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7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当红色变为赤色的时候,这气运也就因为阳极太盛,使得运势急转直下了,一般不是主家会发生火灾,就是宅内有重病不治之人,这样的阳宅和阴宅都为不详之气。
  当所望之气呈黑色中略带灰色,则是阴气盛极、丁财两败的态势,一般宅中之人会疾病缠绕,久治不愈,不过这种色彩在常人之中很少见,大多都是常在阴阳两地行走的阴人宅中得见。
  所谓的阴人,用民间老百姓的说法,就是给阎王爷办事的活人,这种人在表面上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但实际上却是能游走阴阳两界,只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他们阴气沾染得了多了,往往都是不得善终的。
  至于白色如薄雾的颜色,则是宅邸为阴煞缠绕,如果是阳宅必招飞来横祸,而阴宅的话,怕是子嗣不旺或者是每一代都会有横死之人。
  在望气中还有一种颜色,那就是紫黑色,不管是阴宅还是阳宅,如果出现这种色彩,恐怕牢狱官司和破财死伤的事情,已然是近在咫尺了,而且极难化解。
  而此刻方逸所看到了山顶紫气,就是大吉之气,死人葬于此处,可保子孙后代福泽深厚,活人居住在这里,则是能延年益寿,金陵之所以能成为六朝古都,引得帝王将相建都于此,钟山风水可谓是重中之重。
  “哪儿来的紫气,我怎么看不到啊?”
  余宣虽然知道钟山的风水绝佳,也稍懂风水堪舆之术,但他并不懂得望气之术,抬头向山顶上看了半天,有些无奈的收回了眼神,在余宣眼中,那山顶处除了树木就是白云,恐怕戴个墨镜都看不出紫色来。
  “老师,您还是吃古玩这行饭吧,要是连望气之术都懂了,那些风水相师们也就没饭吃了……”
  听到余宣的话后,方逸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望气之术在风水师中也属于难得一见的秘术,并且需要从小修习一种特殊的功法,从而开启民间所谓的阴阳眼,才能看到这世间不同的色彩。

  不过不管是望气之术还是平时的六识感应,方逸通常都是将其给关闭掉的,打个比方,以方逸现在的耳力,就算是虫爬蚁动他都能清晰的听到,如果开启六识的话,那身边的噪音简直就像是轰炸机一般在他耳边轰鸣了。
  余宣只是学了风水堪舆的一些皮毛,听到方逸的话后也没生气,当下笑道:“风水相师属于玄学一脉,我倒是认识这一脉的一位大师,等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好,有机会老师帮着引荐一下!”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他对于玄学两个字并不陌生,因为在现如今对各种学问的归类中,但凡是无法用言语解释的一些事物,都被归类到了玄学之中,像是方逸所学的诸如符箓之类的道术,也都被归于到了玄学的范畴里去了。
  “那家伙常年都在港台呆着,等他回国再说吧。”

  余宣笑着说道:“风水玄学在咱们国内是要被当成封建迷信来打击的,但是在港台就没这些忌讳,你知道那老家伙帮人看一次风水要收多少钱吗?”
  “估计得几十万吧?”
  方逸不确定的猜了个数字,他曾经听老道士说过,在建国之前老道士帮人看风水,一次最少也要五根小黄鱼,也就是金条,放在现如今的话,那最少也是十万起步的价格。
  “几十万?你也太小看他了……”
  余宣摇了摇头,说道;“我给你说个事你就明白了,港岛有个大佬在琼省圈了块地,准备开发旅游业,但在施工的过程中总是出事故,后来请我那朋友一看,才知道有大问题……”

  “嗯?老师,你说的是亚龙湾那边吧?”方逸闻言一愣,连忙说道:“那里是有个高人布下的风水局,我以前去的时候见过,布局的人是有真本事的……”
  方逸上次和满军他们去过琼省,在路经亚龙湾的时候,他远远看到有一处地方煞气极重,但走进之后才发现那里居然被人布下了一处风水局,将煞气尽数镇压在了下面,其布局之巧妙,就是方逸也颇为佩服。
  “那当然了,你知不知道,港岛的那位大佬之前为什么一直不顺吗?”谈到这些事情,余宣脸上露出了八卦的笑容,他也是普通人,提到风水玄学,心里也是有种神秘的感觉。
  “知道啊,那里煞气冲天,以前不知道死过多少人,要是不镇压的话,死几个人恐怕都是轻的……”
  方逸笑着随口答道,那处风水局中的煞气虽然被镇压住了,但懂得望气之术的人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如果换成方逸布置这个风水局,效果其实比那人还要好上几分的。
  “你小子还真懂啊?”余宣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方逸,他显然没想到方逸真的知道答案。
  余宣也是听老友说起,才知道那处地方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的时候,是日军修建的一处军港基地,为了保密,在军港修建完成之后,参与工程的八千民工全部被残忍的杀害掉了,并且在旁边挖了一个万人坑,将被屠杀的民工都葬于坑中。
  不过然日军在潜龙入海之处染血还不到一年,美军就在菲律宾登陆,大规模歼杀日军十万人,日军血染太平洋,所以在龙脉之地上动土浸血,都是风水之大忌,日军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我当然懂啊……”
  听到余宣所说的万人坑,方逸不由笑道:“那人是不是在万人坑上修建了七根“定魂柱”?然后又在海湾里建造了一个“乾坤柱”?而那周围的建筑,都不能超过“乾坤柱”的?”

  “你小子,就是不在古玩这行混,也是饿不着啊!”
  余宣一脸惊诧的看着方逸,他发现自己以前还是小看这个学生了,方逸岂止只是雕刻工艺大师,就凭他在风水堪舆上的学问,到了港台地区恐怕也是大师级的人物了。
  “现在寻龙点穴看风水,可是赚不到几个钱了。”
  方逸闻言笑了笑,现如今科技昌明,鬼神之说在社会中早就不盛行了,也只有一些年龄大的人才会相信,再加上很多城市都修建了公墓,如此一来这行当的饭碗就更加难端了。
  “赚不到钱的都是没本事的人……”余宣摇了摇头,说道:“我那朋友仅是做这个风水局,就整整赚了五千万,我玩了一辈子的收藏,还不如他这一次赚得多呢……”

  余宣话中倒是没有什么妒忌的语气,只是有些感慨,他曾经和那位朋友去一次港岛,发现他朋友所到之处,尽是港岛的豪富巨贾们所接待的,吃穿用度都是奢华之极。
  甚至连华人富豪榜前几位的那几人,在面对他朋友的时候,都是一口一个老师称呼着,余宣也是借着这个机会认识的郑家人,不过在郑家那位老爷子的眼里,余宣的地位可远远不如他的朋友。
  “五千万,不贵!”想到自己在琼省所见的那个风水局,方逸淡淡的摇了摇头。
  “五千万还不贵啊?”
  要不是方逸在开着车,余宣恨不得在他头上来那么一下子,这年头普通人的月工资在八九百一千多,百万富翁在一些城市里就是很有钱的人了,看个风水五千万,这已然是不可想象的价格了。
  日期:2016-12-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