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神秘世界,我在另一个空间也占着五号停车位》
第62节

作者: hardyth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最后一排的瞿灼往窗外一看心里大叫不好,对文浩铭低声说:“坏了,五行社的人来查车了,必定是黄林贵的死惹恼了他的死党。”
  文浩铭赶紧往窗外望去,见车头前方不远设置了一个哨卡,有两名全副武装的人在把守,还有两人正向车头走来,挥舞着手臂示意司机开门。
  “怎么办?”文浩铭悄声说:“是干掉他们,还是…”说完,他左右看了看继续说:“我看公路两旁都是树林,我们跳窗户冲进树林吧?”
  “不好办,”瞿灼说:“这些人是五行社的骨干人员,手里拿的最是先进的连发气步枪,不好对付!我们先准备好,见机行事。”说完他使用缩骨技能使身体抱成了一个球钻进了狭窄的座位底下。
  文浩铭看到苦笑一声心说:你这个家伙,你倒好躲藏,我怎么办?想到这里,他又好气又好笑,把双手伸进包里,一手握住手枪一手拉上了枪膛,心想:我枪里正好还有四发子丨弹丨,正好一枪一个。

  这时,那两个穿着五行社制服的人已经上了车,一个黑脸一个白脸。他们手中端着半自动气步枪,虎视眈眈地扫视了一圈车里的乘客。那个黑脸大声喝到:“都给我拿出身份证!例行检查!”
  乘客们纷纷从兜里或包里掏出了身份证,那个白脸则仔细地检查起行李架和座位底来。文浩铭见状暗叫不好,心想:这下瞿灼估计难逃了,看来还是要干掉他们。想到这里他一只手从包里掏出了假身份证,一只手悄悄握住手枪,让枪口对准了走过来的那个黑脸。
  很快,黑脸走到了文浩铭跟前,接过身份证对比了一下照片又看了看信息,把身份证递还给文浩铭刚准备转身走开,忽听座位下面传来了一声很低很尖细的声音:“哎哟喂!董三老弟,是我,你可好?”
  日期:2017-08-02 09:43:55
  文浩铭听罢此言,赶紧松开了即将扣动扳机的手指,长吁了一口气。
  黑脸先是一愣,马上扭回头看到了从座位底下探出头的瞿灼,心里大吃一惊,马上转回身对那位正在弯腰仔细检查座位下方的白脸说:“李兄,这边我都检查完毕了,没有发现瞿灼和他的同党,车里的都是良民。我想瞿灼他们这般聪明的人不会选择这么容易暴漏自己身份的交通工具!看来我们今天在这条路上查不到什么名堂。”
  白脸其实也不愿意干这个差事,他感到极度无聊,而且他想的也跟黑脸所说的一样,堂堂的神偷瞿灼怎么可能坐客车东奔西窜。因此,他听黑脸这么一说便打了马虎眼,转回身走下了车,黑脸紧随其后也下了车。他们来到哨卡处跟守卡的两人通报了一下,哨卡便缓缓打开了,客车顺利通行。

  日期:2017-08-02 18:22:05
  客车通过岗哨行驶一小时后平安抵达码头。
  一路上,文浩铭和瞿灼一句话也没讲,唯恐引起车上人的注意。两人下车后,直奔上中镇的车站。
  上中镇,是中立界的沿海城镇之一。虽然只是个小镇,但是繁华程度不亚于五通城,因为它的码头连通着中立界与无上界。在这个小镇,你看不到一点贫穷的迹象。居民都住着干净宽敞的公寓或别墅,商铺和办公楼都是清一色的低矮建筑,显得非常整洁。混凝土铺就的马路宽阔而且坚固,整个小镇处处都是焕然一新,给人的感觉非常清爽。
  两人就在镇中心闲逛,决定找一家饭馆吃了晚饭再行动。在路上,瞿灼给文浩铭讲述了那个黑脸年轻人的故事。
  日期:2017-08-02 20:17:27
  黑脸名字叫董三,家里排行老三,上有一哥一姐,下有一弟。董三家里非常贫困,靠在五通城卖艺为生,后来染上赌博的恶习,欠了不少赌债。
  那是五年前的一天,董三被赌场的几个打手围堵在一个巷子里暴打,眼看就要被打死,正好被路过的瞿灼撞见。瞿灼起了恻隐之心,深知这个赌场害人不浅,赌场老板和打手凶残霸道,经常使用砍手断筋、霸妻占女的手段。因此,瞿灼使用特殊绝技和独创的暗器铜针杀死这些打手救下董三,并让董三原地等待,独自潜入赌场盗取了巨额赌资。
  瞿灼分了部分赌资给董三,并告知让其远离赌博,并写好一封信交给他,让他去找五行社的雷军灿。就这样,以董三的身手和瞿灼的推荐信,他顺利加入五行社并戒掉了赌博的恶习。至此以后,董三一直视瞿灼为恩人,后来他们陆续相聚过几次,两人便成为了莫逆之交。
  日期:2017-08-02 20:32:33
  好日子不长,董三老家活死病暴发,在家务农的父母和兄弟姐姐全部暴亡。他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变故离开了五行社,而此时瞿灼也去调查五行神兽石的下落,两人便失去了联系。
  就在今天检查客车时,瞿灼蜷缩在座位下听到董三的声音觉得非常耳熟,于是偷偷探出头观瞧,后来确定是董三后心里有了底,心想这次董三一定会帮他,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
  瞿灼和文浩铭就这样说着聊着就快要到达码头。这个码头平时由政府人员和五行社的外派人员把守,检查非常严格,无论是货物还是乘客,因为这事关中立界的稳定,尤其是今天。此二人还不知道,由于黄林贵的死,他手下的人早就在码头添加了人手重兵把守,誓拿瞿灼。

