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8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狐狸满足地啃着肉干,僧人招呼梁健。梁健将霓裳抱了过去。霓裳迫不及待地就伸小手,要往头上摸。僧人拉住她的小手放在了小狐狸的肚子上。
  小狐狸轻轻挣扎了一下,梁健的心都提了起来,还好这狐狸只是看了一眼霓裳,便又去啃它的肉干了。
  霓裳开心极了,咯咯地笑,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僧人看着霓裳,笑着说道:“小姑娘面相不错,以后必有大福气!”
  梁健虽然不信眼前这看着挺年轻的僧人能有什么高深道行,但人家到底也是在夸霓裳,梁健心里听着还是开心的,便笑着说了声谢谢。
  僧人却在这时看了一眼梁健,然后状似随口的说道:“施主不是一般人吧?”
  “是不是一般人就看人怎么看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个一般人。”梁健看了眼僧人,道。
  这时,那狐狸已经吃完嘴里的肉干了,又将目光看向开心满足的霓裳,那双狭长的眼睛里,有晶莹的光。
  梁健担心霓裳受伤,忙想将她抱开。可就在这时,小狐狸忽然探过头,拿鼻子碰了下霓裳的手。
  这一瞬间,梁健感觉自己浑身的血都冲到了脑袋上,他都已经准备跳起来了,僧人却道:“小姑娘果然是个福缘深厚的人,这小狐狸,除了我之外,从来不主动碰任何人。”
  说话间,小狐狸又在霓裳手背上舔了一下。霓裳咯咯地笑,声音犹如珠落玉盘,清脆动听。
  霓裳如此开心,梁健也不舍得打断。见那小狐狸确实温顺,也就没躲开。这时,僧人又对梁健说道:“施主,近一年当中,要小心身边人啊!”
  梁健虽不信这些,但突然听到这僧人这么说,心里多少有些好奇和心惊。正要问一问清楚,那僧人却将那狐狸往地上一放,站起来朝梁健他们施了个礼,就走了。他一走,狐狸也走了。走两步,回过头来看看霓裳。
  霓裳满是不舍,带着哭腔地问梁健:“爸爸,我们可不可以把小狐狸带回家?”
  梁健只好将刚才僧人的话放到一边,又去宽慰她。
  回去的路上,梁健一直在想僧人的话。当时这话,听到的只有梁健和霓裳。但霓裳不懂。梁健没跟梁父梁母他们说,免得他们多担心。
  小心身边人?这个身边人是谁?

  梁健想了许久,将身边的人想了个遍,也没想出个端倪来。等他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车子都已经到了太和市区了。看看霓裳安静的睡颜,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些念头有些可笑。既然自己不信这些,又为何要去在意那个僧人的那句话。
  如此一想,梁健也就不将那句话放在心上了。
  回到酒店没多久,梁健忽然接到广豫元的电话。
  广豫元说:“华晨集团的事情,有消息了。”

  梁健心里一惊,忙问:“什么消息?”
  “审计团队已经从华晨集团离开了。但华晨的电话还打不通。不过,我估计应该问题不大,不然的话,肯定早就有消息传出来了!”广豫元说道。
  但没亲耳听到亲眼见到,梁健始终有些不放心。他让广豫元再跟华晨联系下看,一旦消息确认后立即联系他。
  这审计团队在华晨集团里呆了又半个多月了,这场审计到今天终于结束了。这么长的时间,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就是一无所获,要么就是有惊天的秘密。
  到底是一还是二呢?

  审计团队在华晨集团呆了半个多月终于离开,但却是‘闭紧了嘴巴’离开的。广豫元觉得审计团队的这种沉默,很可能是审计团队吃瘪了,空手而归了。
  可梁健心里却没有这么乐观。华晨集团不是小企业,是百强企业,是上市企业。他的存在对西陵省的经济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这样的前提下,刁一民不太可能会让华晨企业轻易倒下。但审计团队在华晨集团呆这么久,然后又沉默退出,真的是因为吃瘪了不好意思吗?
  梁健不觉得。梁健认为,很大可能,审计团队掌握了十分关键的证据。对刁一民来说,华晨集团最关键的是什么?是华晨集团董事长华晨和统战部部长徐京华的关系。如果刁一民能借此机会将华晨集团从徐京华身边弄开,那么对于他对于西陵省的掌控就会更有把握一点。如果他能借此机会将华晨集团控制在身边,那就更好了。
  当然这些只是梁健的猜测,再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前都不能做最后的定论。华晨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状态,谁也联系不上。广豫元那边联系了徐克华想确认一下情况,徐克华也没说什么,只说等明天。

  梁健忽然想到曾经网络上比较流行的一个词:周一见。
  明天不就是周一么!
  夜里霓裳睡到一半忽然醒来说想妈妈,梁健弄了视屏,妈妈长妈妈短地聊了半小时才终于重新安静下来,闭着眼再次睡着。
  等她睡着后,梁健问项瑾,大概什么时候回来。项瑾说,可能还要过段时间。
  梁健本想问一句周明伟的情况,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怕项瑾想多。考虑到明天还要上班,两人也没聊几句就挂了。
  翻身躺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愈发的清醒。梁健索性坐了起来,想着华晨集团,想着荆州,又想到北京的唐家,南苏的周家。
  明面上,周家是商业大家族。可一个商业家族能够百年不倒,并且持续辉煌,背后要是没有权力的支持,是不太可能的。
  周家的背后,必然有着相对应的权力支撑着。
  按照唐家对周家的重视程度,周家的实力和唐家相比,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差距,甚至很可能在某些方面,周家要比唐家更胜一筹。
  如此庞然大物,要想拿下,谈何容易。哪怕,就如老唐所说,拿下唐家只要拿下周扬就可以了。可是,周扬既能代表周家,又如何能轻易拿下。

  梁健想了一会这些,就觉得心里有些烦。他虽然签了协议,但是五年后的事情。如今倒也不用急。
  目前还是要专注在这条路上的事情。
  迫在眉睫的问题,还是荆州的问题。夏天就在眼前了,如果不能解决好荆州饮用水的问题的话,今年难道还要像去年一样,再跟陵阳市的张书记去打嘴仗吗?
  这张恒是个老狐狸,去年用的办法,今年肯定不能再用了。而且,就算今年熬过去了,那明年呢?后年呢?总不能每年都去陵阳市去求那点水吧?
  所以说,归根究底,还是得靠自己。还是得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梁健忽然意识到,说什么这荆州的问题都不能再拖了。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件事放在首位,而且要尽快想办法解决掉。
  这么一想,就更加睡不着了。梁健下了床,去书房开了电脑,开始查各种有关于沙漠化的资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想解决荆州的问题,还是得要先深入地了解荆州的问题。
  梁健查了三个多小时的资料,天边都开始有些放亮了,才终于有了些思路。梁健又仔细地整理了一下,确定了大概的方案后,才算是放松下来。一放松,疲倦就涌了上来。
  日期:2015-08-09 06:11: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