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5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张一达的这些师弟术法比对方修士要高出不少,吴勉对方加上匈奴武士人数是他们的数倍。加上那些匈奴人完全就不把死当回事,双方纠缠在一起之后。虽然这些人用术法解决掉对方不少人,不过由于人数太少。片刻之后,张一达的师弟们已经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杀掉了这些曾经的方士同时,匈奴武士和修士已经和吴勉动了手。只不过说动手两个字不太恰当,这完全是白发男人的个人表演。吴勉好像没有看到正在向他这边冲过来的匈奴武士和修士,他保持着一个速度跟在中行说的身后。但凡有人或用兵器、法器接触到吴勉身体的时候,都会从白发男人的身上传导过去一层厚厚的冰霜。
  这冰霜传导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匈奴武士砍过来的弯刀接触吴勉的一瞬间。被砍的人还没有怎么样,砍人的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冰坨倒在了地上。在摔在青石板地面的一瞬间。这些人形的冰坨摔碎成了无数块晶莹剔透的冰块。等到冰块化开之后恢复成了一坨一坨的碎肉。
  饶是那些匈奴武士都不怕死,这个时候看到这样的惨象,心里也开始含糊起来。这些人都不怕死,不过死的这般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毛。以不要命著称的匈奴武士都开始含糊起来,就更别说心眼胜人一筹的修士了,围捕吴勉的这些人一迟疑,白发男人已经到了中行说的身后。

  不过这个时候中行说已经再次的催动了五行遁术。眼看着这阉人就要借着遁术逃走的时候,他的双脚突然一紧。一双小手已经从地下冒出来,小手突然抱住了中行说奔跑当中的双脚,已经不需要下一步的动作。狂奔当中的阉人双脚失控。身体实实惠惠的摔倒在地上。
  等到他中行说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向前跑的时候,他的后背被一只冷冰冰的脚踩住。随后他听到了一个同样是冷冰冰的声音:“现在知道谁说反了吗?”以吴勉踩在中行说后背的位置为中心,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只不过白发男人的术法力道控制极好,冰霜还只是凝结在中行说的后背。对他说话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个时候,中行说才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绝对不应该惹的人。当下他颤颤巍巍的说道:“是我瞎了眼。惹到了几位大修士。不过几位大修士现在身在草原,要找的赤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只要士饶了我,我可到带着几位大修士去赤丹之地。”
  看着吴勉没有什么表态,中行说心里有些慌神,当下对着这个人继续说道:“赤丹是犬戎的古城没错,只不过几百年过去了,那里早就改了别的名字。就算去问匈奴的传经老人,也没有人还能记得那个地方了。”

  吴勉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还被他踩在脚下的中行说说道:“再说说你的术法,你是汉朝过来的宦官。有了这样的术法还需要做宦官吗?还是说你就有做宦官的嗜好?”
  “大修士您玩笑了。我这点微末的术法是当初跟着皇宫里面的一个老宦官学的……”这时候,中行说背后的冰冻感觉已经麻木了,如果不是吴勉手下留情没有冻住他的心脉,这个时候。中行说已经倒地身亡了。
  中行说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向来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够了!”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正在和归不归缠斗的少年元昌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他身体周围的死尸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这些尸体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向着吴勉那里跑了过去。另外一部分死尸直接对着近在迟尺的归不归冲了过去。
  本来归不归一直在缠着这个少年元昌,虽然元昌的术法有些阴邪,不过在老家伙的眼里看过来也不过如此。只是老家伙舍不得消耗自己术法,当下只想慢慢的磨着元昌。等到吴勉处理完了中行说那边之后,让这个白发男人来处理这个小家伙吧。
  看着吴勉那边胜券在握,归不归越发的不想在元昌的身上消耗术法。就在他等着吴勉前来的时候,冷不防身边这些死人突然窜了起来。这些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更加不在乎死亡。老家伙被他们打扰了节奏,当下还是算计着使用了控火之术瞬间将扑过来的死人都烧成了飞灰。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等到归不归解决完了冲上来的死人之后,才发现少年元昌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个时候,吴勉也冻住了对着他扑上来的死人们。和归不归不一样,白发男人动手的时候,一只脚一直踩在中行说的后心。这样才没有让这个阉人趁乱逃走,不过那些视死如归的匈奴武士终于受不了这个,死人起来的一瞬间,这些人已经吓得连声大叫。随着第一个人逃走,剩下的匈奴武士也跟着一哄而散。武士一走没有了肉垫替他们在前面当着,那些修士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跟在匈奴武士的身后逃离了这个地方。

  等到死人都被两个人解决掉之后,看着归不归凑过来,吴勉这才松开了踩在中行说后背的那只脚:“好了,不用装死了,把去往赤丹的地图画……”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吴勉才发现中行说的脸上已经挂上了一层白霜。这个老阉人竟然被冻的晕了过去。
  由于这个人知道赤丹的所在,现在还不能让他死。当下吴勉收了自己的术法。放着这个阉人缓了半天之后,他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两个煞星之后,中行说又马上的闭上了眼睛。
  “现在再加一条,那个叫做元昌的少年又是怎么回事?你的仆人,术法可是比你还高。”看着不敢睁眼的中行说冷笑了一声之后,吴勉又继续说道:“还有刚才喊话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师尊了吧?要是别人也不会那么上心……”
  文帝时期这位中行说便是皇宫中负责侍奉公主起居的宦官,他九岁的时候行阉礼入宫。因为他年纪幼小,刚刚进宫的时候经常被其他年长的宦官欺负。后来一个负责宫中药局的宦官招他进药局打杂,才摆脱了那些欺负他的宦官们。

  没有想到中行说因祸得福,被当初招他进药局的老宦官看中,收了他为徒。开始教授中行说术法。他们师徒倆每次教授术法的时候,都选在夜深人静的夜半时分。老宦官在下了禁制的密室中教授中行说术法,整个皇宫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对对使用术法的宦官师徒。
  直到中行说十五岁的时候,派去侍奉文帝的小公主起居之后,还是每晚都要用遁术回到药局,跟着他的老师尊继续修炼术法。转眼到了中行说二十三岁的时候,文帝下旨中行说侍奉的公主前往匈奴和亲。所有侍奉公主的宦官、宫女随行。
  在中行说看来,本来做了宦官已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现在还要跟着和亲公主去到匈奴那样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当下他是一百二十分的不愿意。甚至还跟文帝手下的近臣说过:如果我去了匈奴恐怕会对大汉不利这样的话。只不过当时谁也没有看得起这个这个宦官,也没人跟着他较真。
  不过很快中行说的口风就变了,他不在到处去埋怨陪着公主去往匈奴的事情。反而开始积极的准去往匈奴的一切事宜。当时中兴书身边的人都在疑惑怎么这么短的时间,这个家伙就转了性。
  日期:2016-09-01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