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189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知道酒桌喝的都是白酒!肚子里没有下酒菜垫垫的话,五十多度的白酒,肠胃搞不好直接烧坏了!
  匆忙地吃了几口,有人过来敬酒,我心里虽然不爽,但也只能赔笑,这饭桌我的年龄最小,除此至此最小的也有三十多岁,别人敬酒,终究不好不给面子!
  一圈酒喝下来,少说也有一斤半,我也感觉有点晕乎乎的。
  菜已经齐,时间也过了半个多钟头,气氛也差不多了,趁着这帮家伙还清醒,我把这次的目的给说了起来。
  当然我不可能说的那么直接,毕竟在厂里我和李雪是姐弟相称,要是把实情给说出来,那搞不好只会多生事端。

  又敬了一圈酒,我这才说了起来:“李雪和我是亲戚,厂里出现这样的流言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坐视不管,大家也知道一个女孩子在厂里多么不容易,可现在既然有人敢这么造谣伤,算没有这层关系,我王林也不能当做没看见!所以,麻烦大家平时注意点,尤其是自己的车间,看到哪些人嚼舌根的话,帮兄弟个忙,让他们把嘴巴闭严!我王林在此多谢了!”
  说完我倒满一杯酒,然后扫了一圈,一饮而尽!
  十几个管事听我说完,一个个拍着胸脯拍的噹噹响:“放心吧,王管事,这个忙大家肯定会帮的,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
  “没错,举手之劳而已,王管事说了,咱们怎么能不帮?”
  “嗝……我老王最看不惯那些造谣的家伙,这件事算我一个!”
  “对,也算我一个!”

  “我!”
  “还有我!”
  十几个管事一个个都承诺了下来,一个一个说地大义凛然!好像他们一个个是那种嫉恶如仇的正义人士!
  我心里不屑,在做的这群有哪个会是好鸟?还一个个推说以前不知道,不然的话,肯定不会让自己手下的嚼舌根?
  说这话谁信?
  不过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毕竟这件事没有他们帮忙还真不好办。
  流言传播的人太多,我算再厉害也管不住那成千万张嘴,但我换不了,眼前的这些管事们可管地了!
  这些管事不管大小,手底下赖好也百十号人!
  小的一两百人,大的三五百人。
  别看只有十几个,可具体却管着厂里几千人!
  刘田和李贺打探的消息很清楚,传播谣言的只是部分区域,毕竟厂里每天的流言那么多,这种事不是谁都很感兴趣。
  只是眼前这十几个管事手下的人传地最厉害,所以只要眼前这十几个家伙愿意帮忙,那分分钟能压下去!
  而只要要没有了传播的源头,用不了几天不会有人关注了。
  所以我才会请眼前这群家伙吃饭,还不得不赔笑一个个挨着敬酒。
  有求无人啊!

  虽然我现在是16号仓库的总管事,16号仓库的地位在厂里较重要,我也其他管事的地位高些,但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总管事而已,能管的也只是16号仓库,出了仓库,一个普通的员工我都没权利处置,这一点我连监察部或人事部的一个普通职员还不如。
  当然,能够做到这个位置的,认识的人肯定不少,大家都是厂里的领导了,如果真要对付一个普通的员工,那肯定多地是办法!
  酒过三巡,大家吃地喝地也差不多了,有好几个都喝趴下了,还有几个直接都喝吐了。
  当然,这不是没酒品,也不是他们一个个都是嗜酒如命的酒鬼,而是饭桌是这样,大家都是一帮粗人,虽然都是厂里的管事,不大不小也属于厂里的领导了,但想要表明自己的诚意,只能往死里喝!

  喝地越醉越烂,越说明你给面子!
  没办法,这是社会饭桌的规矩,虽然粗俗,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去改变,想要得到认可,只有一个字“喝!”
  第一百八十六章
  醉酒很难受!醉酒后醒来更是难受!
  为了李雪的事情,我是拼了命地一个个敬酒回敬,来者不拒!颇有万夫不挡之勇!
  只是,第二天在家里醒过来的时候,我头疼地要死!
  只得请了一天的假,在家好好地休息,这一天把我难受地够呛,头跟被锤砸了一样,昏昏沉沉的,而且脑子里面像是被灌了几斤铁砂,重地抬不起来!
  看我这样难受,李雪也没闲着,又是给我熬姜汤又是擦汗端茶送水送饭,搞地我跟个大少爷似的。
  这让我难受的时候又有点想笑,可是我又不敢笑,因为一笑,头疼的厉害。
  “王林,你好点了吗?”
  李雪换了一盆热水,湿了湿毛巾然后拧干把毛巾放到我的额头,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嗯,好多了。”我轻轻点了点头。
  嗓子有点干还有点火辣,估计有点发炎,还好李雪很体贴地买了消炎去火的药。
  “下次别喝这么多了,你不知道拒绝啊,这样喝下去会死人的!你简直不要命了!”李雪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又把手放到我脸摸了摸感受我的体温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为了你?我心里暗想。
  “知道了。”我回道,然后捉住了李雪的小手。
  我感觉身有点热,可这种热像是身体里面发出的,表面摸起来却没什么异样,这让我有点难受。
  李雪的小手很凉,不是冰凉,而是带着一起凉意的那种,摸起来很舒服,像一股清泉一样,很是滋润。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不由握地更紧了。
  “别闹!”李雪轻声呵斥,然后想要把小手抽出来,可我岂能让她如愿?
  她使劲往外抽,我却抓地更紧,李雪无奈,只得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我心里很是得意,也不知道为啥,李雪的身体我很是熟悉,现在却因为可以握着她的小手高兴地不得了。

  难道这是因为我——还没醒?
  身体里越来越热,像是被火烤了一样,可身体表面却没有一点异样,李雪拿温度计测了,三十七度,并没有发烧,但我是感觉难受地要死!
  “王林,咱们去医院吧。”李雪担忧地看着我。
  “不去不去,我最烦去医院了。”
  我拒绝道,对于医院我心里是有阴影的,因为小时候村里有个人发烧打针的时候,被医生扎针扎偏了一些,结果腿瘸了!

  自从知道那件事后,我死活也不肯打针了!算发烧,也只肯吃退烧药和打点滴,至于打小针,算了,劳资心里怕啊!
  “可你这样不去医院怎么能行?”
  李雪担忧地看着我,想要伸手摸摸我的头,可手却被我抓着,也挣脱不开,于是李雪低下头,把头抵到我头,额头对额头的感受着我的体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