  待两人到了离码头不远处放眼一看,顿时傻眼。只见政府警卫队和五行社的人沿港把守,三步一岗两步一哨,密不透风。每个进出的人都严格搜查,丝毫没有怠慢。
  日期:2017-08-02 21:37:42
  “坏了,”文浩铭说:“我们迟到一步!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先吃个晚饭,到时候再想办法行动。也许这就是个形式,过一会儿他们就走了。”说罢,两人走进一家比较僻静的饭馆。
  吃罢晚饭后,天光放暗。两人来到通往码头的丁字路口,看到一辆车门贴有五行社标志的卡车嘎吱一下停在那里,接着从车厢跳下十几个五行社的人。他们个个腰中挂刀,手中提着半自动气步枪。为首的一个彪形大汉走到码头,分别给守卫码头的政府警卫队队长和五行社的码头负责人耳语几句,递给了他们一叠纸张。
  文浩铭和瞿灼见码头的守卫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不由得把帽檐往下拉了拉,转身进入了旁边的一家杂货店。

  “怎么办?码头沿岸都是人,”文浩铭压低了声音说:“看来我们之前所商量的偷潜入船的办法不可行了。”
  瞿灼的心里也很焦急,一双小眼睛在杂货店四下扫射,最后把目光投在了一个小行李箱上:“老弟,我有办法了!”说着,他拉过文浩铭指着那个小行李箱:“我可以钻进这个小包里,你就把我当行李拖进船。他们都没有见过你不会认出你来。”
  文浩铭眼睛一亮,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但是转念又一想摇了摇头:“还是不好办!你也看到了,他们每个人的行李都打开检查,就连一条裤衩都不放过,难过关呐!”
  “这…”瞿灼听文浩铭这么一说,急得猴蹦狗跳:“这该如何是好?”
  日期:2017-08-02 22:00:47
  话音刚落,瞿灼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下,他警觉地往前跳出半步,扭回身一看不禁喜上眉梢,口里大叫:“哎哟!我的好兄弟,是你啊!这下我们有救了!”
  文浩铭也扭头一看,居然是黑脸董三。
  瞿灼上前拍拍董三的肩膀笑呵呵地说:“老弟,今天你可是帮了哥哥的大忙啊!”

  “老哥瞧你说的!”董三笑着摆了摆手:“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这点忙算什么!”说着,他看看左右:“此地并非讲话之地,随我来!”说完,他带着两人出门来到了旁边的一条巷子里。
  董三说:“自从几个小时前我巡车看到你们,就支开那个同事下了车。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赶上码头严守前乘船离开,便借故乘五行社的快车来到了码头。我溜达一会后,正好看到你们从饭馆出来,便一路跟来。”
  “哦,原来如此。”瞿灼得意地说:“怎样?我取下黄林贵的人头是不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哈哈哈!”
  “唉,老哥你有所不知,”董三瘪了瘪嘴说:“您就是做事太张扬,杀了黄林贵居然还敢坐客车,这我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还有!您殊不知黄林贵个狗日的当上副社长后就提拔了他的堂哥黄金胜当上了外勤队的大队长。自从黄林贵被你杀后,加上五行之神也不知去向,现在便是黄金胜说了算,因此他这才派我们围截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