的画笔,开始在素描纸上面有所动作了。
  “我靠!这家伙动了,速度好快!”
  “他在干嘛?不会是在鬼画符吧?”
  “你们看这个大兄弟,画个素描画连看都不看一眼的,这家伙到底会不会素描啊?”
  众人见到我发呆了半天,终于有所动作了,又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不过此时的我完全没有听到周围所有人的议论声,因为我已经进入了这种奇妙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之中,全世界都只剩下我和手中的画。其余的所有因素都已经被我的感官给自动忽视掉了。
  根据我爷爷所说,能够进入到这个状态中的全世界恐怕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甚至爷爷还跟我说过,以前的他以为这种状态天下只有他独一份,因为爷爷也没有研究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不过爷爷在我身上看到了希望,在发现了我在那么小的年龄竟然都能够进入这种状态之后,爷爷对我的培养也重视了。
  我还记得爷爷跟我提起过。我以后的成就肯定能够超过我爸,因为当年我爸都没能够摸到这个状态的影子。
  当时我还小,那是我第一次进入到这种状态之后。还差点将我给吓坏了,可能才五岁左右吧?
  那时候的我只记得爷爷夸赞我了,哪里去思考过其他的问题。
  我那老爸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更加不知道我爸当年到底有着怎样的成就,所以也只是将爷爷的这句话给当成爷爷对我的少有的夸赞之一了。
  而现在我了解到了陈家当年的一些往事,我才明白过来爷爷当时所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日期:2016-09-02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