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7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咱们就别讨论那么深奥的问题了……”
  方逸起身把鬼头刀摆在了墙上,笑着说道:“合则来不合则散,感情的事情更是无法勉强的,不过我和初夏有姻缘,她的手上已经被我帮上了姻缘绳了……”
  “少来,这么根绳子,就想绑住我?”柏初夏佯做嗔怒的冲着方逸翻了个白眼,这种小女人的样子在她身上却是极少出现的,那娇羞的模样,却是让方逸看的一阵愣神。
  “初夏啊,这根绳子,你可要保管好。”看的柏初夏手腕上的红绳,余宣额头的青筋忍不住跳动了起来,上千万的东西就这么随手戴着,恐怕也只有方逸能如此的不在乎。
  “余老师,我知道的!”
  柏初夏甜甜的笑了笑,虽然方逸之前也送过亲手雕刻的玉佩给自己,但这红绳同样是方逸亲手编织出来的,一个男孩能为女孩做这样的举动,往往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行了,我去你孙老师那里转转,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啦……”余宣笑着站起了身子,他知道方逸和柏初夏也有很长时间不见了,在古玩行厮混那么久,余宣这点眼力介还是有的。
  “方逸,明儿去见我外公,你还不害怕呀?”
  余宣走后,柏初夏坐在了方逸的身边,将脑袋轻轻的靠在了方逸的肩膀上,说来也奇怪,柏初夏和方逸相处的时间并不久,甚至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但对于方逸,柏初夏没来由的就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信任感。
  “你外公吃人?”方逸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别乱说,外公人可好了!”柏初夏打了一下方逸的肩膀。
  “那就是不吃人了,我干嘛要害怕啊?”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从卫铭城的派头上,方逸能看出来一些东西,但方逸前面一二十年的生活,等于就是山中的隐士,凡尘俗世的富贵荣华对于他而言,还真没有什么威慑力。
  “我就喜欢你这无知者无畏的傻样!”
  柏初夏抿着嘴笑了起来,其实她知道,方逸并不是无知者无畏,而是在他心中真的没有什么等级之分,在柏初夏看来,什么帝王将相豪富巨贾,在方逸眼中恐怕都是一样的。

  而柏初夏也正是喜欢方逸的这一点,她以往和男孩子交往的时候,那些男孩或者是男人,总是像孔雀一般有意无意之间会展现出自己的实力,而且从来都不愿意在自己面前失态,永远都表现的像是个绅士。
  但方逸却是不同,他身上的优点,需要细细的去品味,相处的时间越长,越是能感受到方逸身上那种犹如经年佳酿般的醇厚,在润物无声之中,就慢慢进入到了柏初夏的内心深处。
  “方逸,我给你说说我们家吧……”
  靠在方逸的肩头,柏初夏只感觉十分的舒服,方逸的身上有种淡淡的清香,像是能安宁心神一般,要是再不说上几句话,柏初夏怕自己就会舒服的睡过去了。
  “行啊,我也了解一下未来老丈人和岳母的喜好。”
  方逸笑着应了一句,对于柏初夏的家世,他虽然在心中有过一些猜测,但却是从来都没有问过,他相信该说的时候,柏初夏自然会告诉自己的。
  “油嘴滑舌……”

  柏初夏轻嗔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爷爷是解放前参加工作的,解放后一直都在教育部门工作,爷爷和奶奶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就去世了,而我的父母,则是六七十年代的大学生,他们都出国留过学,现在是在外交部门工作……
  我还要一个大伯,他在组织部工作,大伯家里有三个堂哥,哥哥们都已经结婚了,另外我还要一个姑姑,姑姑家里也有两个哥哥,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这是我家里的情况。”
  “敢情你还是柏家的小公主呀。”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柏初夏家中长辈的孩子全都是男孩,可想而知柏初夏会多受宠爱了,因为不管多重男轻女的家庭,当儿子多了之后也就不稀罕了。
  “那当然了,在卫家,我也是小公主!”
  柏初夏调皮的笑了笑,说道:“我妈妈姓卫,我一共有三个舅舅和一个小姨,卫铭城是我小舅家的表哥,他们家也是男孩多女孩少,三家就两个女孩,都已经结婚了……”
  “你外公不是个普通人吧?”方逸笑着问了一句。
  “在外人眼里,外公很厉害,但是在我眼里,他就是个疼爱我的普通老头……”
  柏初夏的眼睛里满是回忆的神色,“我小的时候爷爷奶奶的身体就不好,没法照看我,而爸妈的工作又很忙,所以我在外公那里长到了六七岁才回到爸妈身边的,那会就像是个假小子一样整天在外面玩……”
  说起自己的外公,柏初夏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情,她的外公叫做卫德林,生于一九一零年,卫家是江浙地区的大户,而卫德林也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的世家,卫德林在大学时代受到了进步思想的影响,大学还没毕业,就毅然投入到了革命之中。
  卫德林是当时军队里少数有文化的那个群体,按理说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干政委的,但卫德林却喜欢带兵打仗,他从排长一直干到军长,几乎全都是军事主官,当年的青年学生也被熏陶成了一个粗犷的军人。

  在解放后,卫德林成为了一家军事院校的校长,这一干就是几十年的时间,现在部队里的很多高级将领,见到卫德林都是要称呼一声老校长的。
  在柏初夏看来,她的外公卫德林像是一个很矛盾的综合体,一方面他的性格十分暴躁,自己的几个舅舅从小几乎就是在棍棒下长大的。
  而另外一方面,卫德林却是学识渊博,和那些学者们都能谈笑风生并且吐词文雅,如果被卫德林的老部下看到,肯定不会相信这就是自己那整天满口脏话的老首长。
  柏初夏的外公和爷爷,当时一个是军事院校的校长,一个是教育部门的领导,因此认识并且熟悉起来的,柏初夏的父母能结合在一起,与此也是不无关系的。

  “怎么,你是怕外公打我吗?”听柏初夏对卫德林介绍的很详细,方逸不由笑了起来,他能听出柏初夏话中隐含的那一丝担忧。
  不过在方逸眼中,所谓的门阀世家其实和普通的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区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地的眼中,世间万物皆为刍狗,谁也跳脱不出这个圈子去。
  “这个真不好说,外公的脾气实在是不怎么好。”
  虽然卫德林现在已经年逾九十了,但那脾气却是依然如故,这也是卫家子弟几乎没有出纨绔的原因,因为只要被老爷子听到什么不好的事情,那肯定就是一顿暴打,冲这一点,卫家也没人敢违逆老爷子定下来的规矩。
  “没事的,外孙女婿这都隔着那么多层了,老爷子有气也不会冲我发的。”
  方逸笑着用手轻抚着柏初夏的长发,对于这次柏初夏让他一起去给卫德林祝寿的意思,方逸心里很明白,这是柏初夏带他进入到柏家的第一步。

  虽然柏初夏嘴上没说,但方逸也很清楚,想让她的家人接纳自己,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以方逸的心性,却是没有感觉柏卫两家有什么了不起的,在几十年前,他们同样也只是普通的家庭而已。
  日期:2016-12-2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