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3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蒋耀东自己的身家背景,想要去官场混混,弄个大官当当是不现实的,所以,要想发大财,就必须有个当大官的朋友在背后支撑自己,现在,蒋耀东算是找到了能支撑自己的大官,那就是秦书凯的学长卢书记。
  通过秦书凯的关系拉上了卢书记之后,蒋耀东现在一年赚的钱是以往十年的总和,这个差别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蒋耀东无论如何也要联系好秦书凯这个纽带。
  不要说,秦书凯让他帮忙找个女人,就算是秦书凯让他帮忙杀个人,他也是可以答应的,现在这年头,口袋里没钱,说什么都是假的,有钱人才是真正的上帝,可以主宰太多人命运的上帝。
  何况,以蒋耀东对秦书凯的了解,此人尽管年轻,却不是个随便说话的主,他既然认定湖州市清远县里的大汉绑架了那女人,必定确有其事。
  湖州市清远县的大汉算是湖州市黑道上的后起之秀,在蒋耀东眼里,这帮小喽啰拉起架势来,称王称霸的,只要不过分张扬,他并不想管的太多。
  大汉的底细,蒋耀东也是清楚的,此人有个妹妹长的如花似玉,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成了邻县县委书记贾仁贵的小秦人,而且还帮贾仁贵生了个儿子,大汉在清远县里这两年一下子冒了出来。
  仗着有个有钱的妹妹支撑着,在清远县里也逐渐混出了一点小名堂,手底下招了几个小弟,又开了一家不伦不类的公司,整天在大街上奇装异服的晃悠,整天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
  对于这种没有多少江湖阅历的小人物,蒋耀东原本并没有放在心上,可现在大汉竟然背着自己做下了绑架的案子,而且绑架的对象是秦书凯要找的人,这个问题性质可就严重了。

  蒋耀东立即让底下人去了一趟清远县里打听一下,到底大汉手里最近是不是绑了一个女人。
  半天的功夫,底下人回话说,确有其事,大汉绑了这个女人后,一直派人看押着,听说是想要赎金,可是对方不同意给,一直拖着还没成交。
  蒋耀东不由有些动了怒,这帮底下的小混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在湖州的地盘上混事,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干出了这么大的勾当,瞒着自己不说,还跟人家勒索赎金。
  按照道上的规矩,这帮底下人不管是做哪一种涉黑的营生都必须先进贡一部分收入给老大,不管是开赌场,还是涉及到肉票生意,这个大汉竟然自作主张,欺上瞒下,这件事的性质实在是太严重了,一旦下面的人都效仿大汉私自做肉票生意,自己这个湖州市的老大威信何在。

  尽管蒋耀东从来都没见过大汉本人,但是他的心里已经对大汉的那个小组织做出了铲除的决定。
  江湖规矩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关键要看谁的实力强,没有实力的人想要混黑道,还想要招摇过市,狐假虎威,必定会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
  蒋耀东冷脸对手下人吩咐说,带几个人去一趟清远,把大汉以及大汉身边的那帮小喽啰全都给我控制住,对了,还有大汉的家人,不给点颜色给这小子看看,这小子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蒋耀东这么一说,底下人立即就明白了,大汉这次算是要倒大霉了,在湖州市的地盘上混,干出这么大动静的一票,竟然连老大都不支会一声,可见此人做事不知分寸,对于这种不知天高地厚,挑战老大权威的小混混,老大一向不会对其心慈手软。
  毕竟,蒋耀东这湖州市黑道老大的名头也不是空穴来风,如果这次不能杀鸡骇猴的话,底下人纷纷仿效大汉的做法,那还了得。
  底下人问询的口气对蒋耀东说,老大,大汉的人马是彻底清除,还是吓唬一下就成了?
  蒋耀东两只小眼睛死死的盯了手下一眼说,这种事情还要我来教你做吗?按照老规矩办。
  底下人立即就知道了处理这件事的分寸,老规矩那就是不给大汉留任何活路,这样的做法尽管有些残忍,却也的确能起到相当有成效的威慑作用。
  清远县的大汉算是清远县黑道的后起之秀,却在最近两三年混的风生水起,不仅开了一家自己的大酒店,还在清远县的黑道上招募了一大批的小混混到酒店的保安部门任职。
  这帮人,白天是酒店的保安,夜晚就是酒店洗浴场所的保镖,在小小的清远县里,大到绑人勒索,小到调戏良家妇女,没有这帮人不敢干的。
  连蒋耀东都没有预料到的是,清远县这股新起的黑道势力之力量强大,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

  蒋耀东的手下来了六个人,这六个人是特意过来处理大汉并对付大汉那帮手下的,却没想到,一出马竟然就栽了个跟头。
  此刻的大汉并不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已经不长了,在自己开设的酒店包间内跟底下一帮兄弟赌钱正赌的痛快,底下有兄弟抱怨说,老大,咱们绑来的那姑娘,已经这么长时间都弄不到一分钱,干脆让兄弟们享受一下,然后放到洗浴中心当头牌算了。
  大汉赌性正浓,头脑却还比较清醒,伸出一个手指敲了一下说话小弟的额头说,你能不能长点出息,那姑娘是我姐夫让绑的,绑之前就已经说好了,不准随便动一个手指头,你小子要是起了什么歪心眼,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话的小弟见大汉脸上露出不高兴的神情,赶紧笑道,我不过是提个建议罢了,整天只能看不能动,是男人都得眼馋,我这不是想要废物利用嘛。
  大汉看了一眼说话的小弟,摇头说,你呀,跟在我后头混也不是一两年了,怎么就没点长进,看东西不能看表面,我姐夫说,那女人的作用大着呢,你们可得给我看好了,要是那女人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们是问。

  小弟赶紧应承说,行了,老大,咱们四个兄弟轮班二十四小时看着一个弱女子,还能出什么问题,你就放宽心吧。
  大汉正在玩的是最简单的赌博游戏,掷骰子,对手刚刚掷出一个相当不错的数字,却没想到,大汉一边跟身边的小弟说话,一边随手竟然掷出了一个雹子出来,这下大汉还没怎么的,身边的一帮马屁精全都起哄起来。
  一个个拍马说,老大的手气就是好,随便一扔就出了个雹子。
  大汉也没想到这一局会赢的这么漂亮,高兴的冲着身旁的几个小弟说,行了,老大我今天心情好,中午就请兄弟们好好的吃一顿。
  有小弟在旁边起哄说,再上几瓶拿破仑大炮,周遭的小弟都配合的哄堂大笑起来,其实心里却都在巴望着老大能点头同意,毕竟那洋酒的价格不菲,可不是这帮人能经常有机会尝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