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136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行。他说带个朋友。
  我笑,“你请客就好,带谁我都去。”
  他嗯啊一声挂了电话。
  我到了约定的地方之后,就见全修杰跟谢衍生同时出来了。
  原来带的朋友是谢衍生啊!
  两个人坐下去之后,互相特别熟络,没一点生疏,不断的怼对方,全修杰虽然嘴上厉害。抵不过谢衍生这种流氓,动不动就跳脱到他说话的范围之外。
  全修杰气的总是踹他。
  我跟着看辩论赛似的,特别的惊艳。
  我问全修杰,“你怎么在谢衍生这边能吃瘪啊?”
  全修杰特别无奈的说:“大三那年辩论会。阿生可是力压我拿了最佳辩手。当时评选全国最佳辩手,要不是最后一场谢衍生放弃了,估计他就是抢了我的位置了。”
  我笑起来,瞥了谢衍生一眼。
  这货也是奇才,辩论会也不输给谁么。
  谢衍生朝我指了指,“我接受你的崇拜,不用偷摸的。”
  我不屑起来,“谁崇拜了。你少在这里臭美。”
  全修杰登时笑了,“我听过一句话,老婆才是全能辩手,说什么都没用。”
  我没说话。
  全修杰半路去接电话,他一走,谢衍生就踢我的桌子,“一晚上心神不宁的,脑子想什么呢?”
  我那点小心思果然还是瞒不了他。
  “没什么,我能有什么心思。”我白了他一眼。

  他笑了笑,“景文,你是不是觉得你没了我阿生的标签,就不归我管了?”
  “我什么时候有你谢衍生的标签了?”我立即不服。
  “这话我倒是该问问了,那天我可是听说你直接承认你是我谢衍生的女人了,你以为你不承认,就管用了?”他戳穿我。
  这肯定是顾城逼迫我那天的事传他耳朵里去了。
  “消息这么灵通,你属耗子的?”我没好气的望着他,“你还知道什么?”
  谢衍生蔑视的瞧了我一眼,“景文,你毕竟是什么都没有的白纸,想动你,知道你的去向很容易。”

  我登时就憋红了脸,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的性格我明白,犟得很,所以,你肯定会想刷你的存在,你会想逃脱白纸的命运。你能选择的背景也有限,所以,很多事情很好调查。”谢衍生说着斜了斜嘴,“你的小动静,别说是我,宁远想查也是轻而易举。”
  我抬头望着他。
  他从没跟我说过这些,今天头一遭。
  更叫我糟心的是,他提到了宁远。
  为什么?
  “你是巧合提到宁远吗?”我开口问他。
  他额头的青筋动了动,“在我这里没有巧合,只有必然和故意。”
  我听到谢衍生这么说心里有些没底了。
  他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怎么明说,但是总给我一些特殊的感觉,他在提醒我什么。
  比如宁远。
  他有意无意提到宁远,之后有告诉我没有巧合,他其实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我瞥了他一眼,“那你以为什么时候会有巧合。”

  他好笑的看着我,“你以为我想说什么?你可以大胆的猜,景文这些事情你其实心里猜到了,猜到了就差不多,原本就是那么复杂。也可以更简单。”
  越听越是糊涂了,这话说的,简直就是打禅机了。
  我刚要问,全修杰就回来了,看我们吃的差不多了就挥挥手,“走吧,我这还有事呢。”
  我跟谢衍生跟他身后出来了餐厅。
  全修杰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跟我们说他还有事要去忙,托付谢衍生送我回家。
  谢衍生听了一脚踹过去。

  我也是累了,跟着就困得不行,坐在谢衍生副驾驶上面就睡着了,头也跟着晕乎乎的。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知道才睁眼爬起来,看到自己枕在谢衍生的手臂上,他手臂似乎麻了,另外一只手在手臂上不停的揉搓。
  我怔了怔。赶忙爬起来,“到地方了为什么不说?”
  他好笑的看着我,“为了你手臂都麻了,你还怪我了?”
  我被说的不好意思,擦了擦口水。“好了我知道了,那我上去了。”

  他没说话,只是瞧着我好半天伸手扶了扶我的头发,“景文,我们本来不该这样,本来可以——”
  他没有说完,后半句生生咽回了嗓子。
  我没有接着问,而是转身下了车。
  我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开车门的声音,接着脚步声追上我,将我狠狠搂在怀里。

  那怀抱对我来说就是毒药,致命的毒药。
  我在他怀里连挣扎都不想挣扎。
  他的头埋在我的脖颈间,低低的压着我的触觉,虽然没有说话,却能感受到那心跳,一声一声强有力的打击着我的身体。
  好办天,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对我说:“景文,等我。”
  我没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拼命点头,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下来,我承认,我在他面前,永远都这么想哭,都抑制不住我的情绪。
  他揉着我的头发,“别哭。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疼。”
  我一边哭一边问他,“你是信我的是么,阿生,你这么久都是信我的!你知道那些都是假的对不对?”
  他吻了吻我的额头,“那些证据那些报告。我连认证都懒得去认证,因为我知道,肯定是假的。我是失去了记忆,但是我没有失去智商,我看得出来。我妈很讨厌你,虽然我到现在都查不出为什么。”
  听到这里,我一颗委屈的心嚎啕大哭,我以为我以后要费尽心思去寻找真相还我自己一个清白,让谢衍生恢复记忆。原来,根本不需要。
  我在他怀里很久,他贴着我的耳朵对我说:“我妈一直监控我,而且她知道我的软肋。”
  我望着他,他继续说:“我的软肋是你。”
  “你根本不知道,她将小阿生带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有多恐惧,我像是从来都不认识她一样。她能背着我做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叫我恐慌。”

  谢衍生眼里从来未见过得无奈,“甚至我已经派了人去保护你的父母,他们还是能插空子将你爸妈打工的店铺砸了。”
  我的心跟着沉了下去,果然,父母那么远,也没有脱离张碧春的控制。
  我跳起来狠狠搂住谢衍生,脑子里全都是乱的。
  谢衍生抱着我说:“听我的,就算是知道真相,也要假装不知道,景文,我不想失去你。也不能!”
  我抱着他眼泪不停的流,这么久,原来他比我想象的还要辛苦。
  我点头说好的,好的我的阿生,我都听你的,我只听你的。
  身后是一片黑。
  晚上,他并没有留宿,而是开车走了。
  我在楼上看着他开车离去。心底抽丝般的疼。

  我什么都想过,却从没有想过张碧春威胁谢衍生的方式那么简单。
  张碧春甚至都不需要说对我做什么,只是将小阿生活生生绑架了到他面前,他就知道,他不能再跟我在一起。
  张碧春也永远都不需要如何威胁,她本来就有着叫人害怕的本事。
  我叹了口气,躺在床上一直到深夜才睡着。
  不管谢衍生下一步做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仍是见不得天日的那个,他还是要跟秦璐璐订婚。
  第二天。
  我到公司